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互助平台开始“薅羊毛”了?

网络互助平台开始“薅羊毛”了?

“为了使您和家人持续享受低门槛、高额度、全方面的保障服务,将会收取0.01元/天的服务费用……”7月4日,加入众托帮网络互助平台的叶先生收到这样一条通知。

“为什么开始收服务费?这是不是意味着我的互助账户钱会被扣得更快了?”叶先生对此颇有微辞,他为一家五口人都购买了该平台的互助计划,根据新的规定,一个账户一年扣除3.65元的服务费,也意味着他要尽快给账户充值才能保住互助资格。

记者了解到,各家网络互助平台的“玩法”虽有不同,但收取服务费并非仅众托帮一家。有业内人士指出,网络互助模式诞生四年多,在资本退潮之后,从最初不计成本的流量模式,到最终不得不开始“薅羊毛”,开始考虑商业盈利的问题。

一天一分钱,一年数千万

网络互助模式,简而言之,即每人预存几十元不等的小额加入互助平台,当发生重大疾病等意外时,即可申请互助,费用由每位用户均摊捐助。

跟很多互联网领域的发展路径类似,“互联网+互助”诞生之初,走的是以免费来吸纳人气的流量套路。“曾经有平台为了大批吸收会员,不惜给用户补贴。”有业内资深人士透露。

巨额用户带来的是无限可能,但也意味着运营成本进一步高企。作为中科招商集团孵化的企业,成立于2016年的众托帮,目前动态恒定用户保持在970万左右。这一数据与半年前相比并没有什么明显增长。开始收取会员费后,意味着平台一年可以获得3500多万的费用。

对于为何开始收费,众托帮有关品牌负责人回应记者时表示,会员费的收取是为了提供更好的服务以及更多低成本的个人风险管理产品。“目前平台上有健康咨询、互助产品、医疗绿色通道、医药导购等服务,这些都是会员可以享受的比其他平台低价的服务。”这位负责人表示,在互助模式下,会员希望享受更多低成本的服务,同时平台也需要有更强的生长力。“这是一个自己种树自己乘凉的过程。”

对于是否担心会员反对,众托帮这位负责人表示,在如今知识都已经付费的时代,服务付费更是自古以来有之。每天1分钱的支出,也是会员都承担得起的。“另外,我们从没有说自己是公益机构,也没有承诺永久免费,所以,我们堂堂正正收费,正大光明经营。”对于收取会员费的程序是否正义,这位负责人表示,半年前已经由会员代表大会表决通过,并进行了公示。

不过,记者发现,今年初众托帮与媒体沟通时曾表示,大病互助是纯公益,但维持公益需要公司具备盈利能力。“用户储存在平台里的互助金,公司不允许挪用和篡改,也不能收取任何运营费用”。众托帮平台将依靠海量用户,开发一系列付费的衍生医疗产品来打通商业模式。根据测算,个人在众托帮平台年均分摊费用为90多元,一旦账户上钱用完又不续费,就视为自动退出互助平台。

叶先生表示,他查询了半年来收到的公众号信息,并未见到有相关公示信息。“而且即使反对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意见,钱虽然很少,但有种‘被代表’的感觉。”但对于是否会退出平台,叶先生表示“不会”,“一方面也没存多少钱,另一方面,也希望互助平台能经营下去,毕竟对收入不高的群体来说还是一种保障。”

资本退潮行业进入洗牌

记者了解到,此次众托帮宣布从7月1日开始收取会员费,并非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今年4月份宣布付费用户接近3500万的轻松互助平台,一早便收取服务费。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于亮告诉记者,轻松互助平台在会员公约中明确规定,基本互助计划收取2%的费用。而升级版的“百万互助”计划,则收取每年30元的会员费。记者粗略计算,按照所有用户均是普通用户,每位用户一年存进平台30元金额来计算,平台收取的服务费就有约2100万。

不过,也有平台仍在走零会员费模式 。记者在水滴互助平台查询看到,该平台“预估一年每个会员需要均摊约30元,这些钱全部用来分摊帮助水滴会员,水滴互助不会在互助金中收取手续费。”而2014年即成立的网络互助平台e互助,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平台的成本包括营销、运营、人力等成本都由母公司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泛华金额控股集团承担,暂无向会员收费的安排。

此前有不完全统计显示,国内网络互助平台目前超过200家。业内认为,2016年网络互助模式遍地开花时,曾经历了“千团大战”。然而这一新兴的行业在资本催促下爆发增长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快速退潮。互助行业的变迁也印证了那句“只有潮水退去的时候,才知道谁在裸泳”。2017年,随着相关监管政策出台,行业迎来大面积倒闭潮。中国保监会在2016年12月16日发布《中国保监会关于开展以网络互助计划形式非法从事保险业务专项整

治工作的通知》后,相关数据显示,近三分之一的互助平台关闭,整个行业进入洗牌期。有资深业内人士表示,网络互助模式从诞生之初就争议不断,牵涉资金监管、商业模式等多个方面。从公益角度来说,网络互助不失为现有保障体系之外的有益补充。而是否收费,只要事先约定,会员同意,也无可厚非。“认为公益就不应该收费是个误区,几乎所有的公益都有运营成本,需要收取一定的费用。”但这位资深人士表示,此前因为网络互助平台之前竞争激烈,不收费甚至“烧钱补贴”成为平台吸收用户的“法宝”之一,如果后续商业运营跟不上,运营亏损持续加大,都可能导致平台难以为继。而资本近年来对网络互助平台表现出极大兴趣,也会给平台一定的盈利压力。

中山大学传播学院副教授周如南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曾指出,网络互助不能承诺提供刚性赔付,目前还处于监管的空白地带,互助平台的运行规则在不停改变之中,用户加入平台前需要了解清楚其中的风险。 南方日报记者 严慧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社会 » 网络互助平台开始“薅羊毛”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