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简报」印度经济简报 · 第28期(1)

「经济简报」印度经济简报 · 第28期(1)

作者南亚问题研究小组

转载流星

印 度 经 济 简 报

第 19 期 · 总第 28 期

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 · 南亚问题研究小组

研究撰写团队

施兰茶、王凯文、彭珅

范衍、徐梅影、谢禹韬

本期提要

回流中国| 印度产能因疫情受阻,全球纺织服装订单现回流中国,但供应商将此趋势视为品牌商短期调整

逆势改革| IMF预测印度今年GDP将萎缩10.3%。为促进复苏,印政府聚焦农业和工业,颁布一系列改革

改革困境| 莫迪三项改革政策均陷入困境,导致央地纠纷、坏账恶化,进一步降低实施经济刺激计划可能性

钢铁行业 | 由于国内需求疲软,印度首次成为钢铁净出口国。印度今年六成至八成钢铁产量均用于出口

中印经贸

【回流中国】印度产能因疫情受阻,全球纺织服装订单出现回流中国,但供应商将此趋势视为品牌商短期调整

由于印度深陷疫情,海外客户趋于放弃印度市场,全球纺织和服装供应链现将重心移回中国。纺织服装业作为印度经济支柱产业,是印度最大的外汇收入来源之一,约占其出口收入的15%及国内生产总值的2%。业内人士称,印政府的疫情防控措施严重影响圣诞订单交付,导致客户外流。目前,印度面临两大问题。一是客户订单数量日益减少。二是产能恢复前景不明。与此相对,由于疫情控制得当、产能逐渐恢复,中国纺织服装业下半年复苏。例如,本应由其他国家供应的80万套内衣订单近日交由广东一家工厂生产。该企业高管表示,4月至5月,由于缺乏出口订单,工厂曾被迫大规模裁员。然而,自8月以来,随着疫情在东南亚持续蔓延,国外订单开始回流。为确保在疫情期间完成节日订单,部分全球品牌将目光投向中国工厂,但其同时也在布局中国以外的供应链。尽管如此,分析人士大多认为订单回流趋势仅为短期现象。在中美战略竞争加剧的背景下,买家或将继续寻找中国以外的供应商。中国服装出口制造商表示,最近数月确实有来自孟加拉、越南和印度的订单回流,但大部分为今年圣诞节和感恩节假期短期订单。她认为,由于中企在中低端服装产业已不具备成本或关税优势,一旦东南亚地区工厂在疫情缓解后恢复生产,订单可能大概率自华流出。

——摘编自10月17日《南华早报》

【逆差缩小】印度对华出口保持两位数增长,贸易逆差同比减少近一半,其中印钢铁对华出口同比暴涨超8倍

由于印度钢铁出货量大幅增长,印8月份对华出口连续第4个月保持两位数增长。受印度对华商品进口限制及“自力更生”运动影响,2021财年4月至8月,印中贸易逆差缩减至126亿美元,同比减少近一半。印度自华进口额同期萎缩27%至215亿美元,对华出口航运扩大27%,去年仅扩大9.5%。印商工部数据显示,对华出口增速6月同比增长78%,达到顶峰。8月份印度对华出口增长15%,出货量价值16.8亿美元。截至今年8月,中国占印度出口总额的9.1%,仅次于美国的17%。在印前五大出口伙伴中,中国是唯一实现同比增长的目的地。同期,印度对美出口下降24.6%,对阿联酋出口下降59.2%。印度对华出口产品以钢铁为主。4至8月,中国占印度钢铁外运量的35%,而去年同期仅为5.3%。截至8月,印度对华钢铁出口额达18亿美元,较去年的1.92亿美元增长超8倍。专业人士指出,印度对华出口增长原因有二。第一,中国是疫情影响下唯一增长的经济体,而其他经济体陷入衰退。第二,印度对其他国家的部分已出口分流到中国。印中贸易逆差缩小还源自印度国内需求大幅萎缩,导致进口减少。然而,该趋势或难持续,原因之一是印度在活性药物成分等关键进口项目上仍难以摆脱对华依赖。为此,印政府需制定中长期战略规划。

——摘编自10月8日《商业标准》

【邻国反超】印度2020年人均GDP或遭孟加拉国反超,疫情管控不力、产业政策选择、经济举措不当为主因

IMF近期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表明,本财年孟加拉国人均GDP有望超越印度,系1991年印度实行经济改革以来的首次。若印度本财年人均GDP难超孟加拉国,其在南亚和印度洋周边地区影响力或将减弱。数据表明,2007年孟加拉国人均GDP仅为印度一半,但由于印度经济近年增速减缓、人口增速较高,两国差距迅速缩小。2004至2016年间,印度经济增速超过孟加拉国,但2017年起印度的经济增长率下滑,反被孟加拉国反超。此外,近15年来,印度人口增速(21%)也高于孟加拉国(18%)。IMF预计,疫情导致印度本财年GDP萎缩10%,而孟加拉国则将维持近4%的增长。然而,IMF同时预测,印度明年将实现经济V型复苏,或将使印孟两国人均GDP未来几年齐头并进。专家认为,印度陷入发展瓶颈原因有三。首先,疫情是罪魁祸首。孟加拉国新感染病例自6月中旬逐渐减少,而印度则在日前才开始出现好转。此外,孟加拉国感染死亡率也远低于印度。IMF数据显示,印政府封锁政策抹杀了其10.3%的实际产出,超出预期损失2.5倍。与此同时,印度自疫情前便面临财政和金融体系困境也延缓其疫情后需求复苏。其次,印度产业政策选择不佳。专家指出,孟加拉国选择易于吸纳劳动力的低端商品制造业,而印度则主攻高端制造业,错失更好满足其10亿劳动人口就业需求的机会。同时,孟加拉国就业结构更为平衡,女性劳动参与率为印度两倍。再次,莫迪政府经济举措不当。印度近期借“自力更生”口号设置进口壁垒。尽管此举旨在保护国内产业,但却损害印度与贸易伙伴的关系。这也使印度放弃承接自华转移的低端制造业机会,相当于自愿放弃其庞大劳动力比较优势。

——摘编自10月18日《华盛顿邮报》、《印度快报》

本期编辑:李知非

「经济简报」印度经济简报 · 第28期(1)

那兔原创T恤夏末清仓

「经济简报」印度经济简报 · 第28期(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财经 » 「经济简报」印度经济简报 · 第28期(1)
© 2015-2020蛋蛋赞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