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角落》揭露人性复杂,日本作家的推理写作有什么不一样?

 随着网剧《隐秘的角落》热播,推理小说又掀起了一波热议,昨天,在上海中心大厦的朵云书院旗舰店举行的由浙江文艺出版社“KEY-可以文化”主办的“穿越人类的爱与悲伤——远藤周作新书分享与对谈”上,这位日本著名作家首次尝试以推理小说式的叙事风格,探讨老年、死亡与欲望的长篇小说《丑闻》也引来在场的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罗岗、同济大学中文系教授张生、复旦大学博士后周思的更多思考。

《隐秘的角落》揭露人性复杂,日本作家的推理写作有什么不一样?

图说:远藤周作作品 资料图

  《丑闻》写的是畅销书作家胜吕年近花甲、重病缠身,某日意外目击与自己有着同样面孔的人出现于眼前。那人面目可憎、丑陋下流。与此同时,有关胜吕出入风流场所的流言四起,为揪出幕后之手他开始追寻真相……远藤在这部作品中直面人生终究要面对的问题:衰老和迟暮,爱与罪,以及潜藏在人性深处的复杂性。

  远藤周作一生荣获过多项文学殊荣。在川端康成、井上靖担任评委的第三十三届芥川文学奖中他以《白种人》获奖,并得到井上靖的高度赞赏。三年后,长篇小说《海与毒药》获新潮社文学奖与每日出版文化奖。其后《沉默》获谷崎润一郎奖,《武士》获野间文艺奖。远藤周作本人也在1995年获日本文化界最高荣誉的文化勋章。远藤周作的作品有着超越国界的魅力,这种魅力既来自他对人类共性主题的深刻挖掘与独特解读,也来自他在编织故事与塑造角色上的高超技艺。他不懈挖掘着人类共性的主题,讲述那些划过每个人心间的爱与悲伤,以极富人文关怀的视野、悲悯深沉的文字穿越他的倾听者。

  《丑闻》来自浙江文艺出版社“KEY-可以文化”推出的“远藤周作作品系列”。国内读者迄今接触到的远藤周作作品以《沉默》与《深河》为主,因其他作品少有引进,这对于一位佳作众多的大师来说不免可惜。除了《丑闻》之外,此次出版了四部作品,《死海之滨》《武士》与《我·抛弃了的·女人》首次推出中文简体字版本,而《丑闻》也在阔别三十年后以全新的译本形式与国内各位读者见面。

  《武士》是远藤周作以日本十七世纪遣欧使节支仓常长的经历为基础而创作的长篇小说,是其探讨理想与现实问题的巅峰之作,亦是作者唯一获得野间文艺奖的作品。

  《我•抛弃了的•女人》是远藤周作经过数次肺部手术,大病初愈之后创造的第一部大众文学小说,更是其一生最喜欢的一部作品。大学生吉冈努偶然结识了其貌不扬的乡下姑娘森田蜜,他利用自己的生理缺陷博得蜜的同情,并在哄骗蜜献身之后将她抛弃。苦苦等待吉冈努的蜜因为误诊,被送至与世隔绝的麻风病医院,病人们的孤独和绝望深深震撼了她。一天,吉冈努忽然收到麻风病院山形修女的一封长信……森田蜜用她平凡的一生,向读者展现了何为“爱”,以及这种“爱”如何把苦难中的人们联结在一起。

  《死海之滨》的故事在双重的时空下展开,现代的“我”在死海之滨寻觅圣人的足迹,缅怀在二战中被日本政府迫害的外国恩师;中世纪的众人则跟随着圣人见证他如何一步步完成献身。远藤周作将笔触伸向每个人心灵中那片暧昧幽深的地带,运用细腻复杂的心理描写剥开真实的人性百态。

《隐秘的角落》揭露人性复杂,日本作家的推理写作有什么不一样?

图说:远藤周作 资料图

  纵观远藤的作品,不难看出他的小说大部分都是采用旅行的样式开始的,主人公往往通过一场旅行或者一场行走发现自我。“这个和我们当代读者的生活方式和生活境遇息息相关。” 张生说。

  罗岗认为,远藤的作品始终在思考时代命运,“虽然远藤周作是一个受到现代西方文学影响的作家,但是他毕竟是个日本作家。就像中国作家,无论他们写什么类型的小说作品,最终都是作为一个中国人,在思考他所处同时代的命运。所以我觉得远藤周作也有这么一面,包含在他的作品中,值得我们再进一步体会。”

  该作品系列的译者均为资深的日本文学翻译家、研究者。《死海之滨》更是首次译为中文版,译者田建国为上海翻译家协会会员,译有日本著名历史小说家盐野七生的代表作《罗马人的故事》《皇帝腓特烈二世的故事》等多部作品。另外三部作品均由翻译家林水福翻译,林水福是远藤周作多年挚友。林水福曾回忆:“他就把一辈子的作品,包括未来要写的,统统授权给我,可以自行翻译,都不必再去问。”(新民晚报记者 徐翌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化 » 《隐秘的角落》揭露人性复杂,日本作家的推理写作有什么不一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