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缘分天空:天鹅传情

  曹龙成是个摄影爱好者,而且擅长刻字,尤其是练就了一手在头发丝上进行篆刻的本事,所以经常去野外采风,以寻找创作灵感。

  曹龙成听说云溪动物保护区不仅风景优美,是天鹅的一个自然栖息地,他马上动了心,背起行囊去了那里。一到保护区,曹龙成就被这里成群的天鹅迷住了,于是在附近租了一所民宅,打算长期跟踪拍摄。那所民宅前面有一小块湿地,每到中午总有一群天鹅相伴来此觅食。曹龙成架起相机,捕捉这群白色精灵美丽的瞬间。

  这天,曹龙成像往常一样吃过午饭拍摄天鹅,上百只天鹅挥舞着翅膀落下来,姿态优雅,曹龙成正沉醉其中时,一只离群索居的天鹅吸引了他的注意。这只天鹅落在最后,耷拉着一边翅膀,步履蹒跚。

  曹龙成心里一动,小心翼翼地走过去。那只天鹅见有人来,慌乱地扑打翅膀,却怎么也飞不起来。曹龙成抓住天鹅,仔细察看,只见左边翅膀上有一块殷红的血迹,像是被鸟铳发出的铅弹击伤的。曹龙成不禁暗自气愤,这肯定是哪个盗猎者的行为,真是狠心,对这群天使也下得了手!

  曹龙成把受伤的天鹅抱回家,用清水洗净创口,又涂上药,他知道天鹅喜食小鱼小虾,就去附近的小河里捕捞,精心喂养,照顾得无微不至。

  转眼大半个月过去,天鹅的伤势逐渐好转,跟曹龙成也熟络起来,只要曹龙成打个呼哨,天鹅就会跑到他面前。曹龙成抚摸着天鹅白色的羽毛,他清楚天鹅终究要飞回保护区,难免有些不舍。

  曹龙成想起放在口袋里的刻刀,突发奇思,在天鹅的翎羽上刻了爱护天鹅几个字,然后轻轻拍了拍天鹅的头,叹息地说:“小家伙,去回自己的家吧!”天鹅长嘶了一声,展翅高飞。

  而在另一边的云溪保护区,负责天鹅的管理员孟小云担忧不已,从上个月开始,一只名叫“真真”的母天鹅竟然失去了踪影。孟小云几乎找遍了保护区,也没发现“真真”,因为附近盗猎现象十分严重,她以为“真真”只怕是遭到了盗猎分子的毒手。正当她倍感伤心的时候,一个月后“真真”意外地飞了回来。

  孟小云激动万分,她连忙招呼“真真”,发现了“真真”翅膀上结痂的伤口,立刻明白是哪个好心人救助了天鹅。孟小云爱怜地梳理着“真真”的羽毛,却看到翎羽上隐隐约约刻着几个字,她仔细一瞧,心里暗自好笑,没想到这个救助了天鹅的人还挺有创意的。

  孟小云灵机一动,她知道天鹅是懂得报恩的动物,下次外出觅食时,一定会重新飞回到救助了它的人那里。孟小云找来一根红丝带系在“真真”的腿上,如果那个人看见,也算是表达了自己的一份感激之情。

  “真真”果然又飞到了曹龙成住的地方,当曹龙成听见那声熟悉的鸣叫,立刻跑了出来。说实话,与天鹅相处的这段时间,使他跟天鹅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才分别几天,他很想念那只天鹅。“真真”温顺地蹭着曹龙成的手,曹龙成自然地看到了系在天鹅腿上的红丝带,他轻轻地解下来,充满着一丝暖意。

  几天之后,曹龙成圆满地完成了拍摄任务,计划着离开这里,不过在走之前,他准备去一趟云溪保护区,一来是和“真真”告别,二来他想见见那位系红丝带的人。曹龙成径直找到保护区的领导,说明了情况,领导见他是护鸟人士,爽快地把他带到孟小云那里。

  曹龙成乍见了孟小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怎么也没料到守护天鹅的是这样年轻的一个女孩。孟小云也是一愣,眼前这个青年透着一股英气,令她的心莫名地怦怦狂跳。还是曹龙成打破了沉默,他从口袋里掏出那根红丝带,笑着说:“这件东西是你的吧?”

  孟小云也伸出手,里面是从“真真”身上拔下的那根翎羽:“上面的字是你的杰作吧?”说着两人相视一笑。

  因为有着共同的语言,两人摆脱了拘束畅谈起来。曹龙成从孟小云口中得知,孟小云本是个保护天鹅的自愿者,后来与天鹅相处的时间久了,渐渐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大学一毕业她就来到云溪,应聘了这份谁也不愿干孤独辛苦的职业。听了孟小云的介绍,曹龙成不禁对孟小云油然生出钦佩之情。

  孟小云嘴里发出一声呼哨,一群天鹅飞到了他们周围,“真真”的旁边多了一只略大的公天鹅,两只天鹅的颈部摩挲着,显得无比亲密。曹龙成感到好奇,一指公天鹅说:“它叫什么名字?”

