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饭哄睡扎辫子 跟着市六幼90后男幼师试当"孩子王"

管饭哄睡扎辫子 跟着市六幼90后男幼师试当

图为指导记者体验的幼儿园老师陈占挺麻利地给女生扎辫子

在幼儿园这个“童话世界”,教师以女性为主,男教师是最近几年才有的“稀有物种”——面对一群乳臭未干的“熊孩子”,一个大男人既是管饭哄睡的“男妈妈”,又是带孩子看世界的“小爸爸”。

近日,记者走进温州市第六幼儿园,跟随该园仅有的一名90后男教师,当起了“男阿姨”。

管饭哄睡扎辫子 跟着市六幼90后男幼师试当

陈占挺在哄孩子入睡

第一次体验 哄睡36个 四五岁的“熊孩子”

幼儿园男教师名叫陈占挺,1993年出生于乐清,有着一米八六的高个儿,络腮胡,头发打理得整齐发亮,孩子们亲切地喊他为“胡子叔叔”。“装扮得整洁时尚些,孩子们更乐意接近你。”陈占挺语速平稳、咬字清晰地说。这样的发音吐字是因为职业习惯,“慢慢讲 、轻重有别,孩子们才能听得进去。”

由于临近十一长假,幼儿园事务较多。当天陈占挺早早来到园区,“今天事儿不少。”该幼儿园的老师分为两个班次,一般是半天带班,半天在办公室备课,准备教学内容。陈占挺那天上的是下午班。

午饭后,“记者男阿姨”走进中班寝室,看到班级里36个四五岁的孩子——21个男孩、15个女孩,以大通铺的形式睡在一起。他们叽叽喳喳,有的互相帮着脱衣,有的在一起拉扯被子,整一个“欢乐大世界”呀。这一屋子活蹦乱跳的“熊孩子”,怎样才能哄他们乖乖去睡觉?

当看到“记者男阿姨”进来时,孩子们停下手头的动作,将目光齐齐地转向门口,寝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他也是老师么?”这样低低的疑问在人群里传出,可是迟迟没人给他们答案。突然一个女孩高着嗓门毫无预料地喊了一声,“他是老师呀,哈哈哈。”银铃般的笑声散去后,他们开始视“记者男阿姨”如空气,继续嘻嘻哈哈打打闹闹。

“大家别闹了,要午睡了。”“记者男阿姨”用了命令的口吻,试图让他们安静下来。然而并没人理睬,于是又提高嗓门说了一句:“你们好,我是你们的新老师,现在要开始午睡了。”可是这话依然起不到任何作用。

而当陈占挺进了寝室,孩子们的嬉闹声很快弱了下来,“有生面孔的人在的时候孩子们很难安静,他们想引起你的注意。”只见陈占挺走到寝室中央,轻轻地拍手,温柔地说,“宝贝们,要躺下睡觉了。”这完全是一种哄孩子的语气,带点女性的温柔,与他186厘米的个头全然不符,也与我刚才的语气完全不同。

模仿了好几次陈占挺的语气,“记者男阿姨”感觉这也是个艰难的任务。陈占挺说,孩子的世界跟大人不一样,讲话要轻柔,如春风拂面。

体验结果:完败

第二次体验

温柔地给孩子讲故事

还要自带拟音

“记者男阿姨”在陈占挺的帮助下,让孩子们渐渐安静下来。虽然都已经躺在床上了,但大部分孩子是不会马上入睡的。陈占挺递来一本童话书,“孩子们睡前喜欢听故事,你来讲一段吧。”

接过书本,从嗓子里挤出刚学会的温柔语气,“记者男阿姨”开讲了。

由于是幼儿读本,语言非常浅显,有时候还会有拟声词,需要模仿动物的叫声。每读到这些语句,“记者男阿姨”就会卡壳,总找不到那种麻酥酥的感觉。在旁边观察的陈占挺发现孩子没几个在听故事,于是接过书,一边柔声说:“我来讲故事,你们边听边睡好不好呀?”孩子们脆生生地回答:“好。”于是陈占挺一边轻声读,一边观察孩子的动静。大约十分钟后,还有些孩子没睡着,并且在窃窃私语。陈占挺暂停讲故事,说:“不想睡的小朋友要保持安静,老师才会继续讲故事。”

