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还有机会吗?

10月8日消息,嘀嗒出行已向香港交易所递交招股书,正式启动赴港上市进程。此前媒体曾报道,嘀嗒计划通过IPO募资5亿美元。按照这个节奏推进,嘀嗒将成为中国市场共享出行第一股。

嘀嗒招股书显示:2019年嘀嗒平台交易总额为110亿人民币;截至6月30日,嘀嗒注册用户总数达1.8亿,月活用户为1470万;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截至2020年6月30日六个月期间,嘀嗒顺风车平台分别产生约0.236亿次、0.482亿次、1.785亿次和0.593亿次搭乘,同期交易总额分别约为人民币7亿元、19亿元、85亿元和33亿元。

滴滴还有机会吗?

嘀嗒出行招股书信息

嘀嗒出行的体量当然还不能和滴滴相提并论,但嘀嗒出行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成功抢占了滴滴的顺风车业务。有机构数据显示嘀嗒的顺风车业务2019年市场份额已达66.5%。嘀嗒招股书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嘀嗒在全国366个城市提供顺风车服务,拥有约1920万名注册私家车主,其中超过半数为认证私家车主。

我们不禁要问,一方面新贵即将上市,另一方面老朋友美团与字节跳动早已超过千亿美元规模,曾贵为TMD一员滴滴的IPO计划进行得如何,滴滴还有机会吗?

事实上从滴滴近半年来频繁的“激进动作”,我们可以明显感受到这家超级独角兽公司的“焦虑情绪”。

3月初,滴滴上线跑腿业务。5月初,滴滴国际事业部COO仇广宇透露滴滴全球化方向:收购支付公司、与有牌照金融公司合作、拓展视频配送业务和支付业务;同样在5月,小桔旅行社浮出水面,运营内容涵盖境内、入境旅游,火车票、机票销售代理,酒店、餐饮管理等业务。6月,滴滴推出社区团购小程序“橙心优选”,开始在成都试运营社区团购业务。7月,滴滴开始为试运营的同城货运全面上线造势。8月,滴滴在天津成立全资子公司花小猪,所属行业为新闻和出版业,各类打车补贴链接开始在微信群中传递。10月9日,滴滴宣布上线【滴滴喵喵节】活动,投入101亿补贴,发放全平台、多品类出行消费券,滴滴百亿补贴将持续整个十月。

滴滴正在面临网约车市场萎缩、凶悍竞品围猎、上市窗口面临关闭这三大困境。跨过去就是绚烂的夏丽,跨不过去则需直面冷寂的秋凉。

滴滴面临的第一个困境:整体网约车市场进入低速增长期,疫情则让行业雪上加霜。

华尔街投行桑福德·伯恩斯坦(Sanford C. Bernstein)曾在2019年12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网约车应用的日活跃用户同比下滑了6.3%,且已连续5个季度出现下滑。滴滴出行占据了这份报告时间节点过去12个月日活用户的93%,其专车司机和乘客使用量在第三季度分别同比下滑23%和5%。简单说,2019年的网约车赛道已经增长乏力。某出行领域资深分析师表示:“估值很大因素上取决于一家企业未来的发展空间和前景,国内网约车市场的增长已经明显放缓,去年增长只有3%左右,只能输相较于前几年大幅降低。

疫情让网约车公司雪上加霜。受疫情影响,今年全球网约车企业业绩均有所下滑。Uber一季度财报显示,疫情使得其网约车业务暴跌8成,全靠司机送外卖拉动营收。另一家美国网约车公司Lyft 2020年一季度的网约车订单也下滑超80%。

滴滴总裁柳青曾在5月表示滴滴旗下核心网约车业务实现轻微盈利,但长期看滴滴仍会长期保持亏损。柳青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滴滴的核心网约车业务已经轻微盈利,但更可能是通过节流来实现。4月份滴滴网约车订单量恢复到疫情前60%至70%。

某出行领域分析师这样评价:柳青提出的这个核心业务盈利其实是很讨巧的,关于滴滴的核心业务,外界普遍认为包含了快车、专车、顺风车等网约车业务,但无论是柳青还是滴滴官方都没具体说明过,其核心业务到底包含哪几个。近半年来受疫情影响,滴滴整体的服务订单量不断下滑之后,虽然收入降低但相应的被动成本也在降低,因此才会达到盈亏平衡点。不过,未来随着服务订单量完全恢复甚至进一步增加,亏损还是会大概率发生的事情。

