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汤”VS“砒霜”!北大保安火了,北大讲师和学生“开撕”!

这两天你有没有被这样一则

保安逆袭的新闻刷屏?

“鸡汤”VS“砒霜”!北大保安火了,北大讲师和学生“开撕”!

“鸡汤”VS“砒霜”!北大保安火了,北大讲师和学生“开撕”!

据媒体报道,在过去的20年里

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

有的甚至考上研究生后

成为了大学老师

“鸡汤”VS“砒霜”!北大保安火了,北大讲师和学生“开撕”!

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

考学深造并不算太传奇的事

但因全职上班、起点低、家庭背景等因素

他们确实需要比常人付出更多的努力

总之

北大保安队的故事包含了

鸡汤所需的一切要素

励志、温情、努力、奋斗、帮助、成功……

“鸡汤”VS“砒霜”!北大保安火了,北大讲师和学生“开撕”!

但在保安“逆袭”的“鸡汤”

在江湖上广为流传的时候

互联网语境下却是一片“砒霜”的海洋

下面这一波表情包里的话

你一定听说过

“鸡汤”VS“砒霜”!北大保安火了,北大讲师和学生“开撕”!

“鸡汤”VS“砒霜”!北大保安火了,北大讲师和学生“开撕”!

“鸡汤”VS“砒霜”!北大保安火了,北大讲师和学生“开撕”!

“鸡汤”VS“砒霜”!北大保安火了,北大讲师和学生“开撕”!

“鸡汤”VS“砒霜”!北大保安火了,北大讲师和学生“开撕”!

“鸡汤”VS“砒霜”!北大保安火了,北大讲师和学生“开撕”!

“鸡汤”VS“砒霜”!北大保安火了,北大讲师和学生“开撕”!

那么问题来了——

是为他人“点亮一盏灯”的鸡汤有益

还是

让自己“认清现实丢掉幻想”的砒霜滋补?

哪一种人生观

对社会发展和文明进步更有帮助?

“鸡汤”VS“砒霜”!北大保安火了,北大讲师和学生“开撕”!

带着这样的问题

北大客座讲师曹林和他的学生们

用时评和驳论的形式

带给我们一次有趣的思辨

“鸡汤”VS“砒霜”!北大保安火了,北大讲师和学生“开撕”!

曹林作为支持“鸡汤”的正方

发表了一篇题为

《毒鸡汤丧文化泛滥的时代,感谢那些为读书亮灯的人》

的时评文章

批评毒鸡汤让人功利、沉沦、走向反智

他在文中是这么说的:

这样的逆袭佳话在这个时代太珍贵了,让很多沉浸于失败情绪中的人有了信心支撑。

有人说,他们用不屈的姿态消解了我们的“丧”――确实如此,在丧文化、毒鸡汤和负能量弥漫的社交媒介语境中,在诸如“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还信这句话”、“别灰心,人生就是这样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的”、“有时你不努力一下,不知道什么叫绝望”之类毒能量消解下,他们不屈服命运安排的奋斗姿态尤其可贵。

他们的命运改变,也许并不就能说明阶层没有固化,却让人们看到了奋斗的意义,不要总抱怨环境,万一实现了呢?如果真的愿意去努力,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大器晚成。你不努力的话,别人想拉你一把都找不到你手在哪里。

看他们的故事,在被他们的奋斗精神触动的同时,更看到了环境的重要,他们有幸身处一个能让自己避免被丧文化毒鸡汤所感染、避免在负能量中走向反智、从而保持着奋斗信仰的环境,他们总能遇到一些为他们读书点灯的人,让他们成为知识和奋斗的崇拜者。

北大保安逆袭的故事中,那些为他们读书点灯的人让我们充满敬意。

“北大保安读书第一人”张俊成讲起触动他内心的一次经历:有一次他在西门站岗,远远看见一个老人骑车而来,经过门岗,推车而行,老人点头向他说:“你辛苦了”。这让他受宠若惊,他问师傅,“他是谁?为什么这么尊重我们?”师傅告诉他,这位老人是北大校长。

张俊成还讲起北大西语系的张教授喜欢拉着他遛弯,沿着未名湖一圈一圈的散步过程中给他讲马克思主义哲学、讲黑格尔,并推荐一些书单。他还讲到,保安队规定宿舍10点熄灯,熄灯后他只能在被窝里拿着手电看书。队长知道后特批会议室可延长熄灯,他和几个爱看书的保安从此可以光明正大地学习。

从那个推车过时问候他“你辛苦了”的北大校长,到那些给他推荐书单的教授,再到为他延长熄灯的队长,都是为他读书而点灯的人。点燃的不仅是他眼前的灯,更是用知识和奋斗改变命运的自信和希望。

如果北大保安在校园中没有感受到知识的力量,没有受到文化的熏陶,努力学习却被嘲讽“一个保安不务正业却学什么英语”,他心中的那盏灯也永远不会被点亮。

一个不让人垂头丧气、不让人贬低奋斗、而让人对知识充满敬意的环境太重要了!这就是为什么北大保安能成群逆袭,名校常出“扫地僧”,而这样的故事却很少发生在其他环境一样。

人的气质很多时候是环境熏出来的,你整天读毒鸡汤,读“我为什么支持实习生休学”,熏出来的都是简单粗暴的功利主义思维;你整天沉浸于丧文化之中,油嘴滑舌于“当你觉得自己又丑又穷一无是处时,别绝望,至少你的判断还是对的”,你会陷于颓废和绝望的泥沼中不能自拔;当你整天义愤填膺地把“阶层固化”摆在嘴上,跟着喷子一起把“教授”贬成“叫兽”,把“专家”矮化成“砖家”,贬低知识,在愤世嫉俗中走向反智,你可能已经在葛优躺中沦为行尸走肉。

