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评丨一万句道德谴责比不上一个对医生的安保措施

广州中山三院一医生出诊时被砍,让人震惊。嫌疑人已自杀,被伤医生无生命危险,伤情较为平稳,但嫌疑人挥刀在医院乱砍、医护四处恐慌奔逃、甚至保安都在躲藏的视频,还是让人触目惊心。一个医生的话写出了很多医护的痛心:我们在医院里奔跑的场景,应该是去抢救病人,而不是为了逃避行凶者对我们的屠杀。我们的白大褂是用来治病救人,而不应再染上同事的鲜血。就在前一天,马鞍山一医生遭患者家属殴打疑似脊椎损伤,连发的伤医事件使医患关系又蒙上了厚重的阴影。

热评丨一万句道德谴责比不上一个对医生的安保措施

广州被砍伤的医生,曾支援过武汉,在抗疫时拼过命,这让人们更加愤怒:这疫情还没结束,怎么就这么对待医生了?如潮的谴责指向那些伤医者,每一次伤医事件后,这种道德谴责都会形成一波澎湃的声浪,将伤医砍医者视为全民公敌。但说实话,这种谴责越激烈,越让人感觉无力,挥舞着屠刀、陷入疯狂的人,是听不进这种谴责的。谴责也许只是满足舆论的一种共情幻觉和义愤宣泄,对医生安全感毫无助益。一万句道德谴责,可能都比不上一个具体的、实在的对医生的安保措施。

热评丨一万句道德谴责比不上一个对医生的安保措施

广州这次伤医事件中,一个让人感觉刺眼又痛心的场景是,医院四处奔逃的人群中,除了医护,还有医院一个看起来年迈的保安。有些人把矛头指向保安,觉得保安不应该躲闪,应该与施暴者搏斗,履行保护医护的职责。说真的,看到那个保安并不魁梧的身体和并不年轻的年纪,真说不出谴责的话。面对持刀行凶的人,一个手无寸铁的、年迈的保安,逃命可能是一种本能。这种场景,见证的可能不是保安贪生怕死,而是医院安保的形同虚设,一方面医院没有配备精干的、专业的、可以对犯罪分子形成威慑的保安,一方面保安缺乏应有的器械,不能让人用性命去承担安保工作、用身体作挡刀的盾牌啊?

一万句激烈的道德谴责,比不上给医院配置几个身强力壮的保安,给保安配置可以抵挡暴力攻击的专业器械,让医护人员有专业的安保防护。

还有一些安保措施可以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比如专业的安检,可以挡住很多可能成为伤人武器的刀具进入医院,不少医院目前都开始设置安检。此案中,这个人的刀是怎么带到医院的?医院是否有起码的安检设置?不要说防不胜防,不要说有多丧心病狂,如果有基本的安检防范,起码可以挡住很多这样的刀进入医院。为了医生有一个安全的从业环境,可能没有多少患者会觉得进入医院时承受一定程度的安检会是多大的麻烦。

热评丨一万句道德谴责比不上一个对医生的安保措施

是的,这种伤医事件后可能有很多根源,有医疗机制需要逐步推进的问题,有患者对医疗不够科学理性的期待等问题。深层的社会问题,需要慢慢去化解,但很多具体的安保措施,是可以立刻着手去做的。医护们不需要空洞的道德赞美,不需要那些无力的道德谴责,首先需要的是可以阻挡攻击和伤害的基本安保措施。(文丨曹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社会 » 热评丨一万句道德谴责比不上一个对医生的安保措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