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福奇:敢与特朗普唱反调的“网红”

安东尼·福奇:敢与特朗普唱反调的“网红”

安东尼·福奇,一位医生和公共卫生专家,竟然在新冠疫情期间不断与特朗普唱反调。他的叛逆之举不仅没有被惩罚,反而还得到78%的美国人的信任,连特朗普都要从他身上“蹭热点”。

安东尼·福奇:敢与特朗普唱反调的“网红”

福奇和特朗普共同参加白宫疫情简报会。

特朗普羡慕嫉妒恨

今年1月底,福奇加入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他是美国公众《应对新冠疫情行动指南》的重要推动者。由此,他登上各种热门网站的热搜榜,成为推特、脸书等社交媒体的“网红”。

他的头像被印在运动衫、长筒袜和马克杯上,美国网民还发起投票,要求提名福奇入选《人物》杂志“在世最性感男人”。电影明星布拉德·皮特也在“周六夜现场”节目中扮演福奇,并感谢他为美国做出的贡献。

美国昆尼皮亚克大学一项全国性调查显示,78%的美国人认可他的表现。《洛杉矶时报》文章道出美国民众青睐福奇的原因:福奇是大众需要的道出疫情真相的人,他不会为了自我安慰而不尊重事实或否认科学。

然而对于为自己连任而急需重启经济的特朗普而言,福奇显然是块绊脚石,而且福奇还总跟大老板唱反调。当特朗普称抗疟疾药物氯喹和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早期试验结果“非常令人鼓舞”时,福奇表示,“没有有力证据”显示其可以有效治疗新冠肺炎;特朗普表示距离新冠疫苗面世已很接近,而福奇一直称,疫苗大规模应用很可能要“一年至一年半时间”;白宫坚称新冠检测试剂盒充足,但福奇坦言“美国目前的检测能力尚不能满足需求”。

安东尼·福奇:敢与特朗普唱反调的“网红”

福奇在家中以视频会议的方式参加国会听证会。

3月20日人们还在白宫疫情简报会上看到滑稽一幕——当特朗普发言时,站在总统身后的福奇竟然忍不住偷笑起来。

不少美国人为福奇敢于“唱反调”捏把汗。3月23日,福奇缺席白宫疫情通报会,在社交媒体上迅速引发猜测,公众在推特上发起“福奇去哪儿了”“让安东尼说话”等热门标签。第二天,特朗普公开回应,称自己与福奇“相处融洽”,并对福奇加以赞赏,这才让不少民众“松了口气”。

特朗普对福奇的赞赏有些言不由衷。很快,当他发现福奇的支持率远远超过他时马上就酸了。据美国《国会山报》7月28日报道,特朗普在白宫发布会上说,“他有这么高的支持率,那为什么我及联邦政府在新冠问题上没有很高的支持率呢?记住,他是在为本届政府工作。他与我们并肩作战。我们本可以去找其他人,不一定非得是福奇博士。”他还说,“没有人喜欢我。那只能是我性格方面的原因了。就这样吧。”

满满负能量获好评

“不断有人问我:‘你认为9月或11月,会有第二波病毒吗?’我们甚至还没有走出第一波病毒。我们完全陷入了第一波病毒当中。”“如果所有的实验疫苗在后期临床试验中都证明有效,那么到2021年4月才可能有足够的疫苗为普通人群接种。”

公开发言中,满满负能量的福奇却又都被证明判断准确,这似乎让特朗普很恼火。很快,白宫发动攻击,负责公关事务的副幕僚长丹·斯加维诺分享了一幅福奇的漫画,画中的福奇被描绘成了一只水龙头,在向美国经济倾倒冷水,然后让那些水流入下水道。特朗普指责福奇犯了很多错误:“福奇的投球臂(指他有一次为棒球比赛开球)实际上比他的预测要准确得多。”

