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享·下午茶」盲人不能读心理学?无障碍通道要从“心”建起

「思享·下午茶」盲人不能读心理学?无障碍通道要从“心”建起

今年24岁的吴潇在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应用心理学专业就读,打算继续深造,想报考陕西师范大学心理学,却被学校拒绝了。

「思享·下午茶」盲人不能读心理学?无障碍通道要从“心”建起

图为陕师大的回复短信

理由一是心理学专业的学习需要观察受试者情绪,但是吴潇因为存在有严重视力障碍,所以难以满足这个条件;二是,根据教育部、卫生部、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关于印发《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体检工作指导意见》,视力不好,不宜就读应用心理学等专业。

但我们细想,陕师大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虽然心理学专业需要观察受试者情绪,用不了眼睛会造成信息缺损,但是这个也可以用别的方法补偿。否则,我们常见心理热线就不用开了。更何况,能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心理咨询师,和她有没有资格求学,有什么关系呢?

更重要的是,被学校拿来当理由的那份《意见》,还明确地写着,“不宜就读”的那部分供考生在报考专业志愿时参考。学校不得以此为依据,拒绝录取达到相关要求的考生。

事实上,吴潇的同学有的考上了辽宁师范大学心理学专业,也有同学报考了北京某著名高校并获得了校方同意的。这些大学可以,陕师大又为什么执着认为吴潇不可以呢?    

几年前,还存在着盲人不能参加高考、盲人不能获得教师资格证等问题。但是这些障碍都已经在社会进步中逐渐被破除了。有很多今日看来的荒谬规定,却在之前的相当长时间里被认为是“合情合理”。那么,“盲人不适合读心理学专业”真的“天然”正确吗?是否有可能是被固执的偏见蒙住了眼睛?

截至2016年,中国有1300万名视障人士,也就是说每100人中就会有1名视障人士。但是日常生活里,这么高比例的盲人群体却“消失”于公众眼前。以吴潇为例,她是2017年陕西省31万9千多名高考考生中唯一一名使用了盲文试卷的盲人考生。这个数据对比是不是已经说明了不少问题? 

比如知乎上有一个热门问题,为什么我们看不见盲人?

被赞最多的答主的爸爸和大伯是盲人,她总结了几个原因:一是,没有工作的盲人出门毫无意义;二是,有工作的盲人,大多数在做按摩师,作息规律和普通正常人没有交集;三是盲人出门太难。

我们一方面看不到盲人群体是怎么生活的,另一方面又用我们的“看不见”为他们设置了更多障碍。

最近被刷屏的蚂蚁金服上市短片中有一个故事,一位视障人士孙涛批评升级后的支付宝不支持盲人读屏,这封信促使支付宝的工程师走近盲人群体,在看到他们是怎么使用手机以后,支付宝的工程师们才意识到他们错了。在软件的帮助下,其实很多盲人使用起手机并不比明眼人慢多少。最后,他们解决了这个问题,并邀请了孙涛参与新版本内测。        

社会在努力为盲人建设无障碍通道,但是这个通道,不能仅是建设在道路上,方便视障者行走,还要广泛建设于教育领域,让更多的“吴潇”们可以读书上大学。与此同时,更重要的是建设一个“观念通道”,从盲人的角度为他们提供真正的帮助与便利,而不是让我们的“无知”变成他们的束缚。  

(特约思享者 马青)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思享·下午茶」盲人不能读心理学?无障碍通道要从“心”建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