滴滴面临的额第二个困境:新老业务竞品众多,身处被围猎境遇

网约车增速短期无法实现突破。为保持公司整体营收长期两位数以上增长,滴滴快速推出了各类本地生活服务业务。

滴滴2020年以来各类创新业务拓展,新闻出版、跑腿、送货、旅游中介等业务是滴滴完全意义上的拓新,除了美团、顺丰这样的巨头对手,垂直赛道的分散玩家也在虎视眈眈。美团、阿里系凶悍的战斗力,让滴滴本地生活拓展前景不明。

不论是否愿意,美团已经事实上成为了滴滴无法回避的直接竞争对手。从一个细节我们可以看到美团正在做的努力。7月30日,有媒体报道美团频繁与出行供应商接触,加大对用户补贴的市场争夺计划。美团打车给出每单20%~30%的优惠,不设用户补贴时间上限,直到在主流城市抢占10%以上的市场份额。滴滴此前尝试过外卖配送,被外界形容为「与美团打车开战」,但烧了 10 亿元之后停止进攻,滴滴外卖业务不了了之。

外卖比打车更考验调度能力,何况美团和阿里依旧在竞争当中,滴滴想从中切下蛋糕极其困难。一位业内人士曾表示。据他回忆,滴滴当时宣布投入100 亿元打进外卖市场,但对于已经形成美团、饿了么双强的市场格局,100亿元并不能带来多少声响。如果回溯上半年美团收购滴滴的市场传言,绝非完全空穴来风。

有投行人士这样评价滴滴的新业务布局:“很多创业公司经过涅槃重生的阶段,会觉得自己好像无所不能,想要充分利用平台的资源。”上述投行人士认为,市场不大且玩家众多的领域,意味着投入产出比很低,也意味着难以超越出行业务本身的价值。

在滴滴的网约车赛道大本营,二线网约车品牌在疯狂涌现。根据媒体整理,二线网约车品牌们可以被归为以下几类:以美团、高德为代表的聚合流量平台;以T3、享道为代表的传统车企派;以万顺叫车、斑马快跑为代表的“牌照之王”;以地方公共交通集团或出租车公司主导的平台如首汽约车,以及少量地方创业公司。

这些新旧网约车玩家都在真刀真枪的杀进来。两个小细节可以看到大家的努力:今年8月中旬,网约车品牌T3出行宣布签约周冬雨为首位品牌代言人,且在加速拓展城市,目前已经进入9个城市;首汽约车5月份宣布全国整体正毛利。

整体看,滴滴的护城河并不是足够安全稳固。“目前滴滴在国内出行市场的地位是无人能撼动的,不过说直白点儿,这就是烧钱烧出来的,从12年成立到现在滴滴完成了近20轮融资,金额超过200亿美元。所以,它有钱补贴甚至能直接并购快的、Uber这样的竞争对手。”“如今竞争依然存在,美团、高德这些网约车聚合平台数据面并也不差。加上曹操出行等传统车企的互联网出行业务不断出现,竞争其实一直都存在。

滴滴面临的第三个困境:来自投资人的压力与上市窗口的的短期关闭

实际上很多人并不了解,滴滴最近3年的估值一直处于下行状态。2017年年底滴滴估值571亿美元;2019年5月滴滴估值516亿美元;2019年7月滴滴估值475亿美元;据媒体报道2019年年中曾有部分早期投资人开始寻求出售滴滴股份,给出“报价”折合估值只有250亿到300亿美元,但据称即便如此在一级市场想找到接盘人依然不太顺利。

如果你了解滴滴的融资历史,目前300亿美元的估值可谓“触目惊心”。截至2020年10月,滴滴出行总计进行过20轮融资,历史总融资金额超232亿美元。截止2019年底,滴滴已经累计亏损超500亿元。

虽然滴滴资金状况仍然充沛,账面现金超过500亿元,但投资人方面有退出诉求。但目前的市场现实,滴滴很难融到新的大额资金。随着估值的持续下降,不断有早期投资人希望“安全下船”。

2019年7月,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曾披露滴滴出行13.75万股股份将被转让,这份转让公告显示股权转让出售价按照整体估值475.44亿美元进行,比此前市场估值550亿美元缩水了13.6%。2019年8月,有机构公开转让滴滴出行182.31万股股份。2019年10月,媒体报道滴滴在中国和美国的两个原始股东寻求套现,报价估值分别为400亿美元和430亿美元。但没有显示交易是否成功。2020年7月21日,阿里拍卖平台上出现一家“全球领先的网约车出行平台公司”部分股权将于7月29日进行网络拍卖的信息,起拍价为9200万元,根据公司描述被外界分析认为是滴滴。目前该拍卖信息已被撤回。

