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水貂成了新冠疫情焦点,顶级流行病学家:已成病毒蓄水池

澎湃新闻记者 贺梨萍

自今年6月以来,北欧国家丹麦的水貂因感染新冠病毒引发全球关注。在丹麦顶级流行病学家、传染病管理局执行副总裁Kare Molbak看来,水貂已经成为本国新冠病毒的“蓄水池”。

丹麦水貂成了新冠疫情焦点,顶级流行病学家:已成病毒蓄水池

丹麦水貂 人民视觉 资料图

当地时间11月10日,Molbak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重申强调,在COVID大流行仍在持续时期,水貂养殖场对人类健康构成了严重威胁,即使病毒的个体变异得到了遏制,这种威胁也将继续存在。在当地时间11月4日丹麦首相梅特·弗雷泽里克森下令捕杀全国所有养殖场水貂的新闻发布会上,Molbak同样表示,“继续养殖水貂将给公共健康带来重大风险,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际上。”

Molbak此次再度提到,对丹麦水貂养殖户来说,新冠病毒明显是该行业的“游戏规则改变者”。他认为,现在让水貂行业维持下去“对国民健康构成了太高的风险”。

丹麦水貂近日再次引发波澜的转折点在于,当地时间11月3日,丹麦血清研究所发出风险评估,认为 “疫情期间继续进行水貂繁殖会给公共健康带来重大风险”,包括“影响疫苗有效性”,该所态度是“与其等待证据,最好立即行动”。

研究所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在丹麦发现了5种不同的貂类变异新冠肺炎病毒,即cluster 1-cluster 5。初步研究表明,与非突变型病毒相比,cluster 5病毒对抗体敏感性降低,这已在实验室实验中得到证明。而截至当时,cluster 5新冠病毒变种已传染给12人。

值得注意的是,Molbak重申水貂养殖风险的背后是丹麦的“杀貂令”目前正遇到阻力,反对党议员正在不断抨击政府的处置方式。丹麦最大反对党“自由党”的领导人延森称,“人们对这种捕杀行为是否有科学依据产生了巨大的怀疑。政府(这一决定)剥夺了很多人的生计,而实际上他们并没有这样做的合法权力。”南丹麦大学法学教授弗雷德里克·瓦吉也对丹麦媒体表示,捕杀令是“非法的”。

该国多达1700万只的养殖水貂命运如何目前尚无定论。就眼下而言,丹麦已在11月9日下午搁置了此项捕杀计划,丹麦养殖场停止了大规模的捕杀,仅捕杀感染新冠病毒的水貂。当地媒体统计,目前已有大约250万只水貂已经被杀死。据悉,水貂养殖者将获得因捕杀而导致的全部补偿。

不过,Molbak担忧的是,随着政治占据主导后,捕杀水貂背后的科学争论将被淹没。“我认为Cluster 5的问题已经得到足够多的关注,但即使Cluster 5突变消失,貂体内还会有新的变异,会产生同样或更大的问题,Cluster 5、Cluster 7或Cluster 8。”

Molbak强调,现在的关键问题是,考虑到风险,继续养殖水貂是否合理?他提到,“自6月以来,我们最担心的是水貂滋生了大量病毒。”Molbak 表示,“这是一场完美风暴,你有一种特别容易感染病毒的动物,同时这种动物是大量养殖的,就像丹麦的情况一样。”

“水貂很容易感染冠状病毒,一旦感染就会以光速传播。”Molbak说,“我们已经看到了它是如何传播给人类的,这使得在大流行期间处理传播几乎不可能。”

责任编辑:李跃群

校对:丁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丹麦水貂成了新冠疫情焦点,顶级流行病学家:已成病毒蓄水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