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诈骗犯流窜至中国游戏人间,重操旧业即被当地青年打回原形

国内美橄界有一个友邦人士,也算小有名气,当然主要是坏名气。但是作为一个诈骗艺术家(con artist),他在中国美橄界一套rawlings盔+甲卖6000RMB的小故事,只是他诈骗行为艺术的一个小小点缀而已。

此君,我们暂且叫做K。

美国呢,有个法院文件公共查询系统,叫做PACER,是可以查询到一个人成年以后所有涉及到的诉讼的。地址如下:https://pcl.uscourts.gov/search

美国诈骗犯流窜至中国游戏人间,重操旧业即被当地青年打回原形

一共有5起事件。

3期破产,最可悲的是2013年5月的那一起,因为没有付文件费(十几美金),导致破产申请失败。

Discharge Denied是什么意思呢?就是破产保护被拒绝了。

1995年的案件最简单,我们的主人公还是个富三代的时候,从富二代父母手里接管了一家苗圃农场。结果呢美国人太懒,工资太高。于是K君就伙同西裔美国人F君,找来27个墨西哥非法移民。

这些非法移民的处境大概就是,一天工作12-14个小时,30个人(另外3个是其他地方的用工),一起住在一栋2层的House里面,拿的工资正好覆盖率他们的租金和伙食费。(资本主义的丑恶嘴脸)

然后终于有一天警察突袭了这个地方,抓了30个非法移民,发现他们的老板都是K君。

审理历时1年,K君就通过做F君的污点证人,成功达成协议只判了半年,而作为二鬼子的F君则直接被判5年(后来上诉了很久,因为他不服啊)。这种情节从《The Practice》到《波士顿法律》到《傲骨贤妻》到《金装律师》见得太多了。

捡完肥皂出来之后,至少到了2006年,都是相安无事的--除了离了次婚,也没发生什么其他事情。

可查的犯的第二件事情发生在2006年-2008年之间,记录并不在K的关键词下面。犯的事情不大,75000美元的商品,是放纺织线的那个圆柱体。因为走海运,客户要求把两头的盖子换成金属的来抵御颠簸。K君说换成硬质的ABS塑料就行,然而结果是他换成了更廉价更低质量的塑料,运到美国后各种破损。连带损失高达100万美元。

于是客户D向法院起诉,Southeast Asia Direct Limited(简称SADL)违约,要求赔偿全部损失。结果SADL说K君不是他们的雇员,虽然两家公司是有渊源,但是SADL是后来在香港成立的,K君是代表Southeast Asia Direct LLC去谈的,LLC是个伊利诺伊的公司。Dyno起诉的是SADL,香港公司,伊利诺伊北部法院没有管辖权。最后的公开文件结果是法院最终不予受理。

后面的官司是怎么进行的,Dyno怎么挽回损失的,公开文件没有显示。但是已知信息是,2012年前一期结案之后没多久,K君就因为欠下了一屁股债申请个人破产了。

2013年3月因为拒绝付给前妻带的儿子抚养费,被逮捕并且拍了劳改照

美国诈骗犯流窜至中国游戏人间,重操旧业即被当地青年打回原形

2013年5月申请了第一次,因为交不起文件费,导致作废。

2013年11月再次申请,终于凑够了文件费,申请了破产。

美国诈骗犯流窜至中国游戏人间,重操旧业即被当地青年打回原形

一屁股这个量词究竟是多少呢?法庭文件显示是328万6711美元。

总之交完这些个材料,他就拍屁股走人了,之后的历次债权人会议全都翘掉了,为什么呢?因为他早就跑到中国发财去了。最后法庭终于忍无可忍了,2014年5月底终于判了他一个藐视法庭,并且下了逮捕令,这个藐视法庭的逮捕令相对来说比通缉令的严重程度低一些,就是警察想抓你就抓你,但是也不是非得特意抓你的。

这个时候这位K君正在得意地在中国骗钱骗炮,还顺便成为了一支业余橄榄球队的教练,声称自己在伊利诺伊和威斯康辛两个州都拿到过州冠军。此时,美式橄榄球在这个二三线小城市刚刚萌芽,新接触这项运动的年轻人以为真的遇上了美国的大触级人物,纷纷折服。其中一位少年为了习得上乘美式橄榄球功夫,对K君更是俯首帖耳、鞍前马后,K君甚是欢喜,对其视如己出,并点名让他作为球队四分卫,我们暂时就称他为“干儿子Z”。

