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沅艺海楼藏书六十载却被巡抚巧取豪夺

顾沅艺海楼藏书六十载却被巡抚巧取豪夺

顾沅(1799—1851),字澧兰,号湘舟,苏州人。禀性好学,读书过目成诵,虽出生世代簪缨之家,但不求仕进,不以科举之学为好学,故鄙弃官场,归隐里门,兴建私家花园“辟疆小筑”。园中“艺海楼”纵横环立三十六橱,贮书十万卷,楼下为“吉金乐石斋”,收藏商彝、周鼎、晋帖、唐碑之属。根据文献记载,顾沅的远祖就是晋代的顾辟疆,在苏州建造“辟疆园”,也曾是著名文人经常流连的地方,可惜后来荒废了。顾沅把自己新辟园林题为“辟疆小筑”(现为定慧寺巷苏公祠),旨在表示不忘祖训。辟疆小筑占地不大,但具城市山林之致,许多建筑为当时名家题辞并书写:“辟疆小筑”四字为相国阮元题并书,太史严保庸撰《辟疆小筑记》,“艺海楼”陶澍题写,“吉金乐石之斋”为姚元之题并书,“传砚堂”则是林则徐书并跋。该园风景秀丽,且常为名流文宴之所,传为盛事。直至上世纪三十年代,废园中尚存“传砚堂”、“艺海楼”、“白云深处”等,1956年后渐失旧观,现仅存古银杏树两棵,其余荡然无存。

顾沅艺海楼藏书六十载却被巡抚巧取豪夺

关于顾沅藏书,一部分为祖上传下来,自己又先后历经二十余年的购买和传抄。曾自云:“承先人遗训,束发即有志収罗,见刻本之善者必购得之,无刻本者就藏书家写之。”曾绘《藏书图》,蒋宝宾题记云:“湘翁总角时即喜购书,迄今二十载,得数万卷,宋之旧刻,名人抄录,靡不兼备,目批手校,寝食忘倦。”孙燮撰《艺海楼藏书记》曰:“长洲顾君湘舟敏悟好学,家藏书籍甚富。为园于葑门西双塔寺之侧,中构一楼颜曰艺海。迄今越六十年,身殁言立,购其遗集藏之,所以补四库之未备。至宋元旧刻,人世稀有之本,略购一二,以无力不能遍搜,计得书十万余卷,又碑刻四千余种,书画千余家,并藏楼中。”学者杨仲羲在评价顾氏艺海楼藏书时,称其“不及四库者600余种,而四库未及者2000余种”。在顾沅的藏书中,地方文献是其藏书的重要组成部分,据《吴县志》所载,有《韩蕲王祠墓志》、《韩蕲王墓碑考释》、《花籍祠堂志》、《玄妙观志》、《沧浪亭志》、《七姬庙志》、《吴中金石志》,《江左金石志》、《吴郡名贤象传赞》以及《吴郡文编》等十多种,这些著作有的已佚失,有的仍有刻本流传,其中篇幅最大的《吴郡文编》,现存苏州市博物馆。

顾沅藏书自咸丰元年(1851)后日见流散,同治间太平军失败退出苏城后,他的遗书大部分为新任江苏巡抚丁日昌借保管为名,巧取豪夺,捆载以去。晚清苏州文人叶昌炽在其《藏书纪事诗》中提到:“湘舟辟疆园在郡城甫桥西街,庚申之劫,其所藏尽为丰顺丁中丞捆载以去。《持静斋书目》所著录,多其家书也。”民国时期苏州藏书家王謇在其《续补藏书纪事诗》中说:“我吴甫桥西街辟疆园顾氏艺海楼,因曩聘鉴别家徐子晋(康)与太平军要人有旧,所藏图书彝器之属,尚翼蔽之而封锁无恙。讵怀璧其罪,太平军失利后,一日,忽有牙将材官之属数十人,汹汹持令箭搜抄,名曰“惩通敌,封逆产”,而所封者,悉系雅物,田园屋宇之属不计焉。”由此可知,顾氏之藏书大部分被丁氏掳走,其漂散在外者,尚不知凡几,没有摆脱四分五裂、流离失散的命运。

顾沅藏书印有“彭城仲子审定”、“湘舟过眼”、“古吴武陵叔子湘舟氏珍藏”、“顾沅湘奏氏”、“武陵怀古书屋收藏”、“澧兰又号湘舟”、“臣沅之印”、“秘香阁收藏”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化 » 顾沅艺海楼藏书六十载却被巡抚巧取豪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