一些美国媒体报道,福奇已被一些极右翼分子和阴谋论者盯上,面临的安全风险加大,甚至受到死亡威胁。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采访时,福奇说:“我已经选择了这样的生活,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没有谁能阻挡福奇说真话。9月26日,白宫玫瑰园举行了大法官提名仪式。包括特朗普在内的30多人在参加这场活动后感染新冠病毒。福奇毫不客气地指出:“我认为数据说明了一切。白宫出现了超级传播事件,当时情况是,人们聚在一起且没有佩戴口罩。”佩戴口罩是白宫发布的美国公众《应对新冠疫情行动指南》中所特别强调的。

安东尼·福奇:敢与特朗普唱反调的“网红”

福奇在参议院作证,他警告说,如果美国的新冠疫情形势得不到逆转,全美将有可能每天增加10万病例。

10月,特朗普竞选团队找到了“消费”福奇的方法。一则宣传特朗普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广告引用了福奇一段赞美的话。然而,视频被扯掉了上下文,使它看起来是在赞美特朗普,实际上福奇是在称赞新冠病毒工作小组。

对此,福奇立即发表一份声明,“在我近50年的公共服务生涯中,我从未公开支持过任何政治候选人。那些共和党竞选广告中出自我的言论并没有得到我的允许,而且被断章取义了。”福奇还警告称,如果自己再出现在竞选广告中,可会对特朗普团队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福奇说,“他们违背我的意愿做这件事,实际上是在骚扰我。”

对此,特朗普淡淡地说:“福奇是民主党人。”他希望将话题转向党派之争。

少年经历立志科学

人们好奇,美国人最信任的福奇是如何成长的。《华盛顿邮报》一篇文章似乎给出了线索。福奇于1940年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郊区一个意大利裔美国人家庭,父母经营一家药房,福奇一家就住在楼上。

福奇的父亲是一名药剂师,母亲和姐姐负责收银。少年福奇像许多男孩一样喜欢骑自行车,只不过他的自行车筐里装着为顾客开的药。在开始治疗病人之前,他老早就给他们送药,如果幸运的话,还能挣点微不足道的小费。

正对着药店的是圣伯纳德教堂,这里举行弥撒和圣事,也举行体育活动,对一个10岁的孩子来讲,体育活动的诱惑力要大许多。加入这里的教区篮球队第一年,福奇斩获一只奖杯,之后,他继续在曼哈顿上东区的里吉斯高中打球。西奈山-纽约大学医护系统前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杰克·罗伊称:“关于福奇,你确实有必要知道,他身高5英尺7英寸(170厘米),却是他所在高中的篮球队队长。”

后来,家族生意和神父的劝告吸引他去从事医药行业。他在圣十字学院上了医学预科,但被招入了一个他所称的“奇怪项目”,该项目将典型的医学训练与希腊经典融为一体 :“ 哲学、心理学、伦理学、认识论。”学院教会了福奇如何理解人的身体,也教会了他如何思考人生价值。

然后是康奈尔大学医学院。入学前的一个夏天,福奇在曼哈顿的一个建筑队工作,这个建筑队负责建设这所研究生院位于曼哈顿的新图书馆。“我记得,我们过去常常闲逛,吃三明治,喝苏打水。有一天的午餐时间,我走进了那里的礼堂。”他头戴安全帽,身上沾着水泥和灰泥。没多久,一名保安来了,要他离开,因为他的工作靴弄脏了地板。

1966年毕业后,福奇正式步入医生行列,成为纽约医院- 康奈尔医学中心的一名内科医生。两年后,他进入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成为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临床研究实验室的临床助理。自1984年起,福奇开始出任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他一直奋斗在美国抗击新发流行病的最前沿——从艾滋病、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甲型H1N1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埃博拉,直到这次新冠病毒。

防治艾滋病立威信

上世纪80年代,抗击艾滋病让福奇成为当之无愧的明星。1981年夏,福奇获悉,洛杉矶有5名患者患上了罕见的肺炎。几周后,他在一本医学杂志上读到,纽约的一批患者和旧金山的一位患者得了一模一样的病。

所有研究对象都是男性,所有男性都是同性恋者。福奇知道这不是巧合。与导师的建议相反,他将实验室的关注重点转移到了艾滋病上。1982年1月,福奇收治了他的第一位艾滋病患者。后来,他的大多数病人都活了下来。

