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似高空坠物肇事 茶山一男子被砸成植物人

疑似高空坠物肇事 茶山一男子被砸成植物人

受伤的刘某鹏

东莞阳光网讯(全媒体记者 蔡先艳)今年3月初,东莞塘厦镇某小区一名女婴被“天降”苹果砸成重伤的消息曾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今天(6月29日),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茶山法庭也公开开庭审理了一宗“空中坠物致人重伤案”,原告刘某鹏疑似被建筑工地不明物体砸伤头部陷入植物人状态,其家属将该工地业主、管理人以及包工头等告上法庭,索赔280多万元。

受害人上班途中被不明物体砸伤

2017年9月28日早上,原告刘某鹏驾驶摩托车在上班途中,经过东莞市茶山镇增埗村某路段,被不明物体砸中头部倒地,随后被周边群众送往医院抢救。暨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刘某鹏因钝性暴力导致脑疝,弥漫性轴索损伤,脑干损伤,广泛性脑挫裂伤,右侧颞顶部硬膜下硬膜外混合血肿,右额颞顶骨开放性骨折,颅底骨折,右额顶部头皮裂伤,双肺挫伤,经过多次手术治疗后,仍表现为:1,开颅术后,评定为十级伤残;2,遗脑软化灶形成伴有神经系统症状,评定为十级伤残;3,遗植物生存状态,评定为一级伤残。护理依赖程度被评定为完全护理依赖。

疑似高空坠物肇事 茶山一男子被砸成植物人

刘某鹏被送到医院抢救

受害人家庭已债台高筑

刘某鹏的妻子马女士介绍,刘某鹏受伤前在一家制衣厂上班,月薪只有四千多,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事发至今,家里已花费医疗费一百多万元,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已债台高筑。

疑似被建筑工地落物砸伤 受害人索赔280多万元

事发之后,公安部门曾介入调查,排除了刘某鹏与其它车辆相撞发生车祸的可能,也排除了其它刑事案件的可能性,但至今未找到加害人。由于在原告受伤的路段有一栋正在建设中的建筑物,有证人证实事发时听到过物体摔倒的声音,并看到有工地上的木棒滚落,不过并没有见到刘某鹏是否就是被工地上的建筑材料所击倒。于是,刘某鹏家属将该工地的业主、管理人以及包工头等告上法庭,索赔包括医疗费、住院护理费、残疾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等13项费用共计2842579.7元。原告认为,该工地施工现场未采取保护措施防止高空坠物情况的发生,五名被告有可能是加害人。这五名被告中,业主是被告四,一个普通合伙企业;被告一与被告五是合伙人;被告二是建筑的管理人;被告三为该工程的包工头。

疑似高空坠物肇事 茶山一男子被砸成植物人

庭审现场

案件将择日宣判

在法庭上,被告一、二、四、五辩称,由于至今未找到加害物,因此无法认定侵权主体。而被告三也就是建筑包工头则辩称:一、没有证据证明原告系因高空坠物砸伤;二、即使系因高空坠物砸伤,事故现场还有其他建筑,该坠物有可能是其他建筑坠落;三、原告骑摩托车未戴头盔,自身对损害的发生有一定过错。法庭归纳本案焦点为:五名被告是否应该为刘某鹏受伤承担责任?如果需要承担责任,该承担多少责任?案件将择日宣判,我们将持续关注。

疑似高空坠物肇事 茶山一男子被砸成植物人

事发地点

疑似高空坠物肇事 茶山一男子被砸成植物人

建筑工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社会 » 疑似高空坠物肇事 茶山一男子被砸成植物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