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名撤档再回归,开分7.4的《夺冠》触及了谁的底线?

改名撤档再回归,开分7.4的《夺冠》触及了谁的底线?

从推迟上映,再到《中国女排》改名,最后又因疫情无限延期。

《夺冠》这部电影像极了女排姑娘们的经历——

命途多舛,跌宕起伏。

或许有人会担心:体育类电影,无非是努力拼搏喊口号,走的都是套路。

但条姐保证,《夺冠》绝不枯燥!光就故事编排,《夺冠》就值得好好说道说道。

改名撤档再回归,开分7.4的《夺冠》触及了谁的底线?

电影主要以时间线,诠释女排精神的发展。

先是以1979年做引子,再用1981、2008、2016年三场赛事,具体呈现女排队员在成长过程中的矛盾冲突。

作为酝酿女排精神的初始年,《夺冠》以一组训练时的矛盾,体现出1979年改革开放初期的艰难——科技 VS 人肉

当时,美国用的是科学训练法。

计算机对每个队员的身体强度进行精准分析,从而达到知己知彼的效果。

但放眼国内的训练环境,巧劲不够只能猛劲来凑:

在正常网高的基础上增加高度。

对着墙没日没夜地进行掂球训练。

通过不停的人肉训练,将出球的手速变成下意识的行为。

改名撤档再回归,开分7.4的《夺冠》触及了谁的底线?

训练室内的戏,多为鸟瞰、俯拍镜头。

一束光打在队员身上,周围一片漆黑,而队员则奋力拼搏,高强度训练。

也暗示当时中国的境况:

改革开放不久,如何让世界看见国人的实力,至关重要。

在一穷二白的环境里,要想成功,只能硬扛!

要想赢,超乎常人的意志力是必备条件。

这也为《夺冠》前期的故事,营造出一种集体主义精神氛围。

改名撤档再回归,开分7.4的《夺冠》触及了谁的底线?

对集体主义的强调,是不是说《夺冠》又是一部宣扬民族主义的电影呢?

征战大阪前,郎平与陈忠和买了杯咖啡。

郎平说:“苦。”

当然,可能有人觉得此处将象征西方的饮品咖啡,作为一种民族主义的符号,进行了划分。

对此,条姐的态度是:

你能说《夺冠》具有民族精神,但不能说它是绝对的民族主义。

对于集体主义的强调,也不是绝对的服从,而是加入了个体的选择。

改名撤档再回归,开分7.4的《夺冠》触及了谁的底线?

电影以郎平的个人视角,引出这三次集体赛事——

1981年“中日大战”

2008年“中美大战”

2016年“中巴大战”

每场赛事的冲突各有不同,搭配不同赛事,剪辑节奏上各具风格,绝不是简单的纪实搬演。

同时,这一过程也见证了集体精神与个体精神的融汇。

下面,条姐逐一分析一下。

首先是1981年日本大阪,场外有两类空间描绘:

一个是坐在教练席的袁伟民,一个是挤在电视前观看比赛转播的中国观众。

袁伟民身处现场,也捏着一把汗,但毕竟是姑娘们的主场。

所以,镜头完全聚焦赛场英姿,以至于在呈现这一幕后掌舵者时,镜头给的是他的挂牌。

改名撤档再回归,开分7.4的《夺冠》触及了谁的底线?

此外还有一个暗喻,即中国人何如通过这场比赛,伫立于世界。

中国观众挤在大礼堂,对着小小的屏幕,心紧绷着。

吉林的工厂,电视机下几个女孩玩闹着。大家看着女排的同时,也仿佛在注视这些孩子,传达出祖国未来希望的象征。

比赛结束后,女排姑娘们从向下的通道往上走。

暗示中国女排,甚至是中国人民,找回了自信,从此逆流而上。

改名撤档再回归,开分7.4的《夺冠》触及了谁的底线?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这段话用来形容2008年北京奥运会赛场上的郎平,再合适不过。

比赛时,郎平的表情较为镇静,可被隐藏的是内心的矛盾:

中国队输了,他们连骂都只是骂你。这句话与之前提到的民族主义问题相照应。

郎平作为美国教练,与陈忠和带领的中国女排狭路相逢。

胜,于国有愧;败,职责不允。

在表现这一场比赛时,剪辑迅速而凛冽。

镜头也从之前聚焦于赛场,转向场下两方教练如何排兵布阵。

改名撤档再回归,开分7.4的《夺冠》触及了谁的底线?

此处镜头呈现的不是看台观众的失落,而是愤恨。

条姐印象最深的是一个被消音的观众,看嘴形不难猜测,说的是“卖国贼”三个字。

显然,陈可辛对这种攻击性过强的民族主义持否定态度。

无论是不是民族英雄,只要出了一丝差错,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记得巩俐在处理这场戏时,有个起身的动作。这起身,是不屑,更是一种说不出的逃离。

现实也是如此,当时郎平的确也受到了谩骂。

对此,里约奥运会后的郎平,在中国女排击败塞尔维亚队夺得冠军后,写了一封公开信。

信中,郎平感谢了四组群体,最后一组恰恰是那群当年骂“叛徒”、如今喊“女神”的家伙们。

改名撤档再回归,开分7.4的《夺冠》触及了谁的底线?

