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坐错桌偶遇男神我正要逃,他直言,你擦嘴的方巾我用过(下)

故事:坐错桌偶遇男神我正要逃,他直言,你擦嘴的方巾我用过(下)

故事:坐错桌偶遇男神我落荒而逃,他直言,你擦嘴的方巾我用过(上)

就连室友也大吃一惊。大家都只是花痴一下而已,没想到诺诺突然这么开窍,不由连声感叹,果真是女大不中留。

那日的人本来就多,不到一天,整个系就传开了来。

6

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许诺这才体会到了。短短几天,这个故事就衍生出了多个版本来。甚至有人说她暗恋付成多年,为了付成才竞选学习委员,好利用职务之便接近付成。

许诺不禁为当代大学生的想象力深感折服,和室友解释了好几遍,对方才明白过来,可仍然追问道:“那,是不是付喜欢你啊?”

是不是喜欢,许诺不知道。可她知道,这个付成,就是要故意这样,新仇旧恨一起来,打她个措手不及。

连上次约见面的体育生徐建,也突然找上了门来,趁她下课时把她堵到教学楼门口。

对于他,许诺还是有些愧疚的。虽说人家迟了到,可自己直接开溜,也没好到哪里去。只是徐建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许诺右手一挥:“没事,说吧,有什么事?”

徐建手里拿着两张电影票,不好意思地抓了下头:“许诺,你真的是和那个助教在交往吗?”

“我……”情况太复杂,许诺竟不知一下怎么回复才好。

“没事,我相信你!我就知道那些八卦消息不靠谱。”徐建显然误会了她这神情,把电影票塞她手里,转身便跑远了去。

票都取好了?这么快?许诺忍不住摇了摇头,她虽对徐建没啥感觉,但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毕竟,自己惹出来的桃花,总得自己负责。

因此那日,许诺还是去赴了约。看完电影,徐建又邀请她一同晚餐时,她连忙回绝了他,把电影票的钱也塞了回去。

“我觉得,我们还是做朋友更好,是吧哈哈哈。有点晚了,我先回去好了。”

所幸徐建是个知趣的人,也不过多纠缠,只是有些丧气:“那,我送你回去吧。”

第一次这样伤了一个男生的心,一路上,许诺都不敢再多说些什么,连手机也不敢多看一眼,一回到学校便朝着宿舍跑去。

从公交车站到女生宿舍,要经过老田径场。好巧不巧,许诺路过的时候,刚好就被郝阿姨看到了。

郝阿姨的声音依旧热情:“小许你来了啊?哎呀,今天这么好看啊!”

那是,毕竟要出门。最近她一直在付成身边忙前忙后,难得这次出去一趟,就是要化上最美的妆,穿上最靓的装。正好她这段时间天天锻炼也初有成效,就是要秀出来。

郝阿姨去了休息台拿扇子,付成就在旁边,只是她站在这好一会了,对方也没怎么搭理她。

本来许诺还想着好好展示一下,付成这样子,她也不得不主动,故意重重地咳了一声。

付成这才算有了动静,微蹙着眉:“怎么?约会好玩吗?”

“啊?”许诺有些没反应过来。

付成的眉毛越来越皱,这个小丫头现在还学会撒谎了,自己今天在教学楼下可都亲眼看见了。他偏过头,不再看许诺一眼:“你自己看消息吧!”

许诺连忙掏出了手机,这才发现有三条付成的未读信息,都是让她带八喜过去。只是那时候她在看电影,早就将手机静音了。

这可实在有点冤了。

她是试图解释的。偏偏她挪动一步,付成也向前挪去,愣是背对着她,和她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许诺实在有点懵,付成这是生哪门子的气?要说生气,那天他在画展上搞那么一出,生气的人不应该也是她吗?

明明就当老师的人,怎么还这么的幼稚?难不成就为了一盒没吃到的八喜?他实在想吃,她不在,自己不会去买吗?