建队到1、2个月的时候,球队准备购置装备,K君自称以前在美国做教练的时候认识Schutt的老板,可以走量便宜,1500搞定甲和盔。于是大家在5月的时候兴高采烈地交了1500,等着成套的Schutt盔甲(以最便宜的XP配FLEXHD甲来算,单独买至少得2200)。可是拖到6月份也没见盔甲的消息,K通过他的中国干儿子Z,说撞裤、皮带、牙套、防撞衣、护肋都一起买了,要5000-6000不等。

这个时候不少人就蒙圈了,怎么盔和甲只要1500,这些个小东西要3000以上?为了不影响团结,也为了早点拿到装备可以打正式比赛,尽管有些人一个月工资到手只有1000多,大家还是把钱付上了。

装备是第一场比赛前的3天到的,Rawlings的头盔、和肩甲,走量的话差不多就是1500。号称800的护肋一个都没有到、防撞衣一个都没有到、号称120的护齿,跟淘宝上12块的是一样的。

而且训练了一次,就上场比赛了。

美国诈骗犯流窜至中国游戏人间,重操旧业即被当地青年打回原形

“我们伊利诺伊州法律规定,高中赛季前2周才能上甲训练的,没事。”--K君,2014年7月。

后来的事情圈内人都有所耳闻了。K君号称可以带领球队夺得中国业余联赛冠军,在赛场上遭遇了滑铁卢,也无法拿出证据证明自己没有欺骗买装备的队员。于是,膝盖比较直的那群彻底将K君赶走了,然而还是有一些站不起来的,依旧选择维护他,也离开了球队。

要补充的是,K君在中国骗的不止一起,确认的至少有一起某酒吧女老板被骗财骗色。

与女老板不同的是,被骗装备的人当中,至少有一部分团结了起来,没有认K君做干爹。这当中有一部分有识之士,会查询美国的公共法庭文件系统,查询到了K君的破产记录,并且联系到了其中一个债权人的代理律师。有识之士与该律师建立了深入的合作,并且在得到K君要回美奔丧的信息之后,立马通知了该律师。该律师也是非常尽职尽责为客户服务的,马上通知了警方在边境布控(他的逮捕令的严重程度不高,警察一般只会去他住址附近定期找找他,找不到就算了,除非有人提供他的行踪线索),一下飞机就逮捕了他。

该律师的律所也把这件事情列为了他们调查项目的高光表现:

美国诈骗犯流窜至中国游戏人间,重操旧业即被当地青年打回原形

如上所述,因为藐视法庭,回美遭到逮捕之后,K君又收到了联邦检察官的逮捕令,罪名是诈骗罪----这里面离不开Gair律师及其团队收集的证据。

破产的事情很快就被判拒绝破产申请了,于是就引入了他传奇的诈骗案:

检察官的起诉书中声称,K君一共做了6起手法类似的诈骗案,总共涉及金额约100万美金。

其中证据最确凿的一个案件梗概如下:

K君联系到了受害人A(https://www.jgcustom.com/about.html ,根据几段法庭文件,应该是这个Goodman,破产案件当中,K君自己声称欠了他39万美金),一个家具设计师,说我这边有认识中国的厂家,可以生产各种卫浴产品和五金件,你只要出设计,我这边就可以出廉价的产品。到时候收入和成本我们对半分。

为了让骗局更加真实,K还假冒了加拿大的一家公司C的雇员B来提供订单、并且受害者A进行邮件联系。而加拿大公司C和他的雇员B都真实存在的,只是A接触到的都是K假冒的。

八字看上去刚有一撇的时候,K给A发邮件说自己已经付了一半预付款给中国的生产厂家,并且附上了伪造的11万美元的收据,从最初的你爱交不交,到后来的不交不行,中国人说不给预付款不给生产,还伪造雇员B来发邮件说最好要早点交货。面对上下游“两面夹击”,A君就打给了K君10万多美元,之后他就失踪了。

美国诈骗犯流窜至中国游戏人间,重操旧业即被当地青年打回原形

经检察官查明,这10万2000度美元,是打给K的朋友1号的,K欠了他2万多美元,所以扣掉这些,1号打给K8万1500美元。这8万多美元当中:

