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乘风破浪的姐姐们浪了一个月了,自带流量进组的姐姐们,各有各的可爱。如果要翻牌心中最爱,你pick哪一位?我pick黄龄。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这个女人实力太强了,还没开口,已嗅到武林高手的气息,等到她一开口,被撩拨得身心发痒。难怪有人评价她:

“不露酥胸不露白腿,拿声线就描出一幅C宫图,你还不能说她涉黄,这尺度把握得够厉害。”

初上舞台,表演《芒种》,台上的她,可妖可仙,优雅妖娆但不媚俗。

歌声辨析度极高,通透中又带着一丝慵懒,值得单曲循环又循环。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实际上细品,又有一种哀伤,像纸醉金迷的舞女,不能模仿,没法复制。

难怪有网友说:她要是在民国,一定是红遍大江南北的一代歌姬名伶,魅惑苍生。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遗憾的是现在很少人有她这种韵味,也没找到第二个有她这种气息的歌手了。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痒而不骚,魅而不妖,她就是黄龄

黄龄大概就是我对上海女孩的想象吧,说话自带上海音的娇嗔,穿上旗袍烟视媚行。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她的声音带一种独特的烟火气息,又具备老上海流金爵士年代的风情、中国古典气质与另类歌姬风范。

妖娆、复古、妩媚在她身上浑然一体。

完全符合我心中对吴侬软语的所有幻想,开口就跪!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这大概跟她从小的生活环境有关:黄龄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住在弄堂里,听周璇,看老电影。

在她的童年记忆里,老上海的节奏很慢,爸爸会放邓丽君的《十亿个掌声》,妈妈就在一旁,一边听着歌,一边踩着缝纫机做旗袍。

兴起时她也会跟着模仿,但那时候黄龄没想到自己会成为歌手。

小学五年级那年,体校的排球教练来学校挑选苗子,一眼就相中身体条件出众的黄龄。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她说:第一次进排球馆,就被教练的扣球打出鼻血。

怕吗?怕,但越躲教练就扣得越凶。

黄龄看起来娇贵,其实还是很有拼劲,她的梦想就是打进国家队。

没日没夜地运动了三年,可惜身高长到初二就停滞不前,虽然排球梦碎,但她身上却多了一种韧劲和洒脱。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17岁那年,在电视上偶然看见一则歌唱广告,拉着妈妈去参赛。参加比赛的裙子是专程去买的,在人民广场地下的上海迪美,黄龄形容它:

“米色的娃娃裙,袖子有点泡泡的。那时候就装淑女,装小仙女的样子。”

比赛中她唱了李玟的《往日情》,评委听完她的歌,觉得有潜力,介绍给唱片公司老板认识,机缘巧合成了歌手黄龄。

2007年,首张个人专辑《痒》一问世,黄龄就获得东方风云榜东方新人银奖。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这歌有多火?即便过去了13年,一句“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来啊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仍然能够血洗B站,问鼎众多UP主大热BGM首选,余威不减当年。

甚至有网友评价说,黄龄只要一唱《痒》,我浑身骨头都酥化了。

小荷露了尖尖角,其实她可以乘胜追击参加各种综艺活动,加大曝光度,但是她选择沉寂3年打磨第二张专辑《特别》,第三张专辑,更是要等待7年之久。

在她眼里,人生还有大把时光呢,着急什么呢?唱歌就是享受,这种享受可以分摊到每一天,细水长流。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当被别人问到,用几年时间打磨作品,有没有不安和担心?

她说,没有不安,好音乐有时候需要灵感的发生,也需要时间的沉淀。

性格决定命运,在需要个性的娱乐圈,她不怎么容易出位。但内敛也有内敛的好处,能让她慢工出细活地打造作品。

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黄龄,应该和她的专辑名字一样,《醉》。但不是一醉方休,而是微醺,没有那么清醒,也没有那么痴迷,就是不紧不慢,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不管观众看不看得到她,私底下的她一直在创作自己喜欢的音乐,像一个藏在山洞里秘密练功的高人,一亮相,就令人惊艳不已。

《high歌》一出,直接奠定了她,“华语乐坛上不可重复的好声音”地位。歌曲气质如名,黄龄九曲十八弯的唱腔,谁听了不要high起来?