艾滋病远不只是医学挑战。40年前,很少有人公开谈论一种通过性方式传播、正在男同性恋社群中肆虐的病毒。很多美国人宁愿相信在街上与艾滋病人擦肩而过就会被传染。还有些人将艾滋病视作上帝之赐:是对同性恋者、瘾君子和无拘无束的生活方式的惩罚。

除了美国普通民众,美国的政客和医学界的科学家等社会精英也避免与艾滋病有任何瓜葛,这部分源自对同性恋者和瘾君子的歧视,这些人是艾滋病的主要致死对象。到1984年,福奇意识到,他终于有理由接受一份他曾竭力回避的工作——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

那一年,全球艾滋病感染者增加最快,8年后,美国的艾滋病感染人数达到巅峰。自那之后,他才得以占据一个足够显著的位置,获得必要的资金和关注,以研究据他猜测“将主导该领域的新型疾病”。在1990年的旧金山国际艾滋病大会上,福奇支持允许感染者获得仍在试验中的药物,当时媒体报道称,这个国家见证了一位顶尖医生在呼吁打破统辖传染病防治领域几十年的规则。

福奇意识到,他不仅要在治疗艾滋病方面取得成绩,还要唤醒全社会的关注和社会意识的改变。福奇开创了他眼下尽人皆知的策略:在一家又一家媒体机构露脸,直到公众对他的现身几乎形成了巴甫洛夫式的反应——这家伙是这个国家的家庭医生,他说的可能是对的。事实证明,福奇是对的。从里根开始的6任美国总统都仰赖福奇,从他那里获得公共卫生方面的建议,而福奇也成为美国人最信赖的人。

快评:反对意见何其珍贵

福奇让特朗普羡慕嫉妒恨,但有理由相信,他的知名度并非一日之功。

从医治艾滋病,到推动公共卫生政策改革,福奇一直站在主流社会的对立面,政治家和医学同行都曾反对他。但福奇坚持站在科学的一边,事实证明福奇是对的。

在新冠疫情期间,福奇又成了特朗普的反对者。人人知道特朗普想成为美国经济的拉拉队长,他一直对新冠疫情轻描淡写,不免让人怀疑,他并非为了美国人的生计,而是为了自己能在11月成功连任总统。但福奇不理会大老板的小心思,也许福奇并非是反对特朗普这个人,他将这场危机仅仅理解为一个科学真理问题,即便特朗普很可能认为其大统领的权威受到挑战。

除掉自己麾下的一个低级别的反对者,对于特朗普来说本是易如反掌。但当看到仅仅是福奇露面频率降低就引起了轩然大波,特朗普不敢走错这步棋。应对新冠疫情的共识也有一个形成的过程。美国也有些人公开表示不喜欢他就新冠疫情所说的“减少聚集”等类似的话,认为这妨碍了行动自由,福奇和家人还收到了死亡威胁。但经过媒体报道,以及特朗普不遵守他自己参与制定的《应对新冠疫情行动指南》而感染新冠病毒等负面新闻不断被报道和讨论,人们逐渐形成共识,大家相信的不是福奇这个人,而是他所坚持的科学。

可以看到,从反对意见到成为主流意见,福奇遇到了不少障碍,但他最后成功了。这个成功并非只因他的坚韧,而是有赖于制度的保障。如果一上来就说福奇“造谣”,或者认为他冒犯了总统,要求他走人,那可以断定,这并非是福奇一人的不幸。

文 马特

编辑 韩哈哈

图片支持 新华社

下载“北京头条”APP

吴超:为难民的一个微笑欣慰

赵元立&杨燕君:大爱至上 仁心仁术

攀登无涯!“2020珠峰高程测量”幕后的故事

孙松林:以“5G速度”书写信息时代

石倚洁:放歌路上坚持的人

刘刚:先锋志愿者 抓铁要留痕

康辉:平凡人 不凡路

「 2020年10月29日 《夺冠》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安东尼·福奇:敢与特朗普唱反调的“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