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扔考研学生资料,解决不了“占座焦虑”

摘要

中青快评

学生占座和学校管理并非不可调和,妥善解决占座现象,还需科学调配学生的自习空间。

近日,有网友发布视频爆料,在长沙理工大学图书馆内,学生放在窗台的考研资料,被工作人员全部扔到一楼大厅。画面显示,现场一片狼藉,学生只能蹲在地上捡书。对此,图书馆老师回应,学校已经制止这种行为,扔学生书的是物业,而非工作人员。同时,学校宣传部教师表示,今后会加强对工作人员的管理。

据图书馆老师所言,10月17日,已经张贴通知,不允许将书籍放在桌上占座。对该通知,受访学生并未否认。对考研学生而言,占座的好处是不用过早起床,然后着急忙慌地排队进馆抢座位。同时若是座位固定,他们平日使用的资料就不必随身携带,只需轻装到馆学习即可。过去有很多考研学生排队抢座的新闻,有的学生为抢占先机,凌晨3点便开始排队。对于这群学生,所梦想的,就是拥有固定位置,避免分散精力寻找座位,把主要精力用来备考。

图书馆扔考研学生资料,解决不了“占座焦虑”

然而,固定位置并非完全可行。不少学校自习空间有限,很难得以实现。学生排队进馆,先到先得,是相对公平的分配方式。这时,个人占座的私益,便会影响整体公平的实现。如果你提前用书本占座,那么排队还有什么意义?有的学生用书本占座后,占而不用,导致别人不敢轻易落座,这也是对空间资源的浪费。

占座搞不好还会引发口角纠纷,有的学生用书本占座,有的则用记号笔反复涂抹,“声明主权”,最终由于缺少客观“仲裁”,双方不免产生意见分歧,影响同学间的和谐关系。对图书馆来说,服务的不仅是考研学生,还有教职工群体、硕博研究生,以及其他本科生等,这些学生要借助图书馆阅读书籍杂志,或者准备其他考试,占座会潜在侵犯这些群体的权益。

图书馆有调休闭馆制度,如果课本放在这里,甚至如图书馆教师所说,有的连牛奶都带了进来,那么如果发生丢失,图书馆该负什么责任?本来图书馆主要负责维护馆藏、图书借还和数字资源服务等,如果任由学生占座,不负物品保管责任,有失妥当,但负起责任,任务负担加重,管理难度提高。

该校严禁学生用书籍占座,显然有很多具体考量。那些书籍被扔的同学,有的抠字眼,认为学校不让用书籍放在桌上占座,便认为可以将图书堆放在窗台位置,这会带来安全隐患,而且依旧是占据图书馆公共空间,本质和占座的负面效应并无二致。

不过,正如学校回复所说的,即便有通知在前,扔学生书本的做法也略显简单粗暴。尽管学校声称是物业的人干的,但物业工作人员无疑要遵循学校规章制度。更何况这是图书馆,即便学生错乱放书违背规定在前,但粗暴对待书本显然不妥。有的书本可能受损,不同学生资料物品等还会混淆,重新整理比较麻烦,甚至还会丢失。

图书馆扔考研学生资料,解决不了“占座焦虑”

换个角度看,学生占座和学校管理并非不可调和。学生占座不是学生素质出了问题,而是因为与宿舍等环境相比,学习显然要在自习空间更为方便,图书馆当然是最好的选择去处。正因如此,才催生出排队乃至占座现象。妥善解决这些现象,要调配好学生自习空间。

具体到图书馆管理,要尽力腾挪空间,满足学生自习需求,还可以优化入馆方式,免却学生过早排队之苦,防止影响其睡眠休息。在此基础上通盘理顺占座带来的困扰,让图书馆服务更加公平,更能体现服务细节。另外,给予学生自主学习的空间,涉及到学校空间资源的整体承载力,有的学校在扩招压力下,有时连宿舍食堂都还在扩建,自习空间更是捉襟见肘。很多学校自习座位“一座难求”,和学生数量急剧增多有一定关系。

因此,学校在招生时就要有前瞻思维,要把满足学生的自习需求提上议程,统筹考虑,为学生提供更加充足、人性化的自习空间。同时,自习需求不能全部仰仗图书馆,也要在学校整体资源内,以学院或研究所为单元,划拨一些专用自习室,然后各个学院、各个年级制定具体使用方案,达到分派公平,做到使用便捷。此外,许多学院未充分利用的阅览室、资料室以及其他可开发空间,都应释放出来,为学生创造学习条件。

撰文/白毅鹏

编辑/任冠青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出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图书馆扔考研学生资料,解决不了“占座焦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