之后的《特别》、《原谅》,还有这几年在网络上掀起风潮的《风月》、《惊鸿一面》,一开口独属于“黄龄式”的慵懒魅惑,悠扬婉转,直戳听众心窝。

她的风情里有惊为天人的嗓子,还有浑然天成的神态,目光里泥沙俱下,扑朔迷离。撩人于无形,最为致命。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她用了十几年时间把媚嗓的风情雕琢到极致,《浪姐》的舞台成为了黄龄的新高光,出道13年来第一次“以脸出圈”。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妖气与灵气共存的声音,一旦爱上就很难戒掉

乘风破浪的姐姐,黄龄自己就能独占一个“浪”字。是出道13年没有竞品、无人对标的那种浪。

翻唱《芒种》治好了我的抖音神曲洗脑焦虑症,我仿佛看见麦子成精,随风摇曳,魅惑苍生。

《得不到的爱情》里,她的 part虽然不算最多的,每一次转音每一个眼神却都在勾人。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中她唱自己:不够有野心,歌红人不红,可我站在这里就是与众不同。

论实力,她的唱功和魅力绝对是独一份。一把婉转的好嗓子,灵气逼人。加上撩人的身段和高级感的长相,她站在舞台上大方又脱俗。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但说起知名度,在30个姐姐里确实处于下游。连节目组也问她:

“歌红人不红是什么体验?”

黄龄完全没被刺激到:

“我光靠作品就可以说话,总比人红歌不红好吧。”

红不红真是个玄学。但,不管人红不红,都不耽误她舍我其谁的“转音歌姬”称号。

因为她翻唱什么歌都能唱出韵味和风情,多寡淡的歌好像都带着烟熏火燎的气息。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她能把“别看我只是一只羊”唱出喜羊羊和美羊羊欲仙欲死的爱情;

萧敬腾的《王妃》是女王万岁万万岁,到黄龄这儿变成午夜微醺的姐姐请温柔地杀我;

她翻唱的两首上海三十年代老歌《夜来香》、《玫瑰玫瑰我爱你》,在网上竟然被公认是邓丽君作品的REMIX版,既唱出了老上海的情深意长,又有现代的迷幻风味;

和许嵩合作的《惊鸿一面》,在许嵩不解风情的铁憨憨男声的衬托下,切入黄龄的气音马上让人梦中惊坐起;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与萨顶顶合作的《易燃易爆炸》,虽然都是女音性转,却攻受分明,萨AA怒音高亢,黄00病娇缠绵。她的唱腔也是无法复制的,听歌的人一旦爱上就很难戒掉。

不过对于黄龄来说,让她觉得最自在的地方可能是她家浴室,就算现场观众只有一排坐在窗台上的树懒们。

喝着勾兑的假酒,一件睡衣,一支话筒,整个浴室都是自己的舞台。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伴奏声响,马上起范儿,眼神勾人,声线醉人。

开口跪的水平,还带着三分酒醉三分傲娇四分名龄的白眼。最新的视频里,还看到她带着蓝盈莹穿着白色睡袍自弹自唱,一起放飞自我。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她说自己最喜欢在浴室里弹吉他唱歌,因为在让人感觉最放松的环境,最能做自己。看着她穿着睡衣忘我唱歌的样子,就像远方的一位好友,为你低吟浅唱。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黄龄身上,有着极其强烈自洽的自我认同,游离于世俗参考答案之外,不以情绪起伏为羁绊,坦荡洒脱,我行我素。

微博、B站、知乎、豆瓣,各大社交平台上“这样的姐姐我可以”,让黄龄们的狂拽有了肆意疯长的土壤。弹幕上洋溢着喜悦的“我被黄龄蛊到了”,正在慢慢拓宽对中年女性的审美边界。

凭什么,女人都要活得贤良淑德?30+的姐姐,怎么就不能像小女孩一样“作”?

比起年轻时的青涩懵懂,我更喜欢熟女们放飞自我,用神采飞扬的气势去重新定义自己,开启全新的魅力维度和人生体验。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心里有爱,眼里有光,永远魅力四射,永远舍我其谁,即便被丢进泥里,也能揪着头发拔出来,甩一甩身上的泥潇洒走开。

这样的女人,即便你不喜欢她,也不妨碍羡慕她、想活成她。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黄龄:宁静野万茜帅,但她才是最“浪”的那个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