滴滴与部分投资人签订的投资协议中包括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条款。该条款规定,若滴滴在收到投资款若干年内未完成上市或被并购,投资人有权要求滴滴赎回持有的优先股,除本金之外,还有权要求滴滴支付8%左右的年化利息。2020年正是首批该类优先股的投资到期年份。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对传言中滴滴800亿美元估值提出疑问,并分析认为,由于疫情对出行行业带来较大影响,今年或许仍非滴滴上市的最佳时机。丁道师认为,过去几年滴滴出了两起恶性事件对滴滴估值、影响力和订单造成的影响还未完全散去,虽然滴滴这两年发力了包括货运、自动驾驶、金服等创新业务给行业带来了新的想象力,但是这些创新业务最终有多大价值需要市场和时间的检验。“不太建议滴滴今年上市,今年疫情对出行行业带来较大影响,不见得是估值最好的时候。

滴滴估值整体处于下行空间,Uber在美股科技公司大涨背景下依旧表现乏力。

滴滴长期的竞争对手Uber的近况同样并不乐观。虽然本地生活服务已成为Uber新的业务增长点,但华尔街的分析师们对Uber核心业务网约车的盈利前景依旧持谨慎态度。

Uber 2020年Q2 季度财报显示,外卖业务营收已经高于网约车业务,成为真正的「现金牛」。

Uber2020 第二季度财报显示,Uber营收为22.41 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 31.66 亿美元相比下降29%。Uber主要营收来源于三方面:出行、外卖,以及货运。第二季度,Uber 共享出行业务营收为 7.90 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 23.76 亿美元相比下降 67%;外卖业务营收为 12.11 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 5.95 亿美元相比增长 103%,不计入汇率变动影响同比增长 110%。

在 Uber 最大的市场,北美地区仍旧处于卫生事件不容忽视的时刻,人们尽量避免出行,因此Uber 的出行业务还未恢复常态;相应地,居家隔离过程中极大催生了外卖需求,导致本季度 Uber 的“副业”反而超过主业,一举成为营收之最。

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Uber距离真正赚钱还很遥远。事实上,Uber 2019财年全年净亏损85.06亿美元。2019年Uber共营收141.47亿美元,同比增长26%;总预订量为650.01亿美元,同比增长31%;总出行次数为69.04亿次,同比增长32%;但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85.06亿美元,同2018财年相比转盈为亏。

虽然2019年完成上市,Uber的股价一直未突破发行价格。自去年5月份上市以来,Uber股价始终低于45美元的IPO价格,分析师基本上仍对其网约车业务的整体盈利前景持谨慎态度。同为软银投资的WeWork 在IPO上的溃败,也引发了资本市场对共享经济盈利前景的强烈质疑。Uber上市之初曾遭遇过临时下调估值,从1200亿美元下调至824亿;上市首日Uber股价遭遇破发(发行价45美元),大跌7.62%;截至10月10日,Uber市值653亿美元。

当然,Uber没有放弃实现盈利的努力。Uber CEO曾在财报电话会上称,将实现调整后EBITDA(未计入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的净利润)的盈利时间点提前至2020年四季度;此前这位CEO曾承诺公司会在2021年结束亏损状态,为此甚至Uber开启了三轮裁员,解雇了1200多个员工;Uber的战略重点已经发生了转变,追求快速增长已经不是第一目标了,“效率和盈利”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处境艰难,滴滴绝不是在等待束手就擒。国内顺风车核心业务和国际化布局看起来是滴滴最重要的增长路径。顺风车业务是滴滴盈利最可能业务线,国际化则为未来上市市值提供想象空间。

年初,程维曾提出了滴滴的三年发展目标数字“0188”:0重大安全事故、每天服务超过1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超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拆解1亿日单量,其中四轮业务承担5000万单,两轮业务承担2000万单,国际化业务承担1000万单。

滴滴还提出公司底层能力建设继续“过六关”:安全关、体验关、经营关、合规关、沟通关、组织关。

滴滴的战略被表述为:国内业务将“双曲线布局”、 继续推进国际业务。国内市场一方面持续完善一站式出行平台,四轮(网约车、出租车、代驾和顺风车)、两轮(青桔单车和电单车)和地铁公交等公共出行,另一方面小桔车服、自动驾驶、金融、智慧交通等业务持续发力,持续探索新赛道;未来3年全力推进国际化出行、外卖和创新业务发展,为全球更多用户提供本地化服务。

滴滴目前业务核心数据如何?滴滴目前国内市场渗透率约3%;2020年8月25日,滴滴全球日订单首次突破5000万(包含网约车、出租车、顺风车、单车、代驾业务);同时参考滴滴出行智能控制首席科学家唐剑在2019年7月某次演讲中透露的信息,截止2019年7月滴滴出行的注册用户超过5.5亿,每年完成110亿次的运送。这样计算平均到每天也就是日均运送单数为3013万次。

