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防疫动真格:享热红酒、黑香肠的德国圣诞市场要泡汤了

在家里整整憋了快半年的德国律师阿尔伯特一家实在忍不住了。

8月时,在看到欧洲新冠肺炎疫情有所好转,阿尔伯特决定一家人到德国之外的欧洲地区旅游一圈。9月初,刚刚归来的他跟第一财经记者讲述了自己在特殊时期的旅游历险记。

“在旅行期间碰上了疫情在局部地区有所反弹的现象。不过欧洲在防疫方面反应还是非常迅速的。我们旅行到了克罗地亚边境的时候,克罗地亚突然成了高风险地区,带着宝宝没有敢往那边走,就改道去斯洛文尼亚待了两天。”阿尔伯特心有余悸地说,“听说去克罗地亚自驾旅游的德国人都惨了,回来的时候在边境从傍晚堵到第二天早晨。”

“结果回国刚做完核酸检测,出了门一刷手机,又发现今年的圣诞市场可能被取消。”阿尔伯特说,“可以理解政府的谨慎,不过多少让人觉得有些遗憾。”

没有圣诞市场的德国,会是什么样子?

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柏林自由大学客座教授史世伟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如果说7月前默克尔政府针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发言还较为乐观,是因为彼时德国有一种看法是疫情可能在9月就结束了,但是通过7月前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讲话可以看出,这种看法在德国已经改变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仍是应对疫情。

近来,疫情在德国出现了明显的反扑迹象。8月22日,德国当日新增确诊病例为2034例,出现了自4月底以来的单日新增最多人数。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截至北京时间9月2日,德国累计确诊病例246011例,其中9318例死亡。

据欧洲疾控中心(ECDC)统计,目前,欧洲报告病例最多的六个国家是俄罗斯、西班牙、英国、法国、意大利和德国,其中德国确诊病例占欧洲总确诊人数比例为6.7%。

默克尔防疫动真格:享热红酒、黑香肠的德国圣诞市场要泡汤了

没有圣诞市场的德国会怎样?

喝一杯德国热红酒,再吃上点姜饼、黑香肠,在12月的夜晚与朋友们微醺,感受酒精散发的热气与冬天清冷夜风的激情碰撞。

这样的德国圣诞季日常,今年恐将不复存在。

即便是在2016年柏林圣诞市场发生恐怖袭击事件后,德国也没有停办圣诞市场。但是,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威力”,却大到让圣诞市场缺席。

日前,默克尔召集了德国各州州长讨论防疫措施,并希望取消包括圣诞市场在内的2020年底之前的所有重大活动。

此前,为了防止疫情进一步蔓延,在圣诞市场方面有着标志性意义的科隆,已提前宣布取消今年科隆大教堂前的圣诞市场。该圣诞市场原定于11月底开放,是德国最大的圣诞市场,每年大约能吸引500万~600万游客来到科隆大教堂前的Roncalli广场。

在综合考虑就业和经济收入等多方面因素后,科隆政府认为无法有效控制社交距离问题,即便是推出进场限制措施,也可能会制造出另外一个麻烦:成千上万的游客可能会挤在周围的街道上等待进入圣诞市场。

科隆圣诞协会(Cologne Christmas Society)常务董事弗洛克(Monika Flocke)表示:“我们已取消圣诞集市,并给所有摊贩发了一封信,通知他们这一决定。”

“我们花了几周的时间思考如何组织,以防止病毒传播,但最终我们找不到合适的解决办法。”她说,“圣诞市场风险太大了,我们不希望人们感染后说科隆圣诞市场成为疫情热点区。”

不过,虽然默克尔的态度坚决,德国也有其他州仍想再同联邦政府“搏斗一下”。据报道,德国萨克森州部长办公室主任申克(Oliver Schenk)就表示:“这些市场将与我们目前所了解的市场不同。”该州还要求默克尔保证今年不取消圣诞市场。在萨克森州,德累斯顿圣诞果脯蛋糕市场(Striezelmarkt)是德国最古老的圣诞集市之一。在平时,集市里总是挤满了人,喝着热红酒,看着纪念品和小吃摊,并且圣诞市场也是德国不少州、市重要的服务贸易收入来源。

