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防哨兵:背守繁华,独面孤独

边防哨兵:背守繁华,独面孤独手握钢枪执勤

作者:李建帆 陈鹏

冬天的午夜,夜很深,大地已经沉睡了,深圳河上白蒙蒙的一片,除了河里福寿鱼偶尔戏水声,除了草丛里不停的吱吱声,再也没有一点声响,忽如其来一阵清风,扰乱了枯树的酣梦,冷落的边防线在这不安的夜里,只有一双犀利的双眼。

新兵连在十二月份如期而至的结束了,出呼意料的是被分配到了执勤部队,刚下连那会,每天看到那哨位,那岗楼,都有种说不出的抵触,人家当兵能去野战,人家当兵能去演练,可我在这站哨,一天接着一天无休止的循环着,听他们说广东边防六支队驻守在粤港边界一线已经五十多年了,我完全不能理解,以前当兵的人是怎么过来的。

边防哨兵:背守繁华,独面孤独

守卫在粤港一线的官兵

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或者说是一个狂躁不安的夜晚,元月一日,新一年的伊始,第一次背上钢枪,走上执勤的岗位,从新兵连出来这是第一次正式执行上哨任务,略微的激动夹带着各种失落,这证明我的执勤部队生涯开始了,身上披着厚重的军大衣,肩着钢枪,腰杆挺直的我一动不动,沸腾的血液似乎要冲破阻碍破体而出,脑海里像脱缰的野马一样,飞跃了四大洋,打小的梦想,身着橄榄绿,手握钢枪,保家卫国,儿时的梦终于实现了,然而在此时此刻,没有冲锋陷阵,没有奋勇杀敌,有哪个当兵的甘愿寂寞,甘愿呆在被时间遗忘的角落里,有哪个兵的不想拿着钢枪飞跃在壕沟。

入伍送兵那一天,爸爸妈妈眼中的不舍与骄傲,兄弟姐妹们的赞赏和钦佩,新兵连的新兵汇操上的风华正茂,训练场上的动作纠正重复几百遍几千遍,如今已经随云烟而去,所有的记忆如同潮涌一般,冲击着我的脑袋,努力的整了整思绪,,将五味杂坛一一摆放好,这一刻我觉得自己特没出息,在哨位上胡思乱想,望了一眼天边的圆月,努了努嘴唇,双手再次握紧钢枪,目视前方。

边防哨兵:背守繁华,独面孤独

守卫在粤港一线的官兵

冬季训练是最为难过的,又正值二月军事考核。那时候的我已经站哨一个月了,但还是没法适应这样的生活,对于守卫粤港一线的执勤部队充满了莫名的抵触。这天天气正好,大太阳,晒被子是最好的了,但是没有那功夫,中队组织进行双截棍科目训练,流水作业排头开始,打完一动后定在那儿,班长一个一个的纠正动作,遇上班里有位 “大侠”硬是不会,班长边说边示范动作,“这个要这样,然后用胸腔喊出‘嘿’,把腿往上抬,然后踹出去。”而我,思绪早已飞往就天之外了,突然,警报拉响,指挥所传来命令:“5分钟后敌机飞临我上空,部队迅速隐蔽伪装!”我方官兵闻令而动,将车辆火炮悉数伪装,成功躲过“敌机”侦察。

紧接着,枪声又起。一支“敌军小分队突袭我方炮阵地。官兵依托现有地形地物,迅速展开战斗队形还击,成功击退小股敌军小分队……说时迟,那时快,猛的一棍飞了过来,把我从遐想中硬是拖了出来,“去冲一圈再回来,取最后一个” (操场一圈大概400米长)听到这话,不得了了,在场的每个人都猛的往前冲,结果还是不出人意料,我是最后一个,为此我也付出了代价,再来一圈……

边防哨兵:背守繁华,独面孤独

双截棍训练

这天下午刚好我跟着班长(哨长)在沙头角验证大厅执勤,下午四五点的时候,人流量非常的多,要不停地为居民旅客验证过关,有名女子神情紧张,引起了班长的注意,这名女子从验证关口出关,表情很不自然,在过机器的时候,发现有金属性的东西藏在包里,验证行李的哨兵便要求检查她的随身物品,她的态度极其抗拒和不耐烦,“我赶时间呢!耽误了我的时间谁来负责。”这女子说着就要大闹,这时候,值班哨长出来,“啪”朝女子敬了个礼,“不好意思,女士,按照规定,我们有权对您的行李进行检查。”“看吧!看吧!这不是没啥吗?”边说边翻着袋子给哨兵看,哨兵可不是忽悠一下就过去的,“您好!女士这边请。”这名女子被请到了值班室,专门负责对女性检查的军官对女子进行检查,发现行李包下面还有一个隔层,用衣服包住,两大包内存卡被拿了出来,经过再三盘问,最终她如实供出了自己身藏一批没有合法来源内存卡的事实。

自从在验证大厅的那件事之后后,我对于所在的执勤部队,产生了天翻地覆的感官,所谓执勤部队,不是天天就拉出去打仗、演练的,其次,在和平年代,哪里会打仗;所谓执勤部队,就是守卫在祖国边关的最前线,以维护边界安全稳定为自身使命;所谓执勤部队就是若有战召必来,首战用我,用我必胜的一支军队。

边防哨兵:背守繁华,独面孤独

有人说当兵的不好,说当兵的穷,可是有没有人想过在很多时候“军人优先”是在抗洪抢险救灾一线,优先冲上去的就是军人,部队那么多人肯定是有那么极小部分的人当兵不好好当,不遵守纪律,做了不好的事,给军队、军装抹了黑。可是谁又能拍板子说每个兵都是高尚的,当兵的也是人,人非圣贤,圣贤也犯错啊,更何况是人,怎么能一竿子打死哪?

新兵刚下连时候,我所在的中队就组织官兵们学习队训“只有为中队增光添彩的义务,没有为中队抹黑的权利” 当兵一定要对得起自己身上的军装,做堂堂正正的人,做铁骨铮铮的兵,一定要铸就一身军魂,给那些说风凉话的人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当兵的人。在粤港边界一线执勤,虽是南方,冬天是冷得穿上五件衣服,骨子里都在发凉,夏天,不仅蛇虫鼠蚁什么都有,而且热得恨不得把衣服都扒掉下去界河痛快的降温,但是至今,无论天气多热,我还是没看过一个人这样做过,也许这就是军人所具备的铁一般的纪律吧!

边防哨兵:背守繁华,独面孤独

抓获女子走私现场

能够有幸当兵,是我的荣幸;能够在粤港一线守卫祖国边关是我的荣幸;能够身为驻守在素有“一街两制”的中英街广东边防六支队“沙头角模范中队”其中一员,更是我的荣幸。有句老话说“革命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哪里当兵不是当兵呢?特种兵也好,侦察兵也罢,我想我更愿意当祖国边陲普通一兵。

又到交接哨的时刻,一样的场景,一样的边防线,一样是我手握钢枪,看着远处,万家灯火依旧,耳边仿佛响起了那首熟悉的旋律:

准备好了吗

士兵兄弟们

当那一天真的来临

放心吧祖国

放心吧亲人

为了胜利我要勇敢 前 进

看那军旗飞舞的方向

前进着战车舰队和机群

上面也飘扬着我们的名字

年轻士兵渴望建立功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军事 » 边防哨兵:背守繁华,独面孤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