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妹妹当着姐姐的面,拿出剪刀把结婚照剪碎,还说送我的礼物

“姐姐,你可醒了,让我这个做妹妹的可担心了。”庄清清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庄媛媛,脸上漾着笑意却未达眼底。

庄媛媛一睁眼就看见笑容满面的庄清清,只是那笑容下恶毒的心,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别过头,她冷淡地说:“如果你来这里只是想看我醒了没有,现在你可以走了!”

“姐姐你怎么这么说我呢,是不是妹妹做错了什么?”庄清清故作伤心地垂头,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

庄媛媛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毫不客气戳破:“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不用惺惺作态,恶心!”

面具被当场撕破,顿时令庄清清觉得难堪,脸色一阵白,她咬咬牙,站起身来,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

“今天妹妹来是想给姐姐送一件礼物的,我相信姐姐一定会喜欢。”

话落,她从挎包里掏出了一张婚纱照和一把剪刀。

庄媛媛瞳孔折射里看见自己和陆谨言的婚纱照,心中已经猜到了庄清清要做什么,她鞋也顾不上穿的跳下床,却还是慢了一步。

婚纱照被剪成两半,甚至……庄清清还觉得不过瘾地把庄媛媛的脸剪成了好几小块,洒在空中。

“不要!”庄媛媛伸手要阻止,却只抓到了碎片。

她低头看着手中的婚纱照碎片,依旧能分辨出陆谨言帅气的轮廓,只是那被剪开的照片却如同她也被人硬生生拿刀割开肌肤般,生生的疼。

庄媛媛没有出声,低头一块块的捡起陆谨言的碎片,拼凑。

只是庄媛媛这幅样子却令庄清清更加解气,她脸带怒意的伸脚把那些碎片踢开,然后一脚踩住庄媛媛的手背,用力碾压两下,随即俯身在她耳边低语。

“姐姐,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和处境。谨言哥哥爱的人是我,要不是我怀孕困难,你以为你可以替我得到谨言哥哥的孩子?我告诉你!就算这个野种生下来,谨言哥哥也不会认,不仅如此我还会天天折磨他,把对你的恨都洒在这个野种身上!!”

“哎……我就可惜上一次用了堕胎药都没能弄掉你肚子里的野种,贱命真大!”

“是你?!”庄媛媛顾不得手中传来的钻心刺痛,整个人都因为最后那句话而错愕不已。

难怪前天她突然肚子不舒服见红,医生却说她服用了堕胎药,差一点流产,陆谨言也以为是自己故意的,让人把她软禁在医院,二十四小时看守。

“对!是我!”庄清清理所当然点头,又道:“而且我还知道上一次并不是你派人-强-曝-我的,可是怎么办呢?我就是要故意栽赃给你,你看,到最后谨言哥哥还真就相信了我!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惨?活的就这么可悲可怜?”

“而且啊,其实当时是我自己跟他们玩嗨了,全程都是我自愿的,感谢你替了扛了锅,免去了不少麻烦,真是太感谢你了。”

话落,她哈哈大笑,笑声回荡在整个病房中。

一年前,庄媛媛参加玩一个聚会后,跟同事经过了“夜色酒吧”,耗不过同事邀请就进去看了看,结果刚踏入酒吧没多久就被陆谨言抓了起来,理由是她派人去强-曝-庄清清,是个心肠歹毒的人。

陆谨言本来就不喜欢自己,认定是她派人毁了庄清清后更是对她异常排斥,甚至觉得看她一下都是种侮辱。

原来,原来背后推动一切的黑手就是她这个好妹妹!

庄媛媛胸腔一股怒火开闸了似的蹿开,青筋浮现的她猛地起身推开庄清清,神态如疯子一般两眼猩红,手捏成拳,迈开步子就像要去掐对方的脖子。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只是早在庄媛媛掐过来的时候,庄清清就防备了,忽然从背后抽出一根准备好的木棒狠狠朝她隆起的肚子打去,面目狰狞。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你该死!陆家少奶奶的位置只能由我坐!谨言哥哥也只能是我庄清清一个人的!你算个什么东西!庄媛媛,你和你的野种都去死吧!”

