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了?蛋壳公寓北京总部数百人维权,欠薪长达4个月

长租公寓爆雷绝对是2020年的热点事件,如今连上市公司蛋壳公寓都岌岌可危。据中国新闻周刊官方微博消息,11月9日,蛋壳公寓北京总部聚集数百人维权,包含租户、供应商、保洁、维修人员,现场发生肢体冲突。来自苏州的承包商称,蛋壳公寓拖欠其工程款近160万元,另有来自安徽的承包商透露,蛋壳公寓曾向其承诺分期支付欠款,至今未收到欠款。蛋壳公寓子公司百家维修人员表示,蛋壳已拖欠数百名员工薪资长达4个月。

截至发稿,蛋壳公寓方面暂未给出解决方案及回应,但据报道,有工作人员对供应商表示:“公司没有钱,回家等待”。

凉了?蛋壳公寓北京总部数百人维权,欠薪长达4个月

事实上,早在10月中旬,关于蛋壳公寓倒闭破产的传闻就在网络上发酵,爆料称,杭州蛋壳公寓的财务跑路,公司破产倒闭。同时有报道称,在蛋壳公寓北京办公室,多名蛋壳公寓“债主”上门讨债,有被拖欠合作款的合作商,有被拖欠工资的装修队工人,多名讨债者称,蛋壳公寓在上海、南京、武汉、杭州等多个城市拖欠装修款,拖欠时间大约为一年左右,被欠款金额从几十万至1000万不等。

当时,蛋壳公寓回应称,部分合作方因本公司存在商业纠纷,采取了过激行为,散步“蛋壳跑路、倒闭”等不实言论,公司已经报警处理,蛋壳公寓经营活动一切正常。

但显然,蛋壳公寓如今的风波已经不是简单的回应可以平息的,回应也无法令人信服。11月6日,有媒体报道称,天眼查信息显示,蛋壳公寓关联公司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11月4日新增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约为519.1万元,案号为(2020)沪0112执10617号,执行法院为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此外,有深圳蛋壳公寓租客在网上发文投诉称,自己租住的蛋壳公寓出现了大面积断网。蛋壳公寓称是北京、上海、深圳和广州的宽带运营商设备故障,造成部分租户公寓宽带断网问题,正在紧急检修网络。但蛋壳公寓网络供应商的说法则与其完全相仿,客服称,该宽带已经暂停了,是办理宽带的用户,蛋壳公寓申请暂停了宽带。

另外,断网的情况也不统一,有租客已经断网一个月多,有租客则从近两周开始断网。而最令租客担忧的还是租金贷对征信产生的问题,蛋壳公寓的租金付款方式包括租金贷月付、季付和年付,其中押一付一的月付是蛋壳公寓力推的方式,采用这种方式付款的租客,须通过蛋壳公寓与第三方金融公司签署贷款合同,金融公司预先把房租付给蛋壳公寓,租客则每个月向金融公司还款。

如果蛋壳的资金链出现问题,那么租客就得自己还贷款,而目前来看,蛋壳的资金链情况明显不乐观,不论是欠债还是欠薪,都传递出一个信息:缺钱。

凉了?蛋壳公寓北京总部数百人维权,欠薪长达4个月

从蛋壳公寓的财报数据上也能窥得一二,蛋壳公寓于今年1月在纽交所上市,财报显示蛋壳公寓已经连续三年处于净亏损状态,并且亏损幅度在不断上升,累计亏损达到63亿元。其中,2017至2019年,蛋壳公寓亏损分别为2.72亿元、13.7亿元、34.47亿元。

分析其亏损不断加剧的原因,一方面是长租公寓市场竞争激烈,蛋壳公寓的入住率从去年第二季度的89%下降到今年第一季度的75.6%,租金收入下降和竞争加剧,蛋壳公寓不得不开始降价,不断压缩利润空间,从2018年三季度的每间每月752元,下降到517元左右。

另一方面,相关部门加强了对租金贷的监管,根据蛋壳的招股书,蛋壳上市前夕的2019年第三季度,有67.9%的租客都使用了租金贷,而这一比例最高时,曾经超过了9成。然而,去年底住建部等六部门发布新规:住房租贷企业租金收入中,住房租金贷款金额占比不得超过30%,超过比例的应当于2022年前调整到位。这意味着,蛋壳公寓来自租金贷业务的现金流入将会大幅减少。

而且,蛋壳公寓屡次因租金贷被监管部门点名。此前,深圳市政法委员会在处置深圳多名业主向蛋壳公寓发起讨要租金事件过程中,发现蛋壳公寓存在“租金贷”的情况,要求相关金融监管部门对蛋壳公寓及其他房屋租赁公司尽快开展排查工作,全面了解蛋壳公寓及深圳市其他房屋租赁公司“租金贷”涉及的金额机构的名称和数量、贷款人数量和贷款金额等相关情况。

可以说,蛋壳公寓如今的境况就像推翻了多米诺骨牌,一个窟窿连着一个,想要堵起来是非常难的。业内人士分析,一旦现金流瘫痪,离停业就不远了,空置率上升,会对资金回流造成影响,资金流的压力就会集中凸显出来。

今年以来,长租公寓爆雷集中爆发,光7、8月份,就有20多家“爆仓”、“跑路”,倒闭原因无外乎资金链锻炼和高收低租。蛋壳公寓目前的资金风险已经很明显了,作为一个上市公司,蛋壳公寓能否拿出解决方案,又能撑多久?我们将持续关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房产 » 凉了?蛋壳公寓北京总部数百人维权,欠薪长达4个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