伴随着优美的“催眠曲”,孩子们听着老师温柔的讲故事声音,渐渐地进入梦乡,寝室里一片安宁。

而陈占挺的整个午休时间,都陪在孩子身边,随时照看他们。

体验结果:完败

第三次体验

叫孩子们起床

并化解“起床气”

连着挫败,“记者男阿姨”有些气馁。陈占挺交给了第三个任务:叫孩子起床。这应该不难完成吧?

一阵起床音乐过后,有的孩子迷迷糊糊地已经醒来,有的表现安静,有的却表现出明显的“起床气”,赖着床不起,还有几个一醒来就哭闹着“要妈妈”,安静了几个小时的寝室渐渐又炸开了锅。

面对这样的乱象,“记者男阿姨”表示应付无能。陈占挺在一旁指点,他说:“你让安静的孩子先离开寝室,再去哄比较闹的孩子。”这个方法果然奏效,孩子们陆续离开寝室,走到教室里,而那些“起床困难户”看到房间里人越来越少,也就不哭不闹了,自己穿好衣服,跟着出去到教室了。虽然让孩子们乖乖起床和让他们安静入睡一样棘手,但“记者男阿姨”的第三个任务在陈占挺的指点下,完成了。

体验结果:勉强成功

第四次体验

给小女孩梳理头发

还要扎个马尾辫

孩子们都进了教室,时间差不多已是下午3时,“记者男阿姨”感觉被折腾得好累。然而,更艰难的任务来了——帮女孩们梳理头发。

班级里的15个女孩,一觉过后,头发基本上都要重新梳过。陈占挺手脚麻利地梳好了几个女孩的头发。“记者男阿姨”接过了梳子,试着为小丫头们梳头发。可没想到,在陈占挺手里显得那么轻巧灵活的梳子,此刻却变得笨重迟钝。试了几次,可梳好的发型与陈占挺相比,相差好多。而且每次梳子下去的时候,总是控制不好力度,好担心过于用力会刮到孩子娇嫩的头皮。

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孩,午睡后乱了发型。于是“记者男阿姨”打算给她重新梳理。可是柔软的发丝总是不听使唤,收拢不到一处。陈占挺看不过去,接过去几下就把孩子的马尾辫扎好了。他是怎么做到这么麻利的呢?陈占挺说,为了梳好女孩的头发,曾买了个塑料模特,练了好几个星期才掌握诀窍。

体验结果:失败

幼儿园 男教师是个“宝”

傍晚,孩子们都离了园,陈占挺闲了下来,我们开始有了完整的聊天时间。陈占挺的父母在乐清当地经营着一家小规模的幼儿园,他从小就在幼儿园里长大。读书时,陈占挺每每放假回家,都会到父亲的幼儿园里帮忙,跟孩子相处让他感觉很快乐,“我这算是有幼儿园情结吧,孩子们真的一个个就像小天使。”于是他顺理成章地成了一名幼教。

在陈占挺看来,幼儿园里的男教师跟女教师其实没什么区别,对于幼儿教育,无论男女都需要十足的耐心和对孩子由衷的关爱。而温州市第六幼儿园园长侯蓓君却表示,男老师在幼儿园里很“吃香”,学生、家长、老师都比较喜欢。“男老师的阳刚气能弥补幼儿园教师阴盛阳衰的状态,同时也能给孩子传递男性魅力,为孩子性格培养带来正能量。”但是男老师也有劣势,比如在保教结合的幼儿园里,男性在保育方面的细致,相对女性稍微弱了一些。侯蓓君用“稀缺”一词来形容男幼教老师,温州市第六集团园有4个园区,100来名教师中男教师仅陈占挺一人。物以稀为贵,男教师在园里往往都被当成“宝”。本记

体验记者 林广/文 姚卡/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管饭哄睡扎辫子 跟着市六幼90后男幼师试当"孩子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