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书院是披着国学外衣的“集中营”,还是拯救少年的天堂

初听豫章书院,觉得应该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古书院,应该是一个教国学,弘扬中国文化的地方。但是事实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这是一所宣扬通过国学文化拯救网瘾问题少年的好学校,是家长帮助孩子走上正轨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或许这都不是豫章书院的真实面目,直到一位学生在网上的求助,经过媒体、大V的报道,人们才发现学院真实的一面。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王勃的一篇《滕王阁序》,让人对"豫章(也就是现在的南昌)"心驰神往。所谓"人杰地灵"、"俊采星驰",说的是人文之乡、书礼之地。历史上的豫章书院创建于南宋,是江西四大书院之一,与白鹿洞书院、鹅湖书院、白鹭洲书院齐名。

豫章书院是披着国学外衣的“集中营”,还是拯救少年的天堂

年中的时候我们才被各种媒体翻出旧闻"电击狂人"杨永信的恐怖治疗感到愤怒的时候,现在这样的学校机构又披上了国学的外衣,迷惑着不知情的家长。

孩子学习不好、早恋、打架、逃课、沉迷网游、还有一些同性恋的孩子,这都是这家学习接受的学生,被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无情的送来。

在知乎网友@温柔,在知乎发了一篇文章《中国到底有多少个杨永信》:中提到的的是一个无比黑暗,丑陋的"人间地狱"。当一个所谓的"坏孩子"被家长送进学校以后,学生会被脱去衣服,关进一间狭小黑暗,臭味扑鼻的小黑屋,即使三伏天也没有任何降温措施,只是一个鸡蛋和米糊式的食物维持着学生的生命。一旦学生表现不如老师的心意就会被毒打,而毒打的工具不是竹条而是钢筋。

豫章书院是披着国学外衣的“集中营”,还是拯救少年的天堂

@温柔知乎文章截图

作者还在文章里这么写到:"估计希特勒也没想到,集中营还可以用来赚钱,而且一个人每半年就是三万人民币。"不仅@温柔爆料,11月3日下午新京报发微博,又有一名豫章书院当事学生站了出来,揭露这所黑暗的地狱。

豫章书院是披着国学外衣的“集中营”,还是拯救少年的天堂

微博截图

当我们以为杨永信消失以后这样的学校会越来越少,祖国的花朵能够继续绽放的时候,现实告诉我们,一切都是想太多。事实上,这根本不是个例,像"豫章学院"这样的机构还有很多。每年都有很多所谓的"问题少年",被源源不断地送进这样的学校。

有这样的一个男孩,只是喜欢的对象适合自己一样,在父母的眼里就是妖怪,是另类,丢了家里的脸面。于是他被送到了某机构,希望改变孩子的取向问题,解决这个"麻烦"。

机构的老师一手遥控器,一手电棍。不断地在男孩眼前播放着各种同性题材的视频,一旦男孩有什么生理反应,就电棒点击他,电击棒没电了就直接殴打蹂躏。因为要让这个男孩一看到同性裸体就反感,身体发生自然地逃避。经过三个月所谓的治疗纠正,男孩显得神情呆滞,见到男的就害怕。

豫章书院是披着国学外衣的“集中营”,还是拯救少年的天堂

网络配图

这些所谓的"学校",打着教育的旗号,披着国学的外衣,充当着刽子手的角色,做着法西斯的事情,把这些孩子一点点推进深渊。

目前豫章书院学校已经"关闭",当地政府已经进行了调查处罚,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追责。但是学校对于孩子的伤害就能这样消失了吗?

今天豫章书院被媒体公布出来了,但还有更多的"豫章书院"却依旧生存的好好地,还有很多学生每天在地狱里生活着。网瘾是很多青少年成长路上最大的敌人,家长在打击这个敌人的时候,"戒网瘾"学校就成为了最强队友。

暴力之下,伤害意外经常都有。因为这类学校对于孩子的文化课基本都是没有的,更多的身体的课程,体罚、高强度野外训练、点击等是常见的手段。而这些"有效"课程却价格不菲。山东海纳培训教育学校的一位老师说,根据孩子的情况不同,培训周期也不一样,一般情况下在4-6个月:"费用的话是4800一个月,包括孩子在校的所有费用了。"但付出更多的是被送去培训的孩子们。从一开始就被认为"有病"的,"需要接受治疗"的孩子们,在这里接受体罚甚至侮辱,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遭受着折磨。

2009年,广西一名15岁少年被送入"南宁起航训练营"戒治网瘾,被4名教官殴打体罚致死。

2014年,河南19岁女孩玲玲在郑州搏强新观念生活培训学校(简称搏强学校)戒网瘾,在被教官"加训"两个小时之后死亡,另一名14岁女孩受伤。警方介绍,玲玲的尸检结果已出,其头部与硬物接触致颅脑损伤而亡。这证明,玲玲的死与她之前所受的"训练"有一定关系。

同年,14岁网瘾少年因偷吃饼干,双手被教官吊在单杠上,导致8个指头关节处皮肤缺血性深度坏死……

从2008年至今,全国至少还发生了10起类似事故。有的孩子被送入特训学校后,遭受虐待,一些孩子甚至不惜跳窗、跳楼。比如,辽宁13岁男孩小健为戒网瘾,被父母从辽宁送到济南子悦教育培训机构,不料刚到学校2小时便试图离开,最终导致其锁骨骨折。

豫章书院是披着国学外衣的“集中营”,还是拯救少年的天堂

问题少年真的是孩子自己的选择吗?其实不是,无论是我们传统观点还是现代理念,一致的都是觉得家长教育失败的成果。虽然青春期是孩子最叛逆的时期,家长的确很难管教,但是孩子不是病人,不是坏蛋也不是罪犯,哪怕真的是病人,坏蛋,罪犯,接受的也是耐心,关爱,然而现实却是被送进"地狱",接受陌生人的凌辱。

孩子不是家长的私人物品,他们也有情感。对于这些送孩子进机构的家长而言,孩子是自己的,可以随意处置或者决定孩子的人生。父母不在意孩子是否变得更好,更优秀,只是孩子听话,不惹麻烦就行了。

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同样适用于教育上。家长应该拿出更多的关心,关爱才是。幸福的家庭重来不缺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豫章书院是披着国学外衣的“集中营”,还是拯救少年的天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