还是说,他就是想吃她买的八喜?坐错桌偶遇男神我正要逃,他直言,你擦嘴的方巾我用过。

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连许诺自己也吓了一跳。于是她厚着脸皮又凑近了去,轻轻地咳了一声:“付老师,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她这话一出,夜色中,某人的脸突然就毫无预兆地,泛起了一层红色来。

许诺只听到付成恶狠狠地甩出了一句话:“明天早上,我要看到三盒八喜。”

7

要放到之前,助教有令,许诺不敢不从。

“不带!”可现在,看到付成这个模样,不知道为什么,许诺就是想对着干。

真以为她乐意每天跑来跑去,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要不是自己理亏伤了人,再加上付成那一张脸,她才不会愿意。

付成转过身来,逆着光,许诺看不太清他脸上的神情。可那两条眉毛,分明在夜色中不断抖动,连地上的影子,也是一颤一颤的。

原来他还会这样生气?许诺抿着嘴巴,笑容突然就绽开了来。

只是这一次,她实在低估了付成。

助教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那天早上有课,她并未去送八喜给付成。直至周四时又上《西方美术史》,借着送成绩表的机会,她才顺路带了一盒八喜过去。

但付成显然不吃这一套,看都没看一眼她放在桌子上的冰淇淋。反倒是拿着一张纸,一个劲地看着上面的文字。

许诺被晾在一旁,不由有点尴尬。但人家是助教,她也只能乖乖请求道:“这个成绩表还需要你签字。”

“没看到我忙着么?”付成抖了抖手中的纸,“大一的系花塞给我的情书。”

他望了一眼许诺,头也跟着摇了摇:“说起来,这大一的,还更懂事听话一些,那天早上我去上课,还知道送我蜂蜜水。”

合着他还是在生气呢。可她今天不也送八喜来了吗?

明明都二十多岁的人了,还这么傲娇。许诺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这么僵持着,也不是个事,毕竟成绩单等他签了还得送教务处去,耽误太久实在不好。她觉得,还是自己服个软算了。

于是她主动开口:“我错了。”

付成的眼睛动了动,神情却依旧没什么变化:“噢?你哪错了?”

许诺深刻检讨:“我不该拿扇子打了你。”

没反应。

“我不该不送八喜给你。”

依旧没动静。

许诺实在想不到其他的事了,只得硬着头皮搬出了徐建:“我不该和别人出去玩,连消息也没回你。”

某人的头突然就抬了起来。

闹了半天,他是为了这个?许诺不仅有些好笑,她咳了咳,正准备说话,付成却已经开了口。

“这情书的文笔还不错,夸我年轻有为、和蔼可亲。”他手里拿着那张纸,啧了啧嘴,“看在你这么真诚道歉的份上,我和蔼可亲,也不和你计较。月底学校主办省大学生绘画赛,现在筹备组招人,我也在,等下帮你也报名。”

“……”

他刚才不是还不理她吗?不就看了个大一小朋友的情书,至于乐成这样气也没了吗?许诺果断摇头:“不去。”

凭什么他在那里,自己就一定得跟着去。许诺就差没直接怼回去:大一小朋友听话,你叫大一小朋友去吧。

“不是白帮忙的,有很多大师都来,到时候不仅能多长见识,也可以提前见到他们,签名更不是问题。”

见许诺没反应,付成从桌子上拿出了一本杂志,翻到了一页,“喏,这次的活动,江停也会来。”

以为拿出她最喜欢的画家,就能诱惑她了?许诺坚持不为所动。

“真不去?”

“真不去。”人是要有骨气的,就算付成再问她一百遍,她也不会改变主意。

付成轻笑了一声,一边摇着头一边往外面走去:“哎,本来还想说,工作人员可以加学分的。”

只是,真香定律饶过谁。

“嗯?许诺反应过来,连忙追了上去,“付学长!我可以!”

有钱能使鬼推磨,放到学校里,那就是学分能使人快活。满了学分就可以免修课程,谁不想要呢?

这样的机会,许诺自然不能放过。

想想加上这几分,下学期就可以不用上理论课,而且比赛时还能见到江停,连带着布置会场,许诺也充满了激情,一边挂着横幅,一边哼起了小曲。

8

只是许诺忘了,有句话叫做乐极生悲。

那日她挂好横幅,正准备从椅子上下来,却只感觉脚下一滑,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便直接往后倒去。

所幸椅子不高,她摔在地上时,只有小腿受了点伤,可整个人还是摔昏了过去。

是在校医院醒来的。

她睁开眼时,只感觉眼前有什么东西在动来动去,明晃晃地闪着光,有些刺眼。待她仔细看去时,这才发现,是一把水果刀,而持刀的人,正是付成。

他站在窗户前,正用刀小心地切着一颗颗草莓,旁边桌上的盘子里,整整齐齐地摆着切好的成品。

付成切得认真,连她醒来也没有发现。还是许诺故意动了一下,他这才偏过头来:“你——你醒了?”

