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记者天路行

2006年7月1日,全长1956公里的青藏铁路全线通车。这条东起西宁、南至拉萨的“人间天路”,创造了海拔最高铁路的世界奇迹,对于促进青藏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建设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也是从那天起,武警青海、西藏总队的近千名官兵走上了守护这条“天路”的特殊哨位。10年来,这群守护兵在海拔最高的隧道执勤,在最长的高原大桥上站岗,在最艰险的无人区巡逻……他们用青春、热血、生命、信仰,在“天路”上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让人扼腕落泪、感叹沉思和净化心灵的军人奇迹。

2016年7月1日前夕,记者赶赴青藏高原,从西宁一路驱车驶向拉萨,穿柴达木盆地、跨昆仑山、走可可西里、翻唐古拉,在生命禁区的哨位上探访武警官兵创造的军人奇迹。

今天记者带你走进青藏铁路格尔木火车站执勤点: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从地图上看格尔木至拉萨路段,青藏公路和青藏铁路犹如两条吉祥的哈达在可可西里保护区时而并行、时而交错,令人神往。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在前往格尔木途中,随着海拔逐渐升高,沿途两边荒无人烟,寂静辽阔,盐碱土壤使得草木难以生长,只有骆驼刺一坨坨地顽强与恶劣自然抗争。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记者沿着青藏公路奔赴近500公里外的青海省格尔木市。

青海格尔木火车站

海拔2829米,青藏铁路最大中转站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格尔木火车站位于青海省海西州格尔木市,海拔2829米,于1979年启用,距西宁站814公里。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现由武警青海总队二支队十中队担负巡逻任务。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每日有4列旅客列车在此站始发或者终到,14列旅客列车停靠此站。

中队概况

陪伴是最长久的告白,坚守是最诚挚的信仰

武警青海总队二支队十中队前身为武警吉林总队某中队。改编以来。先后参与2010年格尔木抗洪抢险、2010年玉树抗震救灾等重大任务。2010年因在玉树抗震救灾中成绩突出,中队荣立集体二等功。连续四年被总队评为基层先进中队,连续三年被总队表彰为先进基层党组织,被中共青海省委评为先进基层党组织。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记者与中队官兵合影

锻造高原劲旅,争做瀚海卫士

武警青海总队二支队

武警青海总队二支队自2013年度合并组建以来,立足驻地实际,采取野外驻训的方式,坚持从严从难从实战出发摔打部队,不断提高部队反恐致胜能力。通过三年来不断摸索,从一开始的单一大队驻训到现在的重点力量驻训和全部队走训相结合的方式,部队整体官兵的单兵素质和分队反恐处突能力有了明显提高,官兵的近身搏斗技能有了质的飞跃,应对突发情况的处置能力有了显著提高。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支队野外驻训营地,东西宽420米,南北宽130米,占地面积约55900平方米。已建设完成射击训练场、300米障碍训练场、400米障碍训练场、战术训练场、器械训练场、投弹训练场、反恐模拟街区训练场、工兵防化专业训练场、装甲车射击训练场、特种驾驶训练场、擒敌搏击训练场、刺杀训练场。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驻训场设自卫哨兵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每年3月至11月,轮训官兵在夏天热、冬天冷的野战帐篷住宿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官兵洗漱用水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这儿蚊子猖獗,风沙漫天,官兵自制纱巾,既防蚊又防沙

