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为大一女儿招保姆引热议,“我有钱,难道还不能请个保姆吗”

导语:现在的孩子都是爸妈的掌上明珠,巴不得把最好的都给孩子,让孩子得到更好的生活,不让孩子受苦受累。

特别是一些家庭,从小为了让孩子专心学习,从不让孩子做一点点家务活,直到孩子上大学也没法完成最基本的生活自理。有的父母就想出,为孩子请一个保姆,帮孩子做家务,照顾孩子的生活起居。

母亲为大一女儿招保姆引热议,“我有钱,难道还不能请个保姆吗”

近日,湖北襄阳。刘女士在朋友圈招聘保姆,照顾大一女儿,帮她洗衣做饭,引发热议。刘女士称平时自己和先生工作都很忙,还有生意要做,实在抽不出时间照顾女儿。

女儿从小就没做过家务,现在上了大学,怕她照顾不好自己,便想要招聘一位保姆。她说这个钱花得一点也不心疼,只图个安心,还说现在很多父母都这样为孩子在大学请保姆。

母亲为大一女儿招保姆引热议,“我有钱,难道还不能请个保姆吗”

刘女士的朋友圈发出后,她的好友评论褒贬不一,有人感叹“这是真千金”,有人不解“孩子都上大学了,还要保姆伺候。”也有人同意说,“做父母的,不操心是假的。”

这事儿很快在网上传开,引起网友们热议,不过网友们却吵翻了,分成典型的两派,一方认为人家有钱,爱怎么花怎么花,另一方认为这是典型的巨婴没错了。

母亲为大一女儿招保姆引热议,“我有钱,难道还不能请个保姆吗”

不会做家务,请保姆照顾,就是巨婴了吗?

我认为这个事情应该分开来看,如果家庭条件允许,有能力请保姆,为孩子分担家务,完全没什么问题。

怕的是另外一种,明明家里经济情况不允许,硬要打肿脸充胖子,为了虚荣或者溺爱而为孩子请保姆,就不是明智之举了。我其实主要想说说第一种情况,我有钱,难道还不能请个保姆吗?

哪怕我们毕业后,有了自己的工作,经济完全可以独立,我还是不会做家务,难道也不允许我请一个保姆吗?

我看了网友们的评论,很多人批判这个母亲太溺爱孩子,孩子已经上大一,完全可以生活自理。孩子事事依赖母亲,简单的家务都做不了,完全就是一个巨婴。

母亲为大一女儿招保姆引热议,“我有钱,难道还不能请个保姆吗”

什么是巨婴?

就是有了成年人的年纪和身体,但心智还停留在婴儿阶段。这类人极度自私,只求索取没有奉献,绝对的以自我为中心。他们完全活丰自己的想象世界,严重脱离现实,不能接受与自己预期不符的事物。

心理学家武志红曾说:“有些中国人的心理年龄,没有超过1岁,还停留在口欲期。”

比如,前段时间上海街边发生这样一幕。一中年男子冲向前面一位上了年纪的阿姨,暴力地把她抱起摔下,阿姨无力抵抗被按倒在地。

男子后面愈加过分,脱掉上衣抽打阿姨的头部,最后直接把衣服甩到阿姨的脸上,拖着阿姨前行。男子的举动惊动附近的保安,但他不顾大家的制止反而拿起扫帚想要殴打阿姨。

你是不是以为,他们之间有天大的仇恨?

殊不知,他们是一对母子。当天,男子向母亲索要2万块钱还银行贷款,但母亲说自己没钱。男子要求母亲跟别人借,母亲拒绝后,他就暴打母亲。

母亲为大一女儿招保姆引热议,“我有钱,难道还不能请个保姆吗”

生活中,有太多这样的中国式巨婴,心安理得地啃老,并且“拒绝”长大。他们看似成年,实则如同婴儿。他们虽然生理年龄已经是成人,但心理年龄仍似婴儿。

一旦要求得不到满足,他们就会像没断奶的婴儿一样撒泼、哭闹。他们就像吸血鬼,吸干父母的血还不满足,恨不得吃掉父母的肉。

母亲为大一女儿招保姆引热议,“我有钱,难道还不能请个保姆吗”

再比如,去年合肥女子拦高铁事件。女子的丈夫被拦在检票口外,她不顾高铁误点,直接用身体堵住即将关闭的车门,无论乘警如何苦劝她也不听,非要死守车门,等她丈夫赶来。

旁边的乘客实在看不下去,提醒她的行为不仅危险,还违法,她开始歇斯底里,怒吼,乘警一次次将她拉出车外,她双把挣扎着把脚挤高铁门内。就这样,全车人陪着她一起“等老公”。

这场闹剧整整持续了五分多钟。事后,该女子还接受采访,并自以为是地说,“我觉得动车在一个站就停10分钟,我还剩2分钟,我为什么就不能上车呢?”

母亲为大一女儿招保姆引热议,“我有钱,难道还不能请个保姆吗”

该女子的行为完全是以自我为中心,只顾自己的目的,不管规则、无视道德,枉顾公共安全,在他们的认知中,整个地球都应该是围绕着他们转的。

也就是说,巨婴不巨婴,重点是在心智是否成熟,能否控制自己的情绪,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有没有产生一些过激的行为,跟会不会做家务貌似没什么直接联系。

有的人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在优渥的环境下长大,十指不沾阳春水,她们不会做家务,因为她们真的不需要。不做家务不等于巨婴,请保姆也不等于巨婴。

母亲为大一女儿招保姆引热议,“我有钱,难道还不能请个保姆吗”

知乎上有这样一个问题,女人不做家务就一定要被批判吗?

其中一个高赞回答说,我觉得家务跟男女无关,跟谁赚的钱多谁赚的钱少无关,跟你漂不漂亮无关,跟婚前婚后也无关。

最理想的状态,当然是我们有经济能力请保姆承担家里的大小家务,维修直接付钱请物业;次之是把部分家务交给清洁工做。

如果经济承受不了,家务就应该由我们双方共同承担,因为任何时候,我们都是平等的个体。

我不希望因为我赚的钱少,就成为另外一个人的附庸,除了伺候她讨好她一无是处;我也不会因为我赚的钱多,就在家里作威作福,所有家务都推给女朋友做。

深以为然。

要不要做家务,无关男女,要看彼此的想法和实际经济能力。有条件就请人,没条件就自己动手。

母亲为大一女儿招保姆引热议,“我有钱,难道还不能请个保姆吗”

为什么面对这样一件事,部分网友不假思索地就指责这个女儿,说她是巨婴呢?因为他们躲在键盘后面,随意敲打键盘,不用为那些文字付出任何代价。

其实他们不明白,语言有时候会成为一种凶器。无论刘女士及女儿要不要请保姆,那是她们自己的选择,我们没有资格过多评论。

毕竟,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她如果可以一辈子不做家务,她可以一辈子请保姆,那是她的权利。

《我们与恶的距离》中有句话:“你连自己的真相都看不清,还想看清楚世界的全貌”,连自己的生活都没过明白,凭什么对别人的生活横加指责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母亲为大一女儿招保姆引热议,“我有钱,难道还不能请个保姆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