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博终审获刑十七年,“青瓦台魔咒”为什么会一直存在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首席记者 王昱

当地时间29日上午,韩国最高法院对前总统李明博涉嫌贪污受贿案进行终审宣判,维持二审判决结果,判处李明博17年有期徒刑。

李明博现年已经78岁了,17年有期徒刑,对他来说基本相当于终身监禁。

李明博终审获刑十七年,“青瓦台魔咒”为什么会一直存在

长期以来,韩国政界一直有个叫“青瓦台魔咒”的传说:韩国历任总统几乎都结局悲惨,不是被判刑、流亡海外,就是遇刺、自杀。对李明博的终审裁判法槌一敲,把这个“几乎”也给去掉了,韩国前总统们的倒霉率达到了百分之百。

那么,青瓦台魔咒的背后究竟是什么呢?我们抛开怪力乱神,尝试解读一下其中的政治逻辑。

不知你是否感到奇怪,韩国作为一个历史上就有党争传统的国家,到近代建国时又号称学习了西方的政党政治,可是韩国建国这七十多年来,基本没有什么比较出名的政党,政党名字换得比年历还勤,不仅是咱中国人来不及熟悉,就连韩国本土媒体也给搞烦了,在报道时都尽量少用政党名,而直接以左右翼或者政客的姓名代之。

这种怪现象其实就是破解“青瓦台魔咒”的钥匙。

二战之后,美国为了冷战对抗的需求,在朝鲜半岛搞政党政治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凭空“发明”了韩国这个国家。由于基础条件不够,韩国早期受美国支持的那些右翼政党,有的其实就是被支持者自己的小圈子,比如李承晚;有些则干脆是军头政变之后给自己的“小弟团”披上一层政党的外衣,比如朴正熙。

“强势人物”在被“赋能”后临时拼凑政党,成为了韩国右翼延续至今的一种习惯。以现代公司为靠山的李明博和继承父亲余荫的朴槿惠,都承袭了这一路数。由于他们所依靠的并非真正的政党,必须以自己的肉身为执政时期造成的失误和积累的民怨埋单,一旦民怨爆发,右翼总统就堵了枪眼,总是难有好下场,因为没有一个政党“娘家”愿意帮他们说话。

按说这种情况,在美国冷战时代扶持的诸多“警察国家”中本也常见,但韩国的特殊之处在于,它始终没有通过民主化浪潮锤炼出真正成熟的左翼党派。由于北方有朝鲜这个“达摩克利斯之剑”一直高悬,深度插手韩国政治的美国人时刻担心一个左翼政党上台后会倒向他们的民族兄弟,因此强行压制左翼政党的生长。加上韩国经济腾飞时代右翼军政府与财阀勾结,韩国左派又先天带有了“反财阀”的特点。

既反美又反财阀,韩国左翼给自己设定的目标实在太难以完成了,总会在这个远大目标实现前被撞得粉身碎骨。上世纪90年代之后,无法忍受右翼统治的韩国民众曾经数次将左翼领袖推上总统高位,但当这些左翼总统们改革深入到一定程度,动了美国人和财阀的蛋糕时,就会有一只大手凭空出来,将他和他所依靠的左翼政党击碎。

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是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的导师和挚友、前总统卢武铉,由于他在任时继承前两任被扳倒的左翼总统的遗志,深化改革,触动了财阀集团的利益,其反对者们揪住了他的家人涉贪的案件对其穷追猛打,最终逼着卢武铉自杀了事,他苦心经营的开放国民党也随之被打散,韩国进入了李明博和朴槿惠两位右翼总统的执政时代。左派卧薪尝胆八年之久,终于在文在寅的带领下,抓住朴槿惠的“闺蜜门”重夺政权,完成了复仇。

由于之前隐忍多年,韩国左翼如今是厚积薄发,总统文在寅不仅有民意支持、还控制了国会绝对多数,因此他可以上演“完美复仇”,以牙还牙接连把朴槿惠和李明博这两位右翼前总统送进监狱。但从更深层看,韩国的外交依然被美国深度绑定,经济依然受财阀控制,如今乘胜追击、风头正健的文在寅,未来会不会又像前辈卢武铉那般,逼着那只“看不见的手”出手将其击碎呢?这着实难说。

但我们可以确知的是,在韩国这种连续不断的左右互搏中,一个个总统不断被“祭献”,而双方的怨恨之火也越烧越旺。

凡事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左中右。韩国“青瓦台魔咒”启示着人们,一个社会,如果用强行压制的方式,一派人不让另一派人有话好好说,形成良性的政治氛围。社会就必然会一种更猛烈的方式撕裂,“魔咒”和悲剧就将不断上演。

李明博终审获刑十七年,“青瓦台魔咒”为什么会一直存在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李明博终审获刑十七年,“青瓦台魔咒”为什么会一直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