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

承载着老苏州人记忆de

热电厂的老烟囱管

淹没在滚滚烟尘中

又一座曾经的苏城地标崩塌……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城市建设如火如荼

在高楼大厦崛起、火车地铁铺陈的时候

苏州正变得熟悉又陌生

一些东西正在崛起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有些东西却永远消失了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曾经大街上那些习以为常的画面

熟悉的地方,记忆的标志

如今何在?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无街可逛的观前街

观前街作为苏州繁华商业的代表,被誉为中国十大名街,可是这条街正越来越失去它万商归集的味道。观前街,早已不是那条令人向往的观前街,他成了旅客的集散地,他成了苏州招待陌生人的地方。他抹去了苏州老城最重的一道金色,渐渐灰白……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太监弄上的餐厅开了关,关了开,随着王四酒家的撤离,老字号已经全面蜕皮,很多老字号甚至都被外地商家给收购了……作为苏州人最爱逛的老茶庄,春蕾茶庄也已经搬离观前街,不免让老苏州人惋惜。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主街上越来越贵的房租和越来越low的消费层次,使得观前街彻底丧失了苏州商业代表的地位。曾经红极一时的金鹰商场也离开了观前街,在原址上拔地而起的观前街1号显然没有了昔日的人气。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十全街的没落

十全街,曾经那是商铺林立,潮人云集,虽不及观前街名声久远,却也是购物、逛街、旅游的必选地之一。怎奈如今已变成苏州玉石一条街……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几年时间,涌现了上百家的玉雕工作室。然而从疯狂到萧条,只需短短两年!有一种无奈叫行情低迷!

动物园迁址

位于白塔东路东首的苏州动物园,从建成开放至今已有近60个年头了,在这里面,不知留下了多少老苏州人的童年记忆,传出过多少儿童少年的欢声笑语。如今,动物园已经搬迁至上方山,动物园旧址则要改造成开放公园!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虽然上方森林动物园至今还未有正式开园的消息,但是所有的苏州人都在翘首以盼……这里大概又将留下一代人的记忆, 成为又一代人的“苏州标签”!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广电总台搬迁

一路走来,苏州广电见证并记录着我们这座城市的点滴变化。每个人因为广电铭记竹辉路,难忘着那个承载了万千影像记录的电视台,这条挤满领奖的阿公阿婆的TV巷…这是所有老苏州的记忆。而如今广电的搬迁,带走的不仅仅是广电人,还有属于竹辉路的回忆……再见了,竹辉路298号。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不过,广电总台搬入新大楼,不断加快媒体融合转型发展,让苏州广电踏上了新的台阶,苏州广电也跻身全国城市台前列,成为与苏州城市地位相匹配的具有全国影响力的综合性传媒集团。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苏州广电入驻现代传媒广场。

工人文化宫被遗忘

上世纪五十年代工人文化宫在苏州的南门拔地而起,那矗立在人民路上气派的大门,那园内现代化的电影院,会议厅,溜冰场,篮球场,游泳池等代表了当时苏州的城市风貌。“高架车1块可以绕一大圈。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 “游戏厅买1块钱的票可以打一下午,假山可以躲猫猫,溜冰好像是8毛。”这似乎是当时的孩子们最喜欢的游乐场所!

随着苏州各种儿童设施的发展,商场、住宅周边,都有了相应配套的儿童设施,工人文化宫的作用似乎大大弱化。现在的工人文化宫,现代大气,只是人气不再。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吴门人家“人去楼空”

说到“吴门人家”,几乎所有的苏州人都耳熟能详,那可是巷子里一个地道的苏州菜馆。从传统小吃糖粥、糖芋艿、糍毛团到大菜松鼠鳜鱼、叫花鸡、清溜虾仁等,都给不少人留下了舌尖记忆。然而因为在民俗博物馆食文化展示厅服务期满,吴门人家不得不搬离原址,原场馆将用作故宫博物院藏品研究。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新店设在广济南路上一家综合体内,于下个月对外开放,还是传统的苏式装修。虽然老店走了,但希望口味和文化能一直保持下去。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苏州乐园

苏州乐园绝对是苏州人的集体回忆,八十年代后出生的苏州小孩中没去过苏州乐园大概找不出来几个。学校春游、家庭周末出游的首选地,伴随了一代苏州人的成长。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 这是多少人的春游,秋游,暑假,啤酒节……

