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快乐大本营》上星播出23周年这天,它变了。

它推出一个长达12期的番外篇综艺《站稳了朋友》。

《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而录制的地点,也从沿用多年的湖南广电1200演播厅走出来了。

《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和之前20周年庆推出“啊啊啊啊”科学实验站的改版不同,《快本》的这一次的变化,是颠覆式的。

——来自8家经纪公司,推荐的30多个综艺在笑生,终极目的是选择出一位常驻艺能爆棚的主持嘉宾。

《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带着厂牌光环,综艺在笑生的初亮相,像极了过去看过的所有“团综”。

潇洒出场、团队喊口号。

《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舞台搬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画风也完全变样——被改造成了一个三层船舱。

《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前期的核心考核方式,是通过一部电梯完成的。每一层都有不同的综艺感考核项目。

《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考核官,就是快乐家族和他们的好友们。

《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快本著名黑衣人小方,也从最佳模特和综艺副手,变成了负责按电梯开关、还要被打上马赛克的“工作人员”。

《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毫不夸张地说,这和快本没啥关系了,只是快乐家族做了一档全新的节目。

1

看完这期节目,你很容易想到两件事。

一个是当年著名的快本换主持人事件。

当时,全国最火的节目是《超级女声》,而观众对传统的室内综艺节目开始有了一波审美疲劳,综艺龙头《快乐大本营》首当其冲。

《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这样的局面在今天极其相似,在团综大放异彩的时期,《快本》连续制作多期女团男团主题的节目,也未能根本上改变当前注意力的局面。

但不同的是,如今的快乐家族是最有团魂的主持群体之一,甚至是一个金字招牌。而当时的导演组判断,节目收视率不高的一部分原因是主持人的审美疲劳,于是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在何炅谢娜维嘉中必须要离开两个人。

于是,一场全民投票参与,快本赚足了眼泪,也赚足了关注。在那个全民多情的年代,悲情牌,是行之有效的。随后,一场《闪亮新主播》的新主持选拔赛顺势推出,选出的冠军是杜海涛、季军是吴昕。

《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最新一期《向往的生活》里,快乐家族前来做客,再次谈到这场折腾,释然了许多。

而何炅也首次袒露,从3人到1人,再到3人,最后5人成团的经历,没有娜娜和维嘉在中间当桥梁,身边只有两个新人,“没有大家一起说话的气场”。

《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如今的《站稳了朋友》,已经没有当年强行的离愁别绪,所有人都参与其中,并且成为节目新生力量的参与者、裁判员。

这是因为,他们要选的,已经不仅仅是主持人。

2

仔细看每一个环节,你会发现节目考验的并不是当年《闪亮新主播》式的主持能力,而是综艺感。

四个楼梯的分区,包括何炅负责考验反应速度、谢娜负责考验模仿能力……

《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这就想到了另一个刚播出的节目——《认真的嘎嘎们》

《站稳了朋友》玩法,显然和腾讯的《认真的嘎嘎们》“撞衫”了。不过这样的撞衫是有渊源的。在《嘎嘎》的先导片里,何炅也说快乐大本营打算做同样的事情。

《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Gag man是一个新生的舶来词,来自韩国的同名综艺节目,大概意思是有控场能力的、表演搞笑的角色,是一种专门的称呼。

在中国的市场上,只有歌手、舞者、偶像、艺人,其实没有嘎嘎这样的专业垂直类存在的。近两年流行的“综艺咖”,可能是这个角色唯一的近义词。

在传统职业角色认知下,“综艺咖”一度成为一个贬义词,意思是半路出道、没有作品、混迹各大综艺节目里的角色。

《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早期《康熙来了》里被恶搞的陈汉典、《大学生了没》里出现的Hold住姐,观众对这些角色的观感,无不带着“群嘲”的意味在。

直到大张伟和薛之谦“南薛北张”的局面出现,后来的刘维、杨迪,一年接下几百期节目,用勤奋和努力,向所有观众证明了,专注综艺,本身也在成就一种作品。

如今,无论是《嘎嘎》还是《快本》,都在为综艺人这个“名分”下定义。这也是这些节目最有价值的部分。

这样的角色,中国的综艺节目里真的缺吗?

缺!

除了快乐家族、天天向上、李诞、杨迪、刘维……你似乎说不出更多的名单了。而像李飞、张颜齐这样的初露锋芒的宝藏男孩,谁说不是综艺的潜力股呢?

《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如果没有足够多的名单,又怎么证明,这是一个专职的行业呢?

3

今年以来,《快乐大本营》在全国59城市网的数据表现并不精彩。往年能轻松破1%的战绩,今年已经成为难得一见的天花板。

即便是节目率先放出谢娜模仿刘敏涛的片段,在全网爆红,可到了真正开播的那一期节目,也没能在收视率上得到突破。

《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这就是《快乐大本营》面临的困难,也是《天天向上》《非诚勿扰》等一众压箱底式IP共同的烦恼。

媒体融合时代,传统电视节目的共同突围困境:究竟要向互联网要传播力?还是向电视观众要遥控器?如果不能兼得,哪一个更重要?

仍然记得,在疫情暴发初期,《快乐大本营》团队用短短几天时间,策划出《嘿!你在干嘛呢》,迅速解决节目库存不足的问题。

《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在特殊的风暴之中,《快乐大本营》找准了“服务生活”的定位,迎来了一次收视、口碑、影响力的全面丰收。

抛开模式的抄袭争议,这个变阵速度和执行能力,被传为佳话,还受到《人民日报》等多家主流媒体的发文表扬。

用季播节目的勇气,在做常态化综艺。风险一定存在,但这是湖南卫视压箱底的战略武器。

无论是旗开得胜满载而归,或者是碰得头破血流,这个团队的创新,都比其他节目更有底气。毕竟,还有1200演播厅,随时等他们回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快乐大本营》又选秀!“拆”掉1200演播厅,想选的不只是主持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