卖淫嫖娼人员一律通报单位、社区和家人,有必要吗?

卖淫嫖娼人员一律通报单位、社区和家人,有必要吗?

乔志峰

​卖淫嫖娼人员一律通报单位社区和家庭成员?官方回应:只是“特殊手段”,这些信息并没公开。

卖淫嫖娼人员一律通报单位、社区和家人,有必要吗?

“为净化社会空气,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将对卖淫嫖娼人员除法律处罚外一律将其违法事实通报单位、户籍所在地社区(村委会)和家庭成员。”11月15日,有网友晒出长沙一社区和派出所粘贴的通告,引发讨论。潇湘晨报记者核实到,这张通告是长沙市岳麓区商贸城社区和望城坡派出所贴出,相关负责人解释,通告是为了整治辖区内的违法人员,使得他们在进行违法活动前能够“三思而后行”,自通告发出后已经取得良好效果。(11月15日潇湘晨报)

​针对当地的这一做法,很多人都提出质疑:将卖淫嫖娼人员的相关信息通报给家庭成员、单位和户籍所在地社区、村委,会不会侵犯其隐私?商贸城社区党总支书记彭曼群称,这些信息并没有公开,“不做这些事情就不存在”。

​这样的说辞,恕我无法苟同。1,都已经通报给单位、社区和家人了,人的活动圈子就那么大,一经通知,必然闹得沸沸扬扬、尽人皆知,怎么能说“信息并没有公开”呢?这都不算公开,那怎么样才算公开?是在当事人额头上刻上“小姐”、“剽客”之类的大字,敲锣打鼓押着他们游街;还是给他们剃个光头,安排他们痛哭流涕上央视认罪?

​2,“不做这些事情就不存在”,不做什么事?确实,他们做过卖淫嫖娼的事情,违法了。可即便如此,他们也有合法权益,不能随意侵犯。难道只要卖过淫、嫖过娼,就十恶不赦,就可以随意对他们进行凌辱,而他们只能老老实实承受?

​卖淫嫖娼者被抓获以后,已经受到了法律的惩处,他们已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应有的代价,不该再通过“通报”之类的方式,让他们去承受舆论的再次审判。即便是卖淫嫖娼者,也有隐私权和人格尊严,其合法权益也不容侵犯。

​实际上,所谓“通报单位、社区和家人”,跟以前较为流行的“宣判大会”有几分相似,用意无非是对涉事人员进行曝光示众,羞臊羞煞他们的面皮、让他们丢丢人,进而对违规违法生出更多的恐惧感。其本质,还是试图通过道德和舆论的压力来解决社会问题和法律问题。社会发展到现在,“示众式”的做法应该被淘汰,代之以真正的法治。警方只须严格执法就行了,又何须对个人实施额外的“羞辱”?

​“通报单位、社区和家人”的出发点或许是减少卖淫嫖娼的现象。但不管出发点是什么,这种做都容易引发争议,甚至有悖依法治国的要求,自身便涉嫌违法。现行法规对相关违法行为规定的处罚形式中,并无“通报单位、社区和家人”或其他方式的公开。很显然,这涉嫌法无授权的地方“土政策”,缺乏足够的法律依据,损害了法律的严肃性和政府的公信力,类似的人治思维理当摒弃。

​对实施卖淫嫖娼行为的相关责任人进行道德上的谴责和法律上的处理非常必要,但处理时应该充分尊重公民的合法权益。一些敏感信息的公开通报,不仅涉嫌损害当事人的权益,也让警方的工作能力和职业道德受到质疑。卖淫嫖娼不体面,比卖淫嫖娼行为更恶劣的是公权不检点甚至是执法犯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社会 » 卖淫嫖娼人员一律通报单位、社区和家人,有必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