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士人对南方士人的轻视所引发的政治格局的变化

导语;东晋的建立离不开当时众多士族门阀的支持,如北方的王氏、谢氏,以及南方本地的朱氏、陆氏等。但是东晋建立之后真正影响当时朝政的是王、谢等北方氏族,就连引发侯景之乱的侯景请求梁武帝做媒向王、谢等大族求婚时,梁武帝也是拒绝到这些大族地位太高,即便身为皇帝也不可强求,便让侯景向朱、陆等次一等的大族求婚。这其中不仅是展现了当时门阀士族政治之下士族的尊贵,同时也有着南北士族的地位差异,按理说北方士族南下应该依靠南方的士族,但是却反客为主,力压南方士族。这其实涉及到了自古以来南北方的环境差异下引发的北方人对南方人的轻视。这种现象在历朝历代屡见不鲜,这其实与南北方的环境差异、政治区别、认同心理有关,在多种因素的作用下,引发了北方人对南方人的轻视。

南北方地区环境差异所引发的北方农耕文明的发展以及南方地区的落后

我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农业大国,自原始社会时期就已经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农耕系统,但是这个完善的农耕系统实际是有一个范围的,那就是主要集中于黄河流域的中下游地区,也就是今天的陕西南部以及河南地区。在这种情况下北方地区得以大规模的被开放,成为了政治以及经济中心。

但是为什么南方地区没有被开发或者说被开发的较晚呢,其实是和当时的环境有关,尤其是在夏商时期。在已经发现的甲骨文中,我们会发现有一个"象"字,甲骨文的挖掘主要在殷墟地区,也是今天的河南地区。既然文字之中有"象"字的出现,也就说明当时在中原地区是有象这种动物的,但是今天象却没有了,就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原地区在那个时期气候温暖,温度非常高。根据竺可桢的研究表明,殷墟时期是一个较温暖的时期,野象、犀牛等出没在黄河地区。

北方士人对南方士人的轻视所引发的政治格局的变化

殷商时期气候温暖,中原地区生存着大象,并且数量繁多

这也就说明了为什么当时南方地区没有被开发,因为北方地区的温度已经可以供野象生存,那么南方地区的温度必然可想而知,其温度之高,已然不适合人的生存。而且在通过对大量已发掘的甲骨文的研究之中,我们会发现当时殷商时期的人是睡在席子上的,而非床上,也足以说明温度之高。因此北方地区适合开展农业,成为了经济中心,而南方地区由于环境问题,农业不便于开展,许多人过着刀耕火种的生活。

北方士人对南方士人的轻视所引发的政治格局的变化

农耕文明

而且早在商周时期南方地区的人就被中原的确的人所瞧不起,对于南方人,在中原人来,如同北方的少数民族一般,因此称呼南方地区的人为南蛮。周代是的诸侯国楚国,虽然在春秋战国时期是大国,但是初次分封的时候是在周成王时期,当时的楚王受封时得到的爵位也是公、侯、伯、子、男中等级较低的子爵,可见当时南方人在中原地区人心中的地位。

北方士人对南方士人的轻视所引发的政治格局的变化

战国七雄

当时王室身为宗主国,必定会按时接受各地诸侯王的朝贡以及述职,同时还会举行大规模的会盟行动。但是根据记载,在岐山会盟的时候,当时的楚王虽然也带着楚地的特长前往了,但是却并未真正参与会盟,足以见当时楚国地位的卑微,一方面是因为楚国本身实力弱小唉,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其身处南方,从文化到经济上都难以和北方的诸侯国相比。

北方士人对南方士人的轻视所引发的政治格局的变化

春秋争霸战争

其实归根结底主要是由于当时南方地区环境的恶劣造成的,温度过高,加上南方地区湿润多雨,使得山泽之中瘴气丛生,常人根本无法生存,更不用说开展农业了,这也就使得当时的文化发展、经济转移呈现出一种自西向东的态势,也就是有黄河中游地区、关中地区向东方的齐鲁之地发展,而非自北向南。

北方天然的优势为政治行动提供的有利帮助,造成的南北地位差异

北方地区作为政治经济中心是在商周时期奠定的基础,而秦汉时期真正确立了其地位。如果我们从中国封建王朝的一统来看,大多数封疆王朝都是由北自南而统一全国的,而且大多数的王朝都是从黄河流域走出来。除了明代是由南方向北统一的,但是在明成祖朱棣之后又将政治中心转移到来北方地区。

北方士人对南方士人的轻视所引发的政治格局的变化

长久以来黄河中下游一直是政治、经济中心

首先是政治因素,因为自商周时期,北方地区就已经是政治中心了,而秦朝之后的大一统王朝、包括秦朝都是以北方地区为政治中心的。秦朝时期是以关中地区的咸阳为中心的;两汉时期以长安和洛阳为中心,唐时也是以长安和洛阳为政治中心的。长达上千年的时间,政治中心一直都在北方地区,这种政治地理上的优势,也是北方人对南方人轻视的一个原因。

北方士人对南方士人的轻视所引发的政治格局的变化

现代的洛阳城无论是政治地位还是经济地位都无法和汉唐时期相比

其次是经济优势,我国封建时代经济中心在长期以来都在北方地区,不仅仅是农耕经济的发达,同时由于人口的快速增长,北方地区还形成了发达的商品经济。在两汉时期形成了众多的经济城市,其中长安是政治经济中心,除此之外洛阳、邯郸、临淄、宛、成都是当时在商品经济带动下形成的大都市。但是就其所处位置来说,位于南方地区的城市只有成都一个,其余的皆位于北方。