根据德国艺人协会(DSB)数据显示,德国的圣诞市场每年能吸引约1.6亿游客,带来超过35亿美元的收入。

此前,德国已取消了今年的慕尼黑啤酒节。慕尼黑啤酒节为期16天,是世界上最大的啤酒节,能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约600万游客。据慕尼黑市统计数据,2019年慕尼黑啤酒节的经济产值为12.3亿欧元。

刚刚出炉的德国失业人数则或多或少能让人理解一些德国经济欠发达地区官员的担忧。德国统计局数据显示,8月份德国失业人数增加了4.55万人,总失业人数达到295.5万人,为2015年2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荷兰国际集团(ING)首席经济学家布热斯基(Carsten Brzeski)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是德国统一以来,该数据在8月份最糟糕的表现。自新冠肺炎疫情开始后,失业率的增长比2008~2009年经济衰退时还要高。不过经季节性因素调整后,失业率暂时维持在6.4%不变。

布热斯基指出,在上次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约有150万德国人在危机最严重的时候接受了“短时工作计划”,然而,当时受影响的主要是制造业。

另据Ifo研究所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目前参加短时工作计划的德国工人中,行业之间存在巨大差异,其中,制药行业有4%德国工人参加,建筑行业7%、化工行业34%、汽车行业65%,而旅游业工人参加的比例则达到了惊人的近90%。

德国防疫主要还是靠自觉

目前在德国,是否已经进入了“第二波疫情”仍有争议,但数字是明确的,8月22日,德国出现了自4月底以来的最多新增确诊人数,激增确诊来源于当地的庆祝活动和出国度假后回国的人。

欧洲多国的确诊病例都有所反弹。根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数据,西班牙的疫情反弹最为严重,比如当地时间8月22~24日三天之内,西班牙累计新增确诊病例高达19382例,一些大区当即宣布了新的限制措施。

其次为法国,8月21日新增15426例确诊病例,创3月31日以来的最大单日涨幅。法国卫生部表示,法国的病例呈“指数级”增长。

在大多数情况下,迄今为止,德国对病毒的反应堪称欧洲各国的典范。在4月份遏制了最初的激增之后,德国在夏季的大部分时间里成功将确诊人数控制在较低水平。

但由于私人聚会和度假导致确诊病例增加,特别是年轻人群体,德国政府随即加强了健康监测。德国病毒检测数量也大幅增加,从一个月前的每周约57万次增加至上周的87.5万多次。

阿尔伯特旅游归来之后,一家人就接受了核酸检测,并且拿到了全是“阴性”的检测报告。

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个检测全靠自觉,没人查。

“汉堡地区规定,去了危险地区,回来必须隔离并检测;没去危险地区,自愿隔离并自愿检测,机场和家门口都有专门的检测站,费用由保险公司承担。”他表示,在第一次检测之后,过了五天还需要再检测一次,五天视为潜伏期,需自主隔离。

如果没有出去旅行,想检测也行,但需要自费,每次69欧元。阿尔伯特对记者说,这主要是针对没有出行、但又怕被感染但无症状的人。

史世伟则对记者表示,因为此前他觉得有些嗓子疼,不仅做了核酸检测,还做了血清测试,德国医生穿着全套防护服接诊。他对记者说,德国的家庭医生比较分散,平时让人感受不出来,所以德国的防疫,实际上是“内紧外松”的状态。

目前,默克尔政府已和德国16个地区领导人达成共识,即同意禁止大型公共集会,并对不戴口罩者处以全国性罚款,包括对在商店和公共交通工具上没有戴口罩的人处以最低50欧元(约合60美元)的罚款。

其他措施包括将禁止重大公共活动的禁令延长到明年,敦促所有归国旅客遵守检疫隔离义务等。不过在限制私人活动的参与人数上,各方还没有达成一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默克尔防疫动真格:享热红酒、黑香肠的德国圣诞市场要泡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