聆听官兵心声

他们,是部队的主体和基座,他们身上蕴含着无穷的智慧和力量,他们的心灵最纯洁,情感最丰富,故事最感人。正是有了他们,才有嘹亮的天路歌声。感受他们,在青藏铁路沿线的战位哨卡,在昆仑山隧道的雪绒花里,在广袤无垠的可可西里,在环境恶劣的高山林海,去聆听他们的心声。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一条天路,承载着梦想与超越——王红兵(上尉,甘肃甘谷人)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天路情系你我他——高崧(列兵,河南三门峡人)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一条青藏线穿越历史与未来——吴泽(列兵,河北邢台人)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祝贺青藏铁路开通十周年——季亚洲(列兵,江苏连云港人)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守护天路,就是守护故乡——吴昊(列兵,四川南部人)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一条通天路,温馨千万家——蒋友彬(列兵,四川宜宾人)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上了青藏线,就是做奉献——杨淳宇(列兵,四川阆中人)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我们是天路的忠诚卫士——张振群(中士,山东临沂人)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我之所以能是因为我相信能,拼一个春夏秋冬,换一生无怨无悔——胡明(中尉,重庆潼南人)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古之成大事者,必有坚韧不拔之志——姜奕博(下士,河南驻马店人)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宁让生命透支,不让使命欠账——李斌(下士,青海西宁人)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士兵的胸膛,祖国的屏障——刘衍辉(列兵,四川宜宾人)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将来的你一定感谢现在努力拼搏的自己——宋加宽(列兵,江苏连云港人)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有志者战天斗地,无志者怨天恨地——苏意(上等兵,安徽淮南人)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年轻没有失败,自信创造精彩——孙明楷(下士,河南周口人)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当兵不习武,不算尽义务——王少华(列兵,河南灵宝人)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唐的诗韵,宋的词风——王旭阳(列兵,河南三门峡人)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军不可一日不备,人不可一日没劲——尹高嵩(列兵,河北邯郸人)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我欲乘风破浪,踏遍黄沙海洋——张凌峰(列兵,四川南充人)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现在不努力,怎么证明那些瞧不起你的人是错的——周顺(列兵,河北邢台人)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千里奔程,一心为民——朱俊(列兵,四川宜宾人)

篇外阅读: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格尔木与一把铁锹

“格尔木”为蒙古语音译,意为河流密集的地方,以东是西宁,以北是敦煌,以南是拉萨,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通往新疆、西藏等地的中转站。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与其他城市的发展史不同,格尔木市的形成跟一把铁锹有关——

60年前的那个夏天,为了打通连接祖国内地与西藏的物资保障通道,刚从抗美援朝战场回国的慕生忠将军,征尘未洗便率部进军青藏线。部队行至昆仑山下,慕生忠听说当地有个叫格尔木的地方自然环境不错,便决定在那儿扎营,找了很久也没确定格尔木的具体位置。一天,他们来到昆仑山下一条河流处,有人问:“格尔木到底在哪里?”慕将军环视四周后,将手中铁锹往地上一插:“这里就是格尔木!”于是,部队在河两岸扎下营盘。

1956年4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陈毅元帅率中央代表团去西藏,途中视察青藏线时,在格尔木召开军民大会,他说:“你们要像高原红柳一样,在沙漠上扎下根来,做大戈壁的先人!”兵站部官兵没有辜负老一辈革命家的殷切嘱托,在亘古荒原上创造出奇迹。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在极其恶劣的自然条件和工作生活环境下,慕生忠将军等老一辈青藏线人白手起家,艰苦创业,陆续在这片不毛之地建起了兵站、医院、工厂、农场、学校和整齐划一的营区……完成了格尔木的奠基工程。

从一支部队到一座城市,当年慕生忠将军扎下第一顶帐篷的地方,如今已是天蓝、水清、城绿,成为瀚海戈壁中的一座花园城市。

格尔木市金峰路与盐桥路交汇处,矗立着一座上世纪50年代修建的两层砖瓦土木结构的小楼,这是慕生忠将军当年办公和居住的地方,也是格尔木历史上的第一栋楼房,取名“将军楼”。它是格尔木历史和城市发展的坐标,见证了格尔木市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发展历程。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走在这座城市,就走进了她的故事,见证了她的梦想与荣光。作为格尔木的奠基者,慕生忠将军和他曾经带领的部队,至今仍被这里的军民广为传颂。(框内图文来源网络)

文图:解放军报记者张海华 特约记者王金兵

赵明、南灏、史彦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军事 » 记者天路行|青藏铁路线最大中转站的武警巡逻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