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风暴

连长李亮是秋天那会儿“空投”到雪域孤岛的。在喜马拉雅山这个海拔5000米的边防连队,每年十个月以上的大雪封山,人员和物资大多要靠直升机专机运送。

这天,李连长被推荐到内地军校培训学习,培训前可探亲休假10天。晚点名后,李连长说:“明天我去县城咯,你们想要吃啥子,尽管开腔,连长请客!”

奶渣!果脯!牦牛肉干!糌粑!木桶酸奶!兵们七嘴八舌。

这时,角落里的上等兵彭岩舔舔干裂的嘴唇,怯生生地说:“连长,俺……俺特别想吃冰淇淋,就是巧克力脆皮奶油那种,外面果仁……”

其实,像奶渣、果脯、牦牛肉干这类食品,每逢节假日,在上级“空投”的慰问品中都有,倒没啥致命的诱惑力,可一提冰淇淋,大家的兴致立刻就上来了,唾液如泉水喷涌而出……

“对呀!冰淇淋吔!我也好久没吃过了。”“冰淇淋!”“连长,就冰淇淋了!全票通过!”

李连长笑了,心里却涌上一丝苦涩:别看战士们训练巡逻时生龙活虎,毕竟还都是十八九岁的孩子啊!冰淇淋在内地人看来,微不足道,却是他们此刻可望而不可即的奢侈品。

第二天清晨,李连长和通信员早早出发了。步行个把小时后,他们拦上一辆拖拉机,两小时后搭上了一辆去县城的货车。下午一点多,俩人到达县城。李连长去超市买了两大件冰淇淋,匆匆交到通信员手中,叮嘱他赶紧上路。

“连长,大伙也就开开玩笑,您还当真了?车还有半小时才走呢。带回去,还不都化了,冻成冰片。再说,一路颠簸,带回去也成冰碴碴了,你说,啷个吃嘛?”他撅了撅有些发青的嘴唇。

“化了,也让每人喝袋奶油巧克力汁;冻成冰片,也让他们都嚼嚼,就算不能吃了,也让大家撕开袋子舔舔冰淇淋的味道……”

通信员想到那一刻,舌尖不觉卷起甜蜜的风暴……

插图:朱 凡

舌尖风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军事 » 舌尖风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