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世大学生为自杀“壮胆”刺死滴滴司机案开庭,受害者家属不满其未道歉态度

厌世大学生为自杀“壮胆”刺死滴滴司机案开庭,受害者家属不满其未道歉态度

▲庭审现场图。图/微信公众号“湖南高院”。

大学生因厌世刺死滴滴网约车司机一案,1月3日上午在湖南省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新京报记者从受害者妻子田女士处了解到,其当庭向法院提出了“重新对被告人进行精神鉴定”的请求,此案将择期宣判。

此外,一名旁听此案庭审的人员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公诉机关建议判处死缓,被告人杨某淇在最后陈述时仅表示,“请法庭依法判决。”

━━━━━

公诉机关建议判处死缓 被告人“请法庭依法判决”

据湖南省高院消息,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杨某淇自2018年上半年开始,产生消极情绪,悲观厌世,逐步发展到产生自杀的想法,因未能坚定决心没有付诸实施。2019年3月23日,被告人杨某淇携带匕首等作案工具独自离开学校寝室,先后在常德市鼎城区某网吧等地逗留至当天22时许,仍然没有勇气自杀。于是想先杀一人壮胆,然后再自杀。

公诉书中称,经鉴定,被害人陈某系他人用单刃锐器刺破心脏继发心力衰竭而死亡。后被告人杨某淇在其前女友的劝说下向公安机关投案。

受害者陈师傅的妻子田女士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对方家属出过几万元丧葬费,但未曾道歉。她表示,已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赔偿,但通过与法院的沟通后获知,对方父母已经没有赔偿的意愿。

3日庭审结束后,田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至于民事赔偿部分,“我们没有要求具体的数额,我们要的是被告人家里的一个态度。刚刚在庭上,杨某淇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

随后,新京报记者联系上一名参与庭审的旁听人员。他向新京报记者证实,被告人杨某淇确实未当庭向受害者家属道歉,只在最后陈述环节表示“请法庭依法判决。”

━━━━━

被告人作案时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 死者家属要求重做精神鉴定

田女士介绍,此案于前不久召开了庭前会议,对方提出了杨某淇作案时患有抑郁症的辩护意见。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此案在常德警方立案侦查阶段,曾对杨某淇的精神状况进行鉴定。受害者家属提供的一份由常德市鼎城区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该局聘请有关人员对“被鉴定人杨某淇是否患有精神病,实施危害行为时有无刑事责任能力”,进行了“精神病和刑事责任能力鉴定”。鉴定意见显示,根据材料和检查,被鉴定人杨某淇诊断为抑郁症,在本案中实施危害行为时,有限定(部分)刑事责任能力。

厌世大学生为自杀“壮胆”刺死滴滴司机案开庭,受害者家属不满其未道歉态度

▲常德市鼎城区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杨某淇在本案中实施危害行为时,有限定(部分)刑事责任能力。受访者供图

对此,田女士曾在警方立案侦查阶段递交申请书,要求警方重新鉴定杨某淇是否患有抑郁症及其刑事责任能力,但因理由不充分被驳回。

此次开庭前,田女士称会当庭提出重做精神鉴定。庭审结束后,她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们家属的意见刚刚在法庭上说得很清楚,要求重新做精神鉴定。”

据湖南省高院消息,庭审中,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被告人杨某淇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向法庭出示了相关证据,并发表了庭审意见;被告人杨某淇进行了最后陈述。

此案未当庭宣判。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

受害者原计划外出打工 “只差几天”就离开常德

新京报记者此前了解到,一名办案民警称,杨某淇和陈师傅两人一路都没有交流,也没有发生什么争吵。二十分钟后,就到了行程的终点。(点击链接,阅读详细报道:大学生刺死常德网约车司机案:案发前临时想杀个人,看自己到底有没有胆量)

陈师傅把车子停下,等待杨某淇下车。但对方趁其不备,突然拿起早已准备好的刀,连续刺向他的脖颈、脸部、胳膊等,足足刺了20多刀才停止。事后负责验尸的工作人员告诉家属,准确的数字是24刀。

在新京报记者此前简短的采访中,杨某淇的父亲称自己是货运司机,长期在外地工作,半个月才回一次家。他并不知道儿子为何会做出这种事情,觉得无论家庭也好、学业也好,都没有给杨某淇太大的压力。他表示,自己也想知道那个晚上儿子究竟受了什么刺激。

杨某淇的一位同学则表示,事发前几个星期,他会在某些瞬间感觉杨某淇的表情很忧郁。至于他厌世的具体原因,同学们也都答不上来。

受害者陈师傅在做网约车司机之前,长期在广州打工,也曾到孟加拉国、印尼等地做过电网基建之类的工作。

他和妻子从读书的时候便相识、恋爱继而结婚。最开始两个人都在广州,后来妻子调回常德的分公司,两人便开始了分居的生活。陈师傅想念妻子和孩子,经常隔一个月便回来一趟,妻子便让他回老家找个工作。

厌世大学生为自杀“壮胆”刺死滴滴司机案开庭,受害者家属不满其未道歉态度

▲受害者陈师傅(右)生前与妻子田女士合影。受访者供图

2017年陈师傅从广州回到常德,花6.5万元贷款买了一辆二手汽车,开始了做网约车司机的生活。一开始,他还在物流公司帮人开货车,只是利用下班的零碎时间来接单。后来公司效益不好,他便从2018年10月开始全职做网约车司机。

案发前陈师傅一家还在还车贷,每个月2800元左右,只差最后七个月。两个孩子日渐长大,夫妻二人计划着一起攒钱,过两年买一套房子。因此陈师傅谋划着要再度出国去打工。

因为护照过期,他没能立刻出国。等待补办新护照期间,他打算过完清明节就去广州先打几个月短工,六七月份再出国。

其实早就有朋友叫他一起去打工,他舍不得家人和孩子,一直拖着没有去。家人表示,他原本清明节就会离开常德,离开网约车司机的岗位,真的就只差几天了。

陈师傅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今年18岁,小儿子还不到5岁。此次开庭前,田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丈夫遇害后,他们一家没了主要劳动力,她自己带着两个孩子和两个老人一起过,“生活很艰辛。”她说,还好有妹妹的陪伴,“现在已经好些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厌世大学生为自杀“壮胆”刺死滴滴司机案开庭,受害者家属不满其未道歉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