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人不在的日子里,谁是乐队喜剧人?

你会提名谁为本期的乐队喜剧人?

电灯泡版伫立的许仙,被肖骏戳中笑穴的华东,竭尽全力徘徊在装帅和土萌边缘的夏颖,热心到幼稚的彭坦,死亡凝视与笑逐颜开间摇摆的李剑……

乐夏最新一期是乐队合作赛,10支乐队两两配对。

最看舞台效果的一期,妆容、走位、道具、小设计小心思,堆出一个个加分项。

可能看完你不会把其中一首加入歌单,但看的过程很爽。

舞台之外的部分,我认为本期也是精彩的,乐队之间的互动笑点满满。“乐队喜剧人”戏份争相上演。

很精彩,也很综艺。

《乐夏》是个特殊的综艺,需要在综艺和价值之间寻找平衡。不展现出乐队原生的力量,这档综艺就没有特色在;单纯只为乐队服务,这档综艺有没有综艺价值。

第一季乐夏是放低了姿态,以乐队为主的;第二季的综艺套路操作渐渐多了起来,但引发了是口碑的滑坡,目前还未见到有一个稳定的平衡。

这一期的乐队合作,本身带有综艺感,又不像上期和外部嘉宾合作引发各种争议,甚至最后的积分分差都拉不开太大差距,算是在争议之中找到片刻“纯综艺”的宁静。

最近大家都在骂马东,但我建议看看米未另一位联合创始人,牟頔的采访《开心就行了,别上那么多“价值”》。有一段核心内容是:

他们最担心的,就是观众提前给《乐队的夏天2》“上价值”。

《乐队的夏天》就是一档好笑、好听、好看的节目,没有那么多“要上价值的东西”,希望观众不要期待太高。

“太吓人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观众爱给我们总结价值和意义。去年我们原本以为自己做了一个喜剧节目,你们不觉得彭磊很好笑吗?但好多人竟然说看节目看哭了,这就是意想不到。”

当然,这和乐夏核心观众的期待可能会有冲突,这也是乐夏拧巴的地方,到底是一档纯综艺,还是需要寄托一点“价值”?

这种拧巴贯穿节目始终,渗透到参赛乐队的行为里。他们可能选择纯综艺比赛,但又无法出彩;他们可能选择坚持自己,但最后被人记住的,还是“开心”,甚至是一次又一次捞回来的“开心”。

回到这一期,就没那么拧巴了,是一次单纯的开心,暂时抛开“上价值”的问题,乐队合作碰撞的火花和快乐。

这期像是乐队内部的合家欢。而且因为是一场拉不开太大差距的积分赛,竞争的压迫感也没那么重。

要我说,《乐队的夏天》选择了“乐队”这个本来就拧巴的群体,就别想要展现单纯不掺杂“价值”的“开心”了。但在某一期,比如这一期,能有个单纯“开心”的瞬间,也不错。

Haya Slash —— 乐队版《青蛇》五条人不在的日子里,谁是乐队喜剧人?

大家围绕着“姐姐”“小青”翩翩起舞就是了,一会儿是核嗓,一会儿是高音,静默伫立的许仙,让你怀疑这到底是是一次对唱,还是一场戏……(看两支乐队分角色的时候,我还真以为法海会有一段戏份)

融的东西太多了,开头还加了《法海不懂爱》,但主角毫无置疑是两位女主的,凭声音和妆容保证了整首作品不会太散。

大张伟在下头拿着投票器喊“10分10分”的画面让我出了下戏,恍惚以为在cue张亚东老师回应舆情。

重塑雕像的普通人 —— 对称的仪式感五条人不在的日子里,谁是乐队喜剧人?

六只军鼓收尾后,六个人以同样的姿势静立,在工作人员跑过来递话筒之前,华东本人就像雕像一样稳固。

他们在严谨、工整、对称之中完成了一场合奏,你不一定喜欢,但可能会叹服。

如果你完整看过前面节目的观众,对这些乐队有个初始印象,就知道重塑的华东在从严肃高冷逐渐滑向表情管理失控的全过程,是多么赏心悦目。——这也是本期“综艺”效果能够拉满的关键。

五条人不在的日子里,乐夏想要的“开心”大旗,请东哥多扛一下了。

五条人不在的日子里,谁是乐队喜剧人?

重塑和普通人是第一轮双选就确认了的。之后他们在《乐队我做东》里的表现,又是一场“乐队喜剧人”的加持。好在五条人也好、重塑也罢,带来快乐的背后,是自己的坚持在世俗世界里碰撞出来的,依然能够维持自己的完整,不会变成供人把玩的“小丑”。

本期和上一期的《乐队我做东》都值得推荐,看五条人和重塑两大顶流是如何用不同的方式传达真正有用的“价值”。

乔伊赛克 —— 大哥团建歌曲五条人不在的日子里,谁是乐队喜剧人?