说着,他把水果盘轻轻地端了起来:“刚买的草莓拼盘,吃吧。”

“不是你切的吗?”许诺戳穿道。

付成看了她一眼,神情从容:“不是。”

切个草莓有啥不好意思承认的?但许诺不是没有办法,她拿出手机,在屏幕点了点,声音也提高了几分:“噢,徐建说他要来看我,我这就告诉他我在……”

她话还未说完,付成便马上打断了她。他明显还带着怨气:“你不要仗着我喜欢你,就故意为所欲为。”

啥?她不过才睡了一觉,这付成倒更加语出惊人了。许诺差点没从病床上跳下来:“你什么时候说过喜欢我?”

还说她为所欲为?她哪里为所欲为了?

关键时刻,偏偏这付成就不说了。他站在原地,眼睛也死死地盯住了她。

这个傲娇鬼!

许诺不是傻子,她没谈过恋爱,却也能感觉出来付成对自己的不一样。从和风有信餐厅开始,到情书和徐建,太多的话语,太多的动作,都让她浮想联翩。

甚至上次的画展,明明自己就是奉命当托,他却故意那样说。室友也问过她,付成是不是喜欢她?

可这到底是玩笑还是喜欢,她真的不知道。这种暧昧不明的状态,她很不适应,可也不敢去戳破。

自己是在期待什么吗?

她还一直在想,付成已经缓缓地开了口:“就在刚才。你没醒的时候。”

“我没听到。”许诺歪着脑袋,“要不然,我还是叫徐建过来吧。”

果然,付成一听她这话,怨气又蹭蹭蹭升了上来,一副傲娇的模样:“要不是喜欢你,我才不会听昏迷的你一直念叨辣条鸭脖小草莓,还跑去买来切好。”

他顿了顿,竟有些委屈:“可以了,你去叫他来吧,你为所欲为吧。”

明明一开始,是他先和她见面的,也是他一次次逗她一次次试探的。就连她摔倒了,第一时间送她来医院的人也是他,而这个小丫头,居然还想着那个体育生!

他说得急,语速也快了不少,可许诺听着,眉眼也逐渐弯成了好看的弧线。心底莫名的踏实,像是看中了很久的一个气球,终于飘落在地。

望着微微喘气的付成,她不由有些好笑——

“要不是也喜欢你,我才不会忍心掐断自己的桃花,还去给你送八喜。”

她轻轻地举起手机,聊天界面上,是她和徐建互删的记录。

付成一时没反应过来:“你,你——”

“你什么你,不认识我了啊?”

世上最幸运的事情,莫过于你喜欢着的人,也同样喜欢着你。

窗户开了一半,有和风从外面轻轻拂来,绕在两人的身旁。空气中不知从哪飘来了哪里的饭菜香,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和风有信,他们初遇的地方。

“那我再介绍一遍,我叫许诺,美术系,大三。初次见面,很高兴见到你。”

付成也笑了起来,他端着草莓,直接坐到了她的身边:“你好,我叫付成。披心相付的付,蔚然成风的成。”

番外:剃胡须

和付成在一起后,许诺才发现,他这人是真的傲娇。

就比如那天,她就是去付家找他问题目,偏偏这付成拿着个剃须器就蹭了过来:“帮我剃下胡须好不好嘛?”

这也要她帮忙?!

她没回应,付成倒更加贴了上来。他长得高壮,撒起娇来实在太过违和。猛男撒娇,许诺自认无福享受,不到一分钟便连忙答应。

这还是她第一次给男生剃胡须,看上去短短的一片胡渣,剃起来倒有点麻烦,得一小块一小块地剃才剃得干净。

门就是这个时候被推开的。

事情发生得实在突然,许诺被吓了一大跳,剃须器也直接向后抛了去。

郝阿姨站在门口,怔了下,随即笑得满脸灿烂:“噢——我拿个东西,哈哈,先走了,走了。”

只是许诺却迟迟都没反应过来。直到付成一声惊呼,她猛地一回头,这才发觉,剃须器不知何时居然缠上了自己头发。付成把它取下来时,自己的一小撮头发都被硬生生剃断了去。

那是她好不容易才调理回来的头发!

许诺欲哭无泪,完了,完了,这回可真的要变成秃头了。

付成倒笑得东倒西歪,他一把搂紧了许诺:“没事,秃头宝贝我也爱。”(作品名:《和风有信:你是秃头小宝贝》,作者:不说话的半夏。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故事 » 故事:坐错桌偶遇男神我正要逃,他直言,你擦嘴的方巾我用过(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