  “它叫‘欢欢’,是‘真真’的伴侣。”孟小云说到这里,脸蓦地红了。

  看着孟小云和这群美丽的天鹅,曹龙成生出很多感触,他决定留下来,把天鹅和它们的守护者通过相机呈现给更多的人认识,以呼吁人们关爱天鹅。曹龙成又回到了出租屋,继续着他的工作。

  天鹅仍会像往常一样飞到屋前的湿地,一看到“真真”和“欢欢”,不知怎的曹龙成的脑海总浮现出孟小云的倩影。虽然只见过一面,但他的心早已停留在云溪。

  一次,曹龙成偶然想到了红丝带,于是他写了一张纸条用红丝带绑缚在“真真”腿上。第二天,曹龙成看到“真真”的腿上换了一张纸条,就这样在“真真”的传书之下,两人开始了交往。

  这天下午,孟小云清点回来的天鹅时,没有“真真”和“欢欢”,她原本以为它们或许在曹龙成那里,逗留的时间长一点,然而直到傍晚,它们还是不见踪影。过了一会儿,“真真”独自飞了回来,神态相当惊惶,不停地凄厉叫唤。孟小云察觉有异,上次“真真”失踪,“欢欢”也是这样,难道“欢欢”遭遇了什么意外不成?

  孟小云心里一紧,“真真”用喙啄着她的衣袖,像是要领她去一个地方。孟小云来不及多想,骑上自行车由“真真”领着前行。左弯右绕之后,来到一个偏僻的山脚,此时天色已晚,幸好有一轮明月照着。孟小云借着月光看到山脚下有一座小房子,微弱的灯光从窗户透出来,隐约还能听见人声。

  孟小云停好自行车,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房门并没有关,孟小云蹲在一角朝里张望。一张桌子旁,一胖一瘦两个男子正在喝酒,胖子的旁边放着一杆鸟铳,而他们的脚下躺着一只被绑住翅膀的天鹅,奄奄一息,正是“欢欢”。

  孟小云马上猜到这两人是盗猎者,她想应该赶快通知保护区,可一摸口袋,手机却忘了带在身上,怎么办呢?此刻屋里的两个男子高谈阔论,只听瘦子得意洋洋地说:“大哥,上次让那只天鹅跑了,没想到今天咱们兄弟撞了大运,逮到了一只。”

  胖子也兴奋地说:“是啊,等明儿一早咱们将天鹅卖到黑市上,说不定能弄个好价钱。”

  听了两人的谈话,孟小云越来越焦急,如果再不想个办法,只怕保护区又要失去一只美丽的天鹅。孟小云手足无措之际,突然看到自己腕上系着的一根红丝带,这根红丝带本来是准备和曹龙成传书用的。她顿时眼睛一亮,解下来系在“真真”的腿上,并打成个死结。孟小云轻轻拍了拍“真真”的头,“真真”像明白了似的,扑楞一声,展翅飞上了树梢。

  哪知外面的响声惊动了屋里的两人,瘦子拿着鸟铳冲了出来。孟小云知道掩藏不住,索性大咧咧地站在门口。两人发现是一个姑娘,不约而同愣了愣,孟小云义正词严地说:“快把天鹅放了,你们这是违法行为。”

  胖子见状嘿嘿冷笑道:“你是谁,居然敢对咱们兄弟指手画脚!”

  这时,瘦子抬眼看到了停在树梢的“真真”,大叫着:“大哥,天鹅!”

  胖子也瞧见了,急切地说:“又有生意上门了,快把它打下来!”

  瘦子端着鸟铳向“真真”瞄准,孟小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奋不顾身地扑上去抢夺鸟铳,口中呼喊道:“别伤害它!”争夺中枪声响了,“真真”受惊往南飞去。

  见到嘴的肉跑了,两人气急败坏地抓住孟小云拖进屋里,并用绳索捆住手脚。瘦子努着嘴说:“她怎么办?”

  胖子阴狠狠地说:“咱们反正明儿一早就走,至于她,这里人迹罕至,是死是活看她的造化了。”两人说完,伏在桌子上打起瞌睡。

  望着躺在地上不停挣扎的“欢欢”,孟小云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无奈自己身体没法移动,只能用目光去安抚“欢欢”。现在的情形已万分危急,如果“欢欢”真的被他们带走,等待它的不仅是失去伴侣,还有它的自由。孟小云暗自伤心,却又束手无策,她唯一能做的是祈祷奇迹的发生。

  天蒙蒙亮时,孟小云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接着是一声巨响,曹龙成踹开门冲了进来,后面跟着几个保护区的工作人员。胖子和瘦子来不及反应,被逮个正着。曹龙成跑去解开孟小云身上的绳索,关心地问:“你没事吧?”

  孟小云顾不上回答,先解开绑住“欢欢”的绳索,然后才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曹龙成打了个呼哨,“真真”飞了进来。曹龙成笑着说:“半夜里我听到‘真真’的鸣叫,看见了系在它脚上的红丝带,那上面却是个死结,我就知道有什么异常。于是我赶忙通知了保护区,由‘真真’带路,我们才到了这里。”

  孟小云的眼睛里闪烁着泪花,爱情是心有灵犀的,她没想到一根传递爱情的红丝带,救了她和“欢欢”。“真真”也挨到“欢欢”身边,用颈部摩挲着“欢欢”,本来气息奄奄的“欢欢”竟神奇地站了起来,两只天鹅亲密无间。

  孟小云想起什么似的说:“你又是如何猜到红丝带传递的含义呢?”

  曹龙成轻轻地搂住孟小云,指着两只天鹅说:“这大概就是爱情的魔力吧!”

(作者:无聊看历史)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摄影 » 故事:缘分天空:天鹅传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