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大觉寺,一座辽代古刹,景色美得没话说,秋天千年古树金黄

西山大觉寺,一座辽代古刹,景色美得没话说,秋天千年古树金黄

缘分这件事说也说不清楚。与一个城市一种景致的缘分,就像与一个人相遇,总有说不清的偶然和牵绊。相遇时难,因为今年大觉寺的秋天已经过去……

北京的秋从来都是短暂的,认为它短暂也许真是时间短,也许更是美好的事物终难留住。大觉寺的秋,数也可以数出它精彩的天数,像每一片由绿变致金黄的银杏叶,用尽全部心力,终于待到“绽放”的秋天。

大觉寺秋天的爽朗和明艳

北京西山大觉寺坐落在海淀阳台山脚下。这是一座幽深、远离尘世的古刹。不仅有寺庙的静怡避世,这里还有山野自然,禅趣风雅的古韵。进了山门两株百年古树比哼哈二将更气魄雄浑,棒喝你放下执我,归于渺小。夏天浓重墨绿的大觉寺是盛夏避暑的好去处,而大觉寺的秋却是爽朗的,明艳的,丰沛的。

西山大觉寺,一座辽代古刹,景色美得没话说,秋天千年古树金黄

树旁放生池的池水幽蓝融着碧绿,据说这是寺院西北李子峪的清泉从山间注入而成。大觉寺最早建在辽代(1068年),那时它叫“清水院”。这座千年古寺因清泉得名,到了金代,西山因“美泉”曾有八大水院,这里就是其一。

一千多年了,放生池水依旧悠然荡漾,池边青石附了厚厚的青苔,大红鱼也许永远都吃不饱,一忽簇拥过来等食,一忽像被打散,又逐下一个目标游去。岁月幽静,这古刹的秋,年年到来,是否意境也年年如此?

西山大觉寺,一座辽代古刹,景色美得没话说,秋天千年古树金黄

风云游走,千年大觉寺是辽代遗迹

大觉寺,又叫大觉禅寺。它是北京保留至今最重要的辽代遗迹。作为草原民族的辽契丹把北京定为辽五京中的“南京”,从此揭开北京作为都城的序幕。辽契丹虽是统治民族,但在长期生活中他们被汉文化深深吸引,无论饮食服饰、还是精神追求都效仿汉人,上至帝王将相、下至普通百姓无不虔诚敬佛,北京周边的寺庙便在这一时期大量兴建。

今天寺院里“动静等观”大殿前的石栏杆便是千年辽建筑的珍存。它不是后世栏杆镂空的样式,而是满满一整块石板,只雕刻分割装饰线,雄浑粗健充满草原民族的不羁和幽幽历史的神秘。

西山大觉寺,一座辽代古刹,景色美得没话说,秋天千年古树金黄

这幽幽历史到底有多长?经过了多少朝代更迭,英雄落幕?燕云十六州如何被契丹人收归囊中,“擅渊之盟”如何给北京带来了和平和发展……北京广安门外的天宁寺塔又是哪一年悄悄建成?岁月总是这样被一个个春夏秋冬寒来暑往击碎,又重新来过。

在几乎与世隔绝的大觉寺里,秋的到来是一季的繁盛也是一年落寞的开始。

西山大觉寺,一座辽代古刹,景色美得没话说,秋天千年古树金黄

古寺之宝——千年银杏,秋日金黄璀璨

无量寿殿前有两株银杏古树,经过大自然风雪的锤炼,千年之后该怎样的苍劲雄浑?

绕过钟楼,鼓楼,穿过天王殿,来到无量殿前,我被一片金黄璀璨的光芒笼罩。晴空碧蓝,无以计数的银杏叶把金色,橙色,明黄色,浅黄,深黄,柠檬黄用到了极致。每年十一月已是“世外沧桑阅如幻”的深秋,这两棵树高30余米的老树却遮天蔽日,容光焕发,用金黄撑起大半个庭院。

西山大觉寺,一座辽代古刹,景色美得没话说,秋天千年古树金黄

传说在离这里不远的醇亲王园寝(七王坟)也曾有一株银杏树,硕大无比,慈禧担心王爷坟上的银杏树太过茂盛压过皇上,于是下令伐掉。从此以后,大觉寺内的银杏树就成了西山之冠。

古刹寻踪

寺院依山而建,除了中路的寺庙建筑,大觉寺北路为僧房,南路是行宫。僧房院内孤高的柿子树叶片落尽,只挂了一树橙黄的果实,高高在上引人想入非非。寺院从辽代建成以后曾常修常毁,明清时都有过大修。现在的主体建筑多来自明清时期,但是石栏杆,银杏树却是千年前的遗存。

都说北京是古都,从金中都以前,辽代已把北京升为陪都。在“五京”中也是经济活动最频繁,最富庶的城市。广安门外的天宁寺塔就在这一时期建成,其风格和外观是纯正的辽代密檐砖塔风格,是京城现存最古的建筑。

自古,北京就是边关要冲,从秦开始,汉武帝攻打匈奴,到明长城的绵延千里,中原政权与草原民族的较量始终在进行中。冷兵器时代的战马奔腾,烽火连天,无数年轻生命的战死沙场,让百姓痛不欲生。但辽的短暂占领,“擅渊之盟”的“休养生息”却给老百姓以平静没有战乱的生活。从北京现存的两处辽代建筑大觉寺和天宁寺塔可以看出当时佛教的兴盛,和人们向往宁静生活的祈盼。

西山大觉寺,一座辽代古刹,景色美得没话说,秋天千年古树金黄

天高云淡,今日的北京之秋依然有塞北边城的清冽和寒透。静逸少人的大觉禅寺从来都默不作声,沉默中仿佛千年战乱不过一瞬而过,春夏秋冬寒来暑往不过是生命轮回的片刻。

大觉寺春有春的玉兰花开,芳香四溢;夏有夏的浓荫清凉,一杯淡茶;秋有金色满园,丰盈万里;冬是寒杀素裹,物尽冬藏……哪个季节不美丽?哪个季节不另人心生怜惜?

从高高低低,山石叠磊的后山下来。回头看大觉寺塔,站在松影婆娑的光影里,这座迦陵舍利塔依然神秘莫测……人们说迦陵和尚作为一代高僧在江西归隐圆寂,也建有一塔,这一南一北两尊舍利塔究竟谁真谁假?也有人说已为它验明正身……江西庐山为迦陵禅师衣钵塔,而迦陵禅师真身舍利塔应在北京西山大觉寺塔院内,直到今天也没有定论……

西山大觉寺,一座辽代古刹,景色美得没话说,秋天千年古树金黄

也许历史就是这样,正因为若隐若现,像探秘和断案一样有趣才吸引了后人不断追寻求证。清泉一路跟随着我的脚步从山而下,汇入山脚池塘像走完一场生命轮回。

跨过山门,哼哈二将怒目圆睁,它们也许能吓退人的贪欲却吓不退大自然的电闪雷鸣。1930年,山门曾遭雷击一度被毁,解放初整个寺院已几近荒芜。

今天,修复后的大觉寺依旧浓重深沉,古意盎然。一切都是刚刚好,秋意浓浓,斜阳西射。回望坐西朝东的山门,大门朝向太阳升起的东方,那是辽国契丹人崇拜太阳的象征。

深秋,西山傍晚已一片凉意。

本集完感谢阅读,图文原创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摄影 » 西山大觉寺,一座辽代古刹,景色美得没话说,秋天千年古树金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