在集体外部矛盾,与身份内部矛盾之后,2016年里约奥运会,将之前两种矛盾整合在一起。

虽说郎平出任国家队教练,但媒体对郎平以及女排的质疑有增无减。

同时,在女排制度的改革上,郎平也是孤军奋战,处处被动。

包括在与队员训练的过程中,也需要磨合。

但你看到的郎平,依旧是自信满满。

“鹰会掉到地上,但鸡永远也飞不了那么高。”

之前为什么这么看重赢,因为“我们内心还不够强大”。

所以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郎平在担任国家队教练时,面对连败依旧镇定自若。

这里反向凸显了郎平的个人自信——

因为自己够强,所以她相信姑娘们定会不负众望。

改名撤档再回归,开分7.4的《夺冠》触及了谁的底线?

在呈现这场比赛时,我方教练、对方教练,我方队员、对方队员,镜头事无巨细地做了陈述。

这场戏主要给人的观感是客观,没有太多主观的东西。

场外教练与场上队员的交叉剪辑,郎平成竹在胸且背水一战的决心,都让人热血澎湃。

改名撤档再回归,开分7.4的《夺冠》触及了谁的底线?

注意这三场比赛,遵循的是“正反合”的辩证法逻辑。

中日对抗,展现的是客观视角的集体女排——中国队和日本队。

中美对抗,展现的是主观视角的个体教练——郎平与陈忠和。

中巴对抗,则将客观与主观、集体与个体的相应镜头融合起来。

但其中,也有一条情感线索——自信,变强。

陈忠和从替补成员,到陪练,再到总教练。

郎平从队员到教练,并在国内外两重身份间游移。

从迷茫到最终的胜利,从身份游离到自我回归,这一过程映照的就是袁伟民那句“不够强大”。

郎平在出任中国队教练时,与成员强调自我意识。

很多观众可能觉得个体主义与集体主义在这里有点割裂。

并不是。只有个体意识的觉醒,中国女排才能真正变强。

之前想赢,是因为不够强大。

现在为自己而打球,从之前屈从于集体的框架中解脱出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胜利。

从集体荣誉,到个体自信,这才是女排精神的继承。

改名撤档再回归,开分7.4的《夺冠》触及了谁的底线?

总的来说,相比于巩俐、黄渤、吴刚等重量级演员的表演,《夺冠》的魅力更多凸显在剧作框架、矛盾冲突的设计上。

虽说以叙事结构取胜,但演员在真实人物的还原上,也可圈可点。

特别是饰演郎指导的巩俐,扮相太像郎平。

拿笔时的手势,包括耸肩、竖大拇指这些细节动作,巩俐几乎原样复刻。

最让条姐惊叹的,是巩俐还原了郎指导肩膀的特点。

运动员因为打球训练,肢体看上去有些硬。包括臂膀和背部,给人一种笔挺挺的感觉。

而郎指导的肩膀也经常端着,因为之前做过手术。巩俐也找准了运动员的这一体态特征。

形态得像,那神态也得似。

08年奥运,郎平以美国队教练的身份站在中国女排面前;

16年“中巴大战”之前,女排姑娘们屡战屡败,国内已不抱希望。

这两次复杂的心情,巩俐的表演更多是内敛。

这就减少了煽情的部分,把郎平态度上的硬气,以冷静的方式呈现出来。

改名撤档再回归,开分7.4的《夺冠》触及了谁的底线?

最后,聊聊电影《夺冠》的现实意义。

导演陈可辛,不是那种风格化的导演。

但,就凭套路和模式,加上突如其来的情感小点,让观众在兴奋的同时获得感动。

这几年,陈可辛在指导了《中国合伙人》《亲爱的》后,对时代价值的把控更强。

《夺冠》的意义,除了精神上的,还有电影制作上的——

对当下国产运动题材电影的破冰。

改名撤档再回归,开分7.4的《夺冠》触及了谁的底线?

中国女排强调的是集体运动,之后才是集体之下的个人。

更为重要的是,在赛场还原方面,《夺冠》又一次让观众看到了中国电影工业的发展。

运动题材电影,难在赛场还原。

而《夺冠》,陈可辛1:1还原了三场中国女排的世纪大战。

全女排成员的参演也让不少球迷大呼过瘾。

里约冠军球员在第三场赛事中,以真实身份出演。

此外,在展现赛场风云的时候,整个拍摄手法也多是纪实性。

条姐不开玩笑,《夺冠》算得上是中国新千年第一部硬核运动类型片。

现代生活中,碎片化的吐槽笑料,去严肃性的点缀,不是说不可以有,但真的太多了,甚至鸠占鹊巢。

之前赢了比赛,大家还会拿着国旗去街上喊一喊,你还能看到家国的凝聚力。

可如今呢?

各种明星八卦,甚至盖过了本应占据头版头条的赛场英雄们。

这个年代,我们重提女排精神,有没有必要?

这答案,希望看完《夺冠》的你能够找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体育 » 改名撤档再回归,开分7.4的《夺冠》触及了谁的底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