北方士人对南方士人的轻视所引发的政治格局的变化

唐朝时期政治经济中心依旧在北方但是已经有南移的趋势

而经济的南移在唐宋时期才开始,虽然同一时期长安、洛阳依旧是当时乃至全世界最为繁华的都市,但是唐代时期扬州、苏州、杭州等城市因为商品经济的发展,也已经有了崛起的态势。直到两宋时期,由于北方地区被少数民所占领,不得已重点发展南方,南方地区同时因为其海上交通的便利逐渐发展成为了首屈一指的经济中心,诞生了如泉州等依靠港口贸易发展起来的都市。

北方士人对南方士人的轻视所引发的政治格局的变化

南方地区以平原为主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对封建王朝最重要的军备储藏,北方一直以来占有重要的地位。在古代封建时期,中原王朝面临的战争主要包括两类,一类是与少数民族的战争,另一个则是王朝内部的叛乱等。其中与少数民族的战争又是主要的斗争,而与少数民族的战争中,骑兵又是主要的作战力量。当时的两大马场,一个是河西走廊地区,一个是河北与内蒙接壤的地区,而这两个大的马场都是位于北方的。而且南方地区多平原丘陵,而北方多大山、大河,有着天然的军事屏障作用。这就使得北方地区的军事意义远远高于南方。

在政治、经济、军事意义上,南方地区长期难以和北方地区比肩,由此也影响了北方地区文化的发展要远远高于南方地区,从而影响了北方地区人的心理认同上的差异,一种内在的对南方人的轻视。

政治、经济、文化差异之下所带来的心理认同的差异

北方地区长久以来作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长期以来主导着政治舆论的走向,这种优越感使得北方地区的人对南方地区始终充满了轻视。尤其是在统治阶级内部,北方地区的士人占据多数,拥有绝对话语权的时候,便会对南方地区的士子、官员进行打压。

东晋和南宋之所以来到南方之后,迅速衰落,走向灭亡,与这个原因离不开。宋代还好,因为那个时候政治、经济中心已经有所南移,南北方人之间的矛盾虽然有,但是远远无法和前代相比。但是即便这样,在两宋时期,位居高位的官员大部都是北方人,南方人寥寥无几。而东晋时期这种现象更盛,南方地区在当时地位极低,虽然当时支持东晋建国的北方士族门阀是南逃至江南地区的,但是在南北朝时期,一等的士族却全部都是北方南下的士族,而江南地区的士族却屈居其后,难以比肩。

北方士人对南方士人的轻视所引发的政治格局的变化

偏安一隅的南宋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江南地区的士族来说,北方的大族来南方无异于鸠占鹊巢,抢夺了他们大量的利益。当时南下的士族,如谢氏,短短数十年便财富如山,大片的江河山泽都成为了其名下的产业,奴仆成百上千。连当朝的统治者都要恭维巴结,来稳固自己的统治。也正是由于这种南北地区人士的区别对待,使得南方许多人士并不配合当时的王朝,东晋屡次北伐,但是却无功而返,就在于人力、物力难以为继,也是江南地区人的不配合引起的。

北方士人对南方士人的轻视所引发的政治格局的变化

南北方的官员经常相互倾轧

在加上历代封疆王朝的统治者大多都是出生自北方,面对南北士人之争的时候,往往采取忽视的态度,有时甚至放任自流,毫不约束,使得南方地区的人士备受打击。这种轻视的态度,即便在宋代之后经济中心南移,南方的地位已经逐渐赶上北方,但是南方人依旧受到了轻视。长期以来南方地区的人被称之为南蛮,彼此之间矛盾众多,在朝堂上经常相互倾轧。

这种现象的出现实际就是在政治、经济等巨大差异之下所形成的心理文化上的轻视、不认同。尤其是北方地区长期处于政治、经济中心,而且封建社会时代的的正统思想儒家思想也是发源于北方,使得很多时候北方人以自己的一些行为习惯来看待南方人,进而形成了这种不公平的北方人对南方人的轻视。

总结:这种因为地域环境、政治经济因素引发的地域歧视,其实自古有之,因为社会的形成必然是在人的基础上形成的,而人组成社会必然有阶级,有阶级必然会有歧视。不仅仅是同一地区的上层阶级对下层的歧视,同时还有不同地区之间的歧视。在两汉时期,关中地区是政治经济中心,因此关中地区的人便有着一种优越感,因为其在政治经济上的优势。这也是为什么东汉迁都洛阳的时候,有着众多的旧的长安的贵族不愿意迁都,就是因为迁都会对其固有的利益造成损害。这种地域之间的歧视,归根结底就是民众文化认同感的缺失以及盲目从众心理造成的,当有一个人去轻视、歧视某个人的时候,会引发连锁效应,继而有着更多的人去轻视、去歧视。因此消除这种地域歧视,就要是的不同地域之间的人有一个共同的文化心理归属。

参考资料

司马迁《史记》

班固《汉书》

“清华简《楚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历史 » 北方士人对南方士人的轻视所引发的政治格局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