小马哥的BGM,没想到还能这样挑,也没想到还这么贵……

写词是最有看点的一部分,边远展示了他删繁就简的诗人气质,这也是我从《太空浪子》发行之初就很喜欢这首歌的原因,没想到一个英文词创作者,(在Joyside的)第一首中文歌就能这么诗意得恰到好处——当然可能只是个人偏好,我还是挺喜欢边远这种“抽取关键词,排列长短句”的表达方式,有画面,也有节奏——特别是和夏颖的原词相比,那种简洁的美感和力量,是人狠话不多的浪漫。

五条人不在的日子里,谁是乐队喜剧人?五条人不在的日子里,谁是乐队喜剧人?

这种有趣的对比也延伸到了舞台上,边远的散漫潇洒是随身而来,夏颖虽然不露怯,但非常露“二”,属于你知道他是发自内心想要潇洒,并不是装的,但却总呈现出一种装的、而且没装成功的质感……还好有两把干冰枪(是吗?)挽尊。

再有是“乔伊赛克”这个名字,也带来一种老译制片和老港片的质感,本身就契合他们身上那种做旧的浪漫。

而开玩笑自称这首歌是“大哥团建歌曲”,倒是希望成真吧。去年乐夏开播后,广场舞上就有了痛仰的一席之地。希望今年这一版小马哥BGM能和大波浪的《爱情买卖》携手出圈,打入广场舞和年货超市。重塑不是负责提升乐夏level吗,其他人负责提升广场舞level好了。

——当然五条人已经提前做到与民同乐了,具体请见他们天津地铁站的演出。

边远还开玩笑说票低了是因为枪喷到了观众脸上……但实际上这是加分项吧,和同场其他乐队在表演中加的小心思一样,这期节目的行(la)为(piao)艺术太多了。

达达椅子 —— 流行歌的抽油烟机五条人不在的日子里,谁是乐队喜剧人?

歌单一出来,好多人就惊呼完了,竟然选的《追光者》这种大流行,专业乐迷还能给分吗。

而节目片段证明,彭坦似乎就没听过这首歌……被这首歌吸引首先是觉得歌词ok,然后和椅子同时觉得合适——在此之前,70后的达达和90后的椅子已经进行了大量无效沟通,双方曲库完全对不上——《篱笆女人和狗》等等也算是突如其来的笑点了。

五条人不在的日子里,谁是乐队喜剧人?

而一到现场,彭坦的个人魅力,挽救了所有人。彭坦就是个抽油烟机的存在,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痕迹,但没留下一滴油,赤诚和认真从形体贯彻到了嗓音。当然,歌曲的编排上,也尽可能削弱了密集的流行味道,给文本之间留下了足够留白,最后的一段吉他音墙也是对整首歌立意的补充。

超级乐迷和专业乐迷分很低,全靠大众乐迷了。这一场我如果在现场也会投。

后面看到达达的广告接的芬必得的布洛芬,差点笑出声,真是中年广告……但最近因为持续加班熬夜头疼,布洛芬也是我的家中常备,还是选择不笑了。

大福大禄大寿 —— 一以贯之的行为艺术五条人不在的日子里,谁是乐队喜剧人?

镜头又对准福禄寿时,我在想,看完前半期的人会不会对Mandarin有改观(虽然超级乐迷分依然爆满),看完选人环节或这一场的人,又会不会对福禄寿有改观。

大波浪每次的目标和操作都很明确,李剑知道自己想改什么样的歌,也知道要改成什么样。有的人走精英路线,有的人就是非要与民同乐,解构再重构,创造自己的戏剧感。福禄寿在合作中也有自己确定的戏份,而且让“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这个主题有了更具象的意义。

从第一场到现在,大波浪的稳定程度仅次于重塑。

————

回到关于“综艺”和“价值”的讨论。其实看完Haya Slash,我又想到第一季《南无》的《天下》了。

再稍微回顾一下:那一场是翻唱赛,刺猬和南无对阵,翻唱张杰。

刺猬选择用非常“刺猬式”地编曲把《只要平凡》改成了一首自己的作品,不一定迅速上耳,不一定被大众广泛接受,但是一首创作式的改编。

南无选择用非常适合综艺展现的形式改编,而且选了最流行的《天下》,编排上有奇装异服、有黑嗓、有非常多夹杂的元素,甚至刘相松唱功也比子健强。

这是他们的选择,也是乐夏面临的选择。选择刺猬,那就“上价值”;选择南无,那就纯开心,玩综艺。

这件事最后的收场并不太好看,南无遭遇了恶剪和二次嘲讽,但他们当时可能只是以为,这是一场综艺舞台需要的演出。没想到乐夏选择了可能不那么讨好的刺猬,而这在我看来也奠定了乐夏的基调。

——当然,这个选择是乐夏的现场观众,替乐夏节目组做的,用票投出来的。

其实就是一步之差,大家的区别都很微妙。如果乐夏要一季一季办下去,而且要渐渐去“价值”化,渐渐完成综艺转身,曾经南无的选择,可能会是更多后来人的选择。

在此之前,我愿意享受这期免价值纯享版的综艺。

————

痛仰登场,本来没觉得有什么别扭,看到镜头给到大伟就笑了,您又来了……

五条人不在的日子里,谁是乐队喜剧人?

【2020.09.13| No.25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五条人不在的日子里,谁是乐队喜剧人?
© 2015-2020蛋蛋赞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