如今这个陪伴了苏州人20年的大型主题公园要搬迁并要大变了,新地址规划在大阳山片区,规划已经基本确定了,预计两三年之内搬迁完毕。苏州乐园搬迁后,腾出的地块将开发为市民公园,免费游玩~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春蕾茶庄搬离观前街

苏州人的老茶庄。苏州人爱喝茶更爱逛茶馆,春蕾茶庄便是老苏州最好的去处,那一丝丝回甘,沉浸着最纯正的苏州茶味醇香。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因房租太高,茶庄已关门停业,不过在临顿路上,它重新寻了个门店继续营业。百年老店搬离观前街,老苏州心中不免惋惜。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蓝色书屋闭店

精致的蓝色书屋,曾是美丽富饶的苏州城的一支书签。现在却成了一个日渐消失的店号,透出了一种“精神根据地”消失的无奈。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2014年11月12日,经历了近20年的风风雨雨,它终究还是和苏州说再见了。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那些年,茶馆的香烟是论支卖、家里碗破了喊师傅上门补、刀钝了有磨刀匠、屋漏了找捡瓦人、有时候还有牵起马就来你家门口照相的……

剃头匠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一个煤炉子烧一锅开水,一根板凳,剃一个头两块钱,绝不多收,师傅手艺好,平头剪得那叫一个顺,如今已被各种高消费的理发店替代了。

弹棉花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小时候家家户户要做被褥都会去找弹棉花的工匠,随着一声声弦响、一片片花飞,一堆棉花被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小时候有新被子盖也是很幸福的事!

磨刀匠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老大爷扛着一条板凳,上面有磨刀石,齿轮什么的,看他拿着菜刀在磨刀石上哗哗哗的来回磨着,不一会儿菜刀就像新的一样了!

修表匠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放大镜、酒精灯、镊子,还有灵巧的手是他们的兵器。小作坊里凝固了他们的人生画卷,见证了时间的游走。现在大家都有手机了,戴表的也越来越少了!

补 锅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以前谁家的铁锅烧穿了,又不舍得丢的话,就拿出来给师傅补一补。很多人家的锅都是补了再补,一用就是好几年。现在大家生活条件好了锅破了就换新的,而补锅这个手艺就渐渐地消失了。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老苏州的吆喝声最能反映当时人们的生活,穿梭于小巷中的买卖人,吆喝声故意拉得很长,一声接一声从巷里传出,就像童谣一般,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

爆草米花~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爆炒米花的,似乎永远是一个脸晒得黑黑的老头,面前一个架在炭炉上的圆肚子铁筒,老人不断转着边上的把手。旁边地上放一个搪瓷杯子,不管爆什么,都以装满那个杯子为限。

破布烂棉花拿来卖!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那时收破烂的不像现在骑三轮车或推板车,而是挑着一副箩筐沿街吆喝,大家也称他们叫“挑高箩的”,但绝没有一丝鄙视。一听到“挑高箩的”吆喝声,好多人家就会拿出破旧物品来卖,比如碎铜废铁、碎玻璃、牙膏锡、旧衣裤等。

阿有坏个橡皮套鞋修伐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狄种生意主要是江苏苏北地方宁做的比较多。狄种也是个老行当,换伞骨、补伞面、修皮鞋。搞熟嘞,就会立嘞弄堂口外头。

箍——桶——箍——哦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如今,抽水马桶和现代浴缸,老早代替了老旧的木制品,洗脸盆的材质也换了好几代。市区里再也看不到走街串巷的箍桶匠人。

削刀~~~磨剪刀唻……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这样的长吆喝似乎总会或近或远的响起,这也是弄堂里听到最多个吆喝之一。随着一声声的吆喝,可以看见磨刀师傅在弄堂里,穿来穿去的身影。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雪饺、喜蛋、套肠、金银润、米风糕、煠紫盖......不知不觉,那些好吃鬼们曾经喜闻乐见的美味吃食,让老苏州人念念不忘的美食,在市面上已经很少见到,有些甚至已经消失只存在于大家的脑海之中。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越发展,越消失

很多熟悉的东西不见了

很多新奇的东西冒出来了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苏州,一座正在崛起的城市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逝去的终究已流逝,但回忆永远活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苏州,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