滴滴旗下业务繁多,但顺风车业务仍是滴滴实现盈利最可能路径。网约车的主要收入来源为平台抽成,在扣除司机奖励、经营成本、手续费等成本后,处于亏损状态。作为网约车中的“异类”顺风车业务车辆运营成本极低,只需提高抽成约30%即可轻松实现盈利。2020年6月1日开始,在经历561天整改后,滴滴顺风车业务低调重启。顺风车的问题也显而易见。顺风车整体恢复仍有较大距离,政策及安全风险仍未从根本上解决,中短期内整体盈利前景不明。但相比凶悍竞品虎视眈眈的本地生活领域,顺风车仍然是滴滴国内市场的最大机会。

正是在滴滴顺风车整改过程中,竞品嘀嗒出行快速崛起。有数据显示,在2019年滴滴顺风车恢复试运行之前,嘀嗒的顺风车市场份额占有率一度高达70%,已连续15个月实现盈利。

滴滴的国际化机会在于Uber在部分国家市场留出了空间。Uber2016年退出中国市场后,2017年其俄罗斯业务被俄罗斯本土公司Yandex收购;2018年Uber宣布退出东南亚市场,并将其所有东南亚业务出售给本土出行平台Grab。Uber只保留了其大本营北美市场、拉美市场和欧洲市场。Uber2020年Q1亏损29亿美元,裁员3700人,关闭8个国家外卖业务。

2017年程维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说:“全中国每天有11亿次出行,滴滴只渗透了中国出行市场的2%。而且,如果你在8亿用户上碰到瓶颈,那就国际化,就像突破第一宇宙速度一样,从地球到太阳系,那里有60亿用户。”程维在这次访谈中表示2018年滴滴会全面出击,“我们账上有100多亿美元,对手只有我们的三分之一。”2018年,滴滴开始密集布局拉丁美洲。

2018年1月,滴滴收购巴西本地最大共享出行企业99。2018年2月,滴滴估值首次超过Uber,领先约百亿美元。2018年4月,滴滴进入墨西哥,墨西哥是滴滴第一个亲自下场的海外市场。2018年7月,滴滴出行与软银成立合资公司,进军日本出租车打车市场,日本是全球第三大出租车市场,滴滴自2018年秋季开始在大阪运营,并陆续在京都、福冈、东京等主要城市提供服务,到2019年底,滴滴已经在日本20个城市和地区提供服务。2019年6月,滴滴进入智利和哥伦比亚。2020年4月,滴滴在大阪上线了外卖服务,与Uber Eats直接竞争。

国际化无疑需要付出成本,2018年滴滴整体亏损109亿元,相比2017年的25亿亏损,同比增长336%。

除了核心业务落地新市场外,滴滴也在与Uber的全球竞争对手积极结盟。程维曾认为滴滴是“中国互联网培养出来的新一代代表”,Uber真是“美国互联网精神新生代的标志企业”。Uber是“八爪鱼”,主体在美国,“触角”则遍布全球。

事实上,滴滴与全球七大出行企业均有合作,在8个国家开展业务,和北美的Lyft、印度de Ola、东南亚的Grab、中东北非的Gareem、东欧的Taxify、巴西的99联盟,被业界戏称为“全球反Uber联盟”(澎湃新闻:滴滴全球出击、Uber断臂求生)

今年3月,滴滴正式开启巴拿马业务,这是继巴西、墨西哥、智利、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后,滴滴涉足的第6个拉美国家。但整体受疫情影响,国际化赛道近一年发展大概率陷入停滞。投资研究公司EqualOcean的高级汽车分析师表示:“全球扩张帮助滴滴集团更好地讲述了其首次公开募股的故事,并使其打算在香港或美国上市,从而获得了更高的估值。”、 “尽管这些新兴市场的运营成本高昂,但滴滴必须这样做。”

作为互联网在交通领域的中国旗帜公司,2020年对滴滴来说至关重要。中国仍然需要一家可与Uber对标的网约车公司。回看滴滴成立至今所付出的努力和对用户出行生活质量的提高,如不成功,那太可惜。

滴滴才刚上路,祝滴滴一路顺风。

参考资料:

1. 吴傲寒,顺风车市占率近7成,连续15个月盈利,IPO后嘀嗒驶向何方?,AI财经社

2. 李玲,滴滴的价值保卫战,虎嗅大商业组

3. 448天后顺风车重新上线,滴滴准备好了吗?腾讯深网

4. 陈燕妮,滴滴全球出击、Uber断臂求生,志象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汽车 » 滴滴还有机会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