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巨震!特朗普、拜登谁将笑到最后?选举年股市走势如何?机构投资者这样分析

美股巨震!特朗普、拜登谁将笑到最后?选举年股市走势如何?机构投资者这样分析美股巨震!特朗普、拜登谁将笑到最后?选举年股市走势如何?机构投资者这样分析

特朗普与拜登已完成本次大选最后一场辩论,得益于“闭麦”政策,即在一方发言时另一方麦克风保持关闭状态,这次辩论显得有序多了。

10月26日,美股再度重挫,截至收盘,道指跌2.29%报27685.38点,标普500跌1.86%报3400.97点,纳指跌1.64%报11358.94点。道指收跌650点,盘中一度重挫近千点。27日,美国股市三大指数涨跌互现。截至收盘,道指跌0.80%,纳指涨0.64%,标普500指数跌0.30%。

本次辩论共有六大议题,分别是抗击新冠疫情、美国家庭、美国种族问题、气候变化、国家安全、领导力。新冠疫情部分,特朗普还是强调疫情总会过去,同时现在新冠的致死率大幅降低,民众要学着和病毒共存,他不会因此关闭美国,他同时表示疫苗在“几周”内就会问市;拜登则指出防疫不力的特朗普不应该继续领导国家,他同时提醒特朗普曾说疫情夏天就会结束,但现在已经要步入冬天,全美每日新增确诊病例仍超过7万例。

对于投资人而言,最为关系的问题当属选举年的美股表现如何?选举年和非选举年,美股的表现是否存在差异?券商中国记者采访的买方机构普遍认为,尽管从数据回溯来看,选举年与非选举年的收益存在一定差异,但金融市场极其复杂,受到多重外部变量包括市场估值、商业周期和投资者情绪等因素在内的影响。对于投资者而言,牢记个人投资目标和长期投资策略至关重要。

选股年美股波动更高?

上投摩根基金统计了自1932年到2019年标普500指数的表现,其中选举年平均的涨幅是5.8%, 而非选举年的平均涨幅是9.6%;而从波动率来看,选举年平均的年化波动是15.8%, 而非选举年的平均的年化波动是15.2%。乍看之下,选举年的回报较低,波动性较高。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项统计中,2000年适逢美国互联网泡沫,而2008年则出现了次贷危机,这二年的回报和波动更多是由当时的市场和经济状况决定的,而非选举所造成的。就像今年选举年的低回报和高波动主要是由新冠疫情大爆发所导致的。因此,单从统计上来比较未必可以得出选举年美股就会表现比较差的结论。

上投摩根基金认为,选举年和非选举年一样,股市的表现更多是由当时的经济状况所主导的。在经济处于弱周期时,防御性行业如消费品、医疗保健和公用事业等,表现相对较好,如2000年;而在经济上升周期,金融、工业、能源和材料等周期性行业较有表现机会,如2016年。因此,投资者应更多关注经济基本面,并保持良好的多元化配置,以应对因选举活动可能带来的短期波动。投资人也应坚守较长期的投资计划而不是择时,因为择时是一个非常困难的策略。回顾2016年11月9日凌晨,随着选举结果的公布,期货价格暴跌,但在当日的常规交易后,市场收于正值。如果投资时间范围远远超越了选举周期和总统任期,选举对投资的影响就愈小。

牢记投资目标和长期策略是关键

选举年对于美国股市的影响,美国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之一Vanguard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王黔博士给出了鲜明的态度。

Vanguard分析了近150年的资产回报率——不仅回测了共和党和民主党总统在任期间的投资收益,还研究了选举年的不确定性是否给市场造成了收益较低和/或波动较大的局面,得出了以下结论:

基于由60%的股票和40%的债券组成的投资组合,Vanguard发现不同政党在任期间的年收益率确实存在一定差异:共和党为8.2%,民主党为8.4%。但是,这种差异在统计学意义上微乎其微,且对于投资策略而言几乎没有参考价值。

Vanguard还发现,总统选举年回报(8.9%)和非选举年回报(8.0%)之间也存在一定差异。但该结果在统计学意义上同样微不足道,差异很可能归因于随机性或“外界噪声”。

“投资者也没有必要认为选举前股市波动一定会提高。我们对该波动性的研究发现:以标准普尔500指数为代表,相比于样本区间整体股票市场波动率(15.7%),大选前后100天的年化波动率(均为13.8%)反而更低。但是,该结果在统计学意义上并不显著。” 王黔告诉券商中国记者。

王黔认为,金融市场极其复杂,受到多重外部变量包括市场估值、商业周期和投资者情绪等因素在内的影响。对于投资者而言,牢记个人投资目标和长期投资策略至关重要。

参、众议员选举结果对美股有何影响?

今年的大选不是只选下一任总统副总统,众议院的全部席位(民主党目前拥有232个席位,共和党拥有198个席位,有4个空缺和1个自由派席位。)以及参议员100个席位中的35席也同时进行改选(其中23个席位目前由共和党人持有,12个席位由民主党持有)。

如果总统当选人和参、众两院的多数党均属于同一政党,即所谓“一党扫荡”,那么,政府能够更充分地制定及执行其政策,而参、众两院至少其一由另一党所掌控,则属于分裂的政府,分裂的政府在施政上会出现更多的僵局,需要更多的两党妥协。

上投摩根基金统计过去市场的表现,自1949年以来至2020年7月31日,在共和党的控制下,股市的表现相对更好: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平均年化回报率为11.8%,而民主党控制下的年平均回报率为9.2%,而在分裂的政府情况下为6.1%。而从经济角度来看,在民主党的控制下,经济增长往往更强:自1945年以来至2020年7月31日,在民主党具有控制权下的时期,实际GDP年均增长率为4.4%,在共和党控制之下为2.8%,而在分裂的政府下年均增长率为2.5%。

上投摩根基金认为,虽然由一党控制的时期往往出现比较好的经济或市场表现,但历史上美国62%的时间是呈现分裂的政府状态的,如果2020年的选举结果是分裂的政府,那么可以预期未来白宫的行政和过去大多数时间一样,需要更多的妥协;如果像目前民调结果显示的真正出现“蓝色浪潮”,那么对于未来的经济增长可以有更多的期待。

鉴于当前两党的政策主张如此天差地别,市场普遍认为这次大选可能会有所不同。王黔认为,尽管如此,不论大选结果为何,其对金融市场造成的影响都是有好有坏。

“如果特朗普当选,税收政策将保持不变,但外交政策也将保持高度激进。如果拜登当选,外交政策的激进程度可能会减弱、风险溢价应会降低,但其它政策走向将取决于国会。如果民主党在此次大选中大获全胜,加之强有力的财政刺激措施(特别是加大基础设施方面的支出),可能会为未来几年的经济扩张提供支撑;但公司税可能会上升,这将对市场造成不利影响。此外,潜在的监管改革可能会有损能源、科技和医疗保健行业。总之,目前很难预测市场对于上述任何一种可能情形的整体反应。当然,当前争议颇多的大选肯定会造成近期市场波动增加。” 王黔表示。

美股巨震!特朗普、拜登谁将笑到最后?选举年股市走势如何?机构投资者这样分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财经 » 美股巨震!特朗普、拜登谁将笑到最后?选举年股市走势如何?机构投资者这样分析

相关推荐

    © 2015-2020蛋蛋赞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