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爱了他十年,仅剩三个月了,却还是被他折磨的痛不欲生

庄媛媛再次睁眼,发现居然醒在病床上,转头就对上一张愤怒铁青的俊脸。

四肢传来的疼痛隐隐诉说着一个事实:她,还活着!

陆谨言脸上氤氲着暴风雨,眼神似乎要活剥她,大掌也紧紧地掐着庄媛媛的细嫩的脖子。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现在你满意了,清清的孩子也没了!”

听见这个好消息,庄媛媛顿时勾唇,脖子上收缩的大掌却令她呼吸渐渐困难,脸色发紫。

“很好,总算没有白费我做的这些,她的孩子没了?我的孩子又何尝不是?陆谨言,是不是在你心里,从来没有把我们的孩子当成一回事,甚至像厌恶我一样讨厌他?”

她闭上眼,声音越来越有气无力,几乎是从嗓子眼艰难挤出最后一句话:“杀了我吧,陆谨言,杀了我,让我去陪陪我那个可怜的孩子……”

庄媛媛的话令陆谨言一阵默然,眸底的冰寒也消散了几分,眉头紧拧,似乎陷入了回忆中。

他平生最讨厌的人就是庄媛媛,和庄媛媛在一起的初衷,一方面是为了应付家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想给清清一个孩子。

他和庄媛媛在一起的时候,基本是发泄情绪,事后都会让庄媛媛吃药,这两年多将近三年来都是如此,一直也没有孩子。

一直到了前几个月,突然得知庄媛媛怀孕的消息,本来以为他会很讨厌,可谁知心里竟然有一种生为人父的激动,甚至比知道清清怀孕时更加的欣喜。

只是当时的他克制着不去问候庄媛媛肚子里的孩子,却还是会在私底下偷偷叮嘱佣人要照顾好庄媛媛的饮食起居。

特别是她跳楼的那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被带走,那种突如其来的窒息感和黑暗,至今都让他无法言喻。

难道他,已经喜欢上了庄媛媛?

这个念头刚出来就被陆谨言掐灭,一道虚弱的咳嗽声拉回他的思绪,看着近乎奄奄一息的庄媛媛,他瞳仁一缩,心里闪过一丝慌张,赶紧松开手。

庄媛媛顿时如释重负的用力咳嗽,小脸通红,肺腑也要咳出来。

陆谨言薄唇微动,眸色闪了两下,最终握紧拳头,什么都没说。

“为什么不杀了我,难道你是舍不得?”缓过劲儿来,庄媛媛看向陆谨言的侧脸故意讥讽。

陆谨言转过身,背对着她,声音生冷无情:“别自作多情,你两次都杀了我的孩子,让你死不是太便宜你了!我就要留着你,给我的孩子赎罪!”

庄媛媛嘴角牵着一丝苦涩笑容,疲惫闭上眼。

她就知道,他对她向来是无情冷血的。

“陆谨言,放过我吧,我累了。”

陆谨言身形一动,似乎笼罩了一层什么。

许久,他才道:“庄媛媛,你我之间的帐永远也清算不了,你永远也别打离开的主意!”

冰冷的话落下,他消失在病房外。

病房内,庄媛媛身子蜷缩在被子里,眼泪无声留下。

病房外,陆谨言躲在窗口边静静看着她,眸光扫过她脖子上的淤青,不着痕迹动了一下眉心。

掏出手机,他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给206病房送一支止痛消肿的药。”

发完,关上手机,他又朝窗内看了一眼,悄无声息离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影视 » 小说:我爱了他十年,仅剩三个月了,却还是被他折磨的痛不欲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