庄媛媛避之不及,只觉得小腹一阵剧痛,似乎有什么东西往下坠,从体内剥离去,疼得她整个人都朝地上跌去。

“不要,放过我的孩子……”捂着剧烈疼痛的小腹,庄媛媛面无血色的哀求。

她不能失去这个孩子!她和心爱男人的结晶。

“呵,放过这个野种?那谁来放过我!”冷笑一声,庄清清再次挥起木棒。

庄媛媛捂着剧痛的肚子后背紧紧贴着墙壁,无力闭上眼,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反而耳畔传来了痛苦的尖叫声,庄媛媛睁开眼,便看见庄清清害怕地蜷缩着身子在桌底下,嘴里更是大声嚷嚷着:“姐姐我错了,我不应该对谨言哥哥有意思,我不应该和谨言哥哥走得那么近,我错了,姐姐,你原谅我好不好?”

“庄清清,你又想做什么?现在做这样又是给谁看的?”庄媛媛可不会相信,前一刻还想杀她和孩子的人下一刻就忏悔。

“姐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姐姐你别打我好不好……”

下一秒,庄清清突然朝她冲过来,然后在把手中木棒朝着自己砸去,瞬间头破血流。

就在庄媛媛发愣的瞬间,病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撞开,陆谨言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用力推开,后腰再次撞上墙壁。

“清清,你怎么了?”陆谨言跑向庄清清,俊脸上一片急色。

“谨言哥哥我错了,不不不,我没事,我没事,只是刚刚看见姐姐拿着木棒打自己的肚子,我就过去抢……是我自己不小心受伤的,不关姐姐的事情……”庄清清靠在陆谨言怀中柔弱的说着,那含泪的眼神似乎在诉说着极大的委屈。

陆谨言眼神瞬间冰冷地扫向庄媛媛,看见地上的木棒和庄媛媛捂着肚子痛苦的样子,已经猜到了是庄媛媛在捣鬼,这个可恶的女人!

庄媛媛蹲在一旁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抱着其他女人关心,自己显得尤为多余。

心中不免一阵凄凉,这时,小腹下坠的感觉愈来愈强烈。

陆谨言抱着庄清清,冰冷的眸色睨着庄媛媛,脸上的厌恶显显易见:“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清清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看,他甚至厌恶得连自己的名字也不愿意叫。

“呵……”对上心爱男人冰冷讥嘲的眸色,庄媛媛只觉得小腹愈痛,却还咬牙抱着一丝期望,“陆谨言,你宁愿相信别人的一句话就给我判死刑,却连一个解释的机会也不愿意给我吗?好歹,我们同床共枕了三年多,还孕育了一个孩子……”

陆谨言面不改色:“庄媛媛,你这个连自己亲生孩子都能打掉的毒妇,没资格和我提孩子!”

庄媛媛如坠入冰窖,浑身刺骨发寒,体内一股液体从大腿根部流出,红色的血液侵染了白色宽大病服,她脸色也越来越惨白,额头也冒出细密汗珠。

“救救孩子,陆谨言……求求你孩子是无辜的……我可以离开陆家,消失在你们面前……只要救救我的孩子……”庄媛媛咬着牙关,手攀附在地上朝陆谨言靠近血流了一地,恳求着,已经疼得汗珠蒙住了双眼视线。

她脑海中唯一的念头是:不能失去这个孩子!

“啊……谨言哥哥,我头好痛……”庄清清突然捂着脑袋,泫然欲泣的靠在陆谨言怀中。

“清清,你忍忍,我马上带你去找医生。”陆谨言看也没看地上的庄媛媛,抱着庄清清大步离开病房。

庄媛媛浑身无力瘫痪在地,下体一阵阵下坠的疼痛让她终于忍不住闭上眼。

“陆谨言,我后悔了,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影视 » 小说:妹妹当着姐姐的面,拿出剪刀把结婚照剪碎,还说送我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