北大保安不屈的奋斗姿态让人动容,但要感谢那个环境、那些可敬的人,给了他们一副坚硬的盔甲,让他们能够抵御无处不在的丧文化和毒鸡汤的侵袭,让他们能在“如果北大清华毕业都买不起房,还买学区房做啥,北大清华学历还有什么用”的怨愤中,保持着不被干扰的求知定力。

渴求用知识改变命运的人很多,但愿为他们的读书点亮一盏灯的人也多起来。

虽然曹林对“砒霜”言辞激烈

但他对各种批评持开放的态度,

特意把自己的这篇文章作为“靶子”

给学生布置了一篇驳论作业

他说:

这是我一直在课堂上鼓励的,不迷信不盲从,敢于去挑战一些看起来冠冕堂皇正义凛然的事物,对“似乎理所当然的结论”保持质疑能力,从正常中看到反常,从反常中看到正常。

“鸡汤”VS“砒霜”!北大保安火了,北大讲师和学生“开撕”!

北大学子的驳论作业没有让曹林失望

怼得十分欢畅

让他“眼前一亮,拍案叫好”

他推荐了一篇署名为符夏菁的作品

放在了自己的公众号上——

驳曹林:丧文化和毒鸡汤不仅不可怕,还是反抗滥情的良药

最近,北大保安小哥逆袭成为中等职校校长的逆袭神话再次吸引了公众的目光。曹林老师发文题为“毒鸡汤丧文化泛滥的时代,感谢那些为读书亮灯的人”——在文章中,曹老师认为:“在丧文化、毒鸡汤和负能量弥漫的社交媒介语境中,能为北大保安们读书点灯的人尤其值得尊敬。”

曹老师在此文中对丧文化的认识是“我为什么支持实习生休学”、张嘴闭嘴必提的“阶层固化”的愤青、是愤世嫉俗…这些丧文化会让人们走向反智主义,“在葛优躺中沦为行尸走肉”。

曹老师对丧文化的认识我不敢苟同。丧文化之所以愈发流行,至少说明它贴合了当下人们的某种心理,反映了某种更为微妙的社会语态,即对逆袭神话等励志故事的怀疑,而不得不说,这种怀疑是基于人们对现实环境更为丰富和清醒的认识。

励志故事固然鼓舞人心,但看得多了便不免要怀疑其普遍性。从人们对北大保安小哥的励志故事的用词描述中我们能窥得一点奥秘——“逆袭神话”。从“神话”一词,可见就连讲述这一故事的人对北大保安小哥成为一名中等职校校长的案例之可能性也感到怀疑。听过“逆袭神话”的人不免当即会产生“那么我也可以做到某某事”的热血感,俗称“打了鸡血”。鸡血和鸡汤不是坏东西,但是喝得多了,容易产生副作用。

在更多情况下,励志故事是被贩卖的廉价梦想:考试培训中心告诉你72天拿下北大清华不是梦;留学机构告诉你三本院校申请哈佛麻省不是梦;健身游泳中心告诉你365公斤变50公斤不是梦;整容塑形中心告诉你高鼻梁网红脸不是梦……商业模式入侵励志故事,试图去做的是把这一逆袭故事普遍化。

结果很明显,最终能够达到目标、赢得所谓胜利的当然是少数人,这是因为,所谓成功和逆袭不是光靠“点亮心中的渴望”即可达到的,个人资质、外部条件和其他种种因素在个人奋斗过程中也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此种前提下,我把丧文化理解为是人们对贩卖廉价梦想这一行为的反抗。人们终于知道并不是人人都能成为网红,并不是人人都能成为作家,并不是人人都能成为明星,你说这是“丧”,不如说这是更为清醒的一种自我认识——清醒地意识到某些局限,才能更好地利用可能的条件,调整目标,免于绝望。

在北大保安逆袭的这个故事里,人们已经给有价值的人生下了一个定义,即读书、上进、成为中等职校校长才是更为成功的。这种对人生价值单一的认识论早该被抛弃,我们社会中对失败者的偏见是如此之深,以至于人人都想通过国考、司考等窄门,翻身一跃才算成功。可是,这何尝不是一种职业偏见甚至一种对人生道路之多样性的扼杀呢?

博尔赫斯曾说:“我们不能够真的完全相信快乐与成功的结局,或许这就是我们时代的悲哀。”我们不愿相信过于虚幻的造梦神话,或许是因为问题多到我们不愿意相信,不轻信,才不会被伤害。然而不轻信并不代表不信,嘴上大喊“丧”的人,往往也是同样愿意为梦想付出的人。

“丧”不过是一种不断提醒自己“你还不够好”的警示,这样的警示和那些被贴在书桌前的“你一定可以成功”之类的标语一样,都是怀揣梦想之人自我鼓励的口号。

说得都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跳出“鸡汤滋补”还是“砒霜养胃”的争论

长安君只想说

这才是我们的互联网

这才是我们的公众号

不同的观点在其中理性交锋

开放、包容、求同存异

让我们在其中获得思考

获得经验

或许碎片化的阅读也并没有那么可怕

你觉得呢?

本文引用两篇文章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吐槽青年:曹林的时政观察”

因篇幅所限略有删节,在此致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社会 » “鸡汤”VS“砒霜”!北大保安火了,北大讲师和学生“开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