24000美元给了他前妻,作为抚养费,注意这年3月他因为拒付抚养费被逮捕过。

5000给了他住的公寓,作为租金

10000给了当时现任妻子的公司

10000给了他小孩上学的学校作为学费

7000给了他母亲

没有一分钱是给中的制造商的。

2014年底被捕之后,K在看守所待到了15年初,最后以50000美金交保候审。

2015年5月大陪审团决定起诉K(百度“大陪审团制度”)。直到2016年2月还是取保候审状态,只是他需要被监视居住,护照上交,并且不得离开伊利诺伊州。

2016年5月达成对第一项诈骗的认罪协议,承认诈骗了A 10万2000美元,并且造成了A 50多万美元的损失,建议判处27-33个月,并处25万美金或者造成损失的全额的罚金。

本来按照美国的检察制度的尿性,6项诈骗,认了一项的罪,跟联邦检察官达成协议,后面5项就不再追究了,一般来说关个30个月又可以出来诈骗了。

但是我们的这位神奇的诈骗艺术家并耐不住寂寞。法庭文件显示,就算是2015年保释以后,被关在家里限制外出的情况下,他还是能进行遥控诈骗。联邦检察官称,K君在此期间,故伎重演,通过他哥哥一同在北卡州开设了一家经营酿酒设备买卖的公司,骗一家当地的酿酒企业说,有中国的便宜的设备可以进口,总共53000美元。K君如法炮制,要求受害企业付一半也就是26500美元左右的预付款给“中国生产商”。受害人付了款1、2个月之后,想要跟K君面对面谈一次,K君都不能离开伊利诺伊州,怎么跟他在北卡州碰面呢?

于是K君表示,我已经在中国了,我在中国还有老爷车业务,顺便准备看一看给你的那个酿酒锅炉。

(如果受害者这时候长点脑子,就应该马上报警了,因为他们居然是用短信沟通的!?出了国谁会跟你没事几百条短信沟通?!)

又过了几天声称,货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发货了,你快把剩下的钱给了吧,否则中国厂家不收到全款不会发货的(again!),你还要不要开酒厂了?当对方提出一堆问题之后,K君再次消失。直到n个月后,“从中国回来”的K君回复说,因为你没付全款,所以货已经卖给别人了。对方要求退还预付款的时候,就再也没了音讯。受害者迅速报警,经过警方调查,发现:

26500美元,是汇给公司账户的,80%是K使用,剩下来20%是K的弟弟使用,因为K欠了他弟弟一定的债。

剩下的钱,439元马上被取出了,11842.24元在伊利诺伊州被用作购物、餐饮等日常花销了,2460元直接被取现了,还有5000元汇给了K的刑事律师。依旧没有一分钱汇给了中国公司。

并且K向受害人提供的草图实际上是温州一家企业的草图,而美国大使馆的调查人员与该温州企业取得联系之后,发现草图是K的公司向温州企业索要来的,之后再无联系他们生产。

于是检察官提请法院没收保释金,对其进行收押,并且把认罪协议的建议量刑提高到70个月,剩下5项指控和新增一项诈骗指控继续审理。

为了不被收押,暂时多享受几天自由的日子,K君伙同国内的假律师、干儿子Z,也就是某位一个战术18个Option的神奇“四分卫”,向法庭提交了一项“中国律师”也就是干儿子Z的声明。说京州(化名)市的某企业收到过K的汇款14300对美元,是生产该设备的。

然而不得不佩服美国大使馆的调查能力,由于上海领事馆忙于应对G20事宜,所以最后辗转委托了成都领事馆的调查员进行了调查。调查员打给了京州市的律师协会,发现并没有Z这名注册律师。

综合其他证据,以及这一项最恶劣的伪造证据、妨碍司法公正罪行,法院裁定,吊销保释金,即刻收押。可以说干儿子扔出了他人生中第9999次抄截。

后来干儿子仍然不放弃,甚至让京州的这家企业提供了盖公章的证明,说钱收了,货发了,半路上运输坏了,建议你重新下单吧(前面K可是告诉人家货给别人了的,而且没有退款)。在这里真是要用炒股票的经验告诉干儿子,一定要及时止损,不要不停补仓!

虽然收押了K,而且案件证据也算比较确凿,但是还是被拖了很久。K作为诈骗艺术家,主要用了3招,第一招是装病,说自己有神经病,要看医生。看了他这么多法庭文件,这条是最可信的。第二是,解雇自己的律师,并且引用宪法第六修正案,要给他时间找律师。第三是直接耍赖,不肯出庭,要架着去出庭。

然而撒泼也是要有限度的,最终法院给他的期限内他没有找到自己的新律师,于是法院指定了公设辩护人。目前设定的宣判日期是2017年5月31日,中部时间10点30分。

希望判他个100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美国诈骗犯流窜至中国游戏人间,重操旧业即被当地青年打回原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