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羌寨地区人人闻风丧胆的毒药猫究竟是什么?

在四川羌寨地区普遍流行着关于“毒药猫”的传说,据说,这种生物能变身、能下毒,专吃人的魂魄,而且已经在各地形成了自己的组织。那么,毒药猫究竟是人还是妖怪?它真的存在吗?

小编去年曾经在四川阿坝州的岩窝寨作了为期十天的调研,听到这个故事后觉得非常有趣,现在就把它分享给你。比较了解毒药猫故事的多为村里的老年人,但由于他们对此都颇为忌讳(他们相信毒药猫的存在,也因此害怕毒药猫报复),所以小编也仅仅是从一位中年大叔那里得知了故事的大致轮廓。

四川羌寨地区人人闻风丧胆的毒药猫究竟是什么?

岩窝寨

毒药猫不是猫,而是人,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女人,只有极少数是男性;不过一旦村寨里存在男性毒药猫,那么他一般都是毒性最强、最凶的毒药猫;而最凶的毒药猫被称为“毒药猫王子”(羌族人对“王子”一词的用法不包含性别的区分。毒药猫一般是在夜里活动,夜深人静的时候,毒药猫的灵魂会离开身体,骑着屋里的擀面杖从窗户那里飞出去。毒药猫有一个口袋,口袋里装满了各种动物的毛发,当它要害人的时候,就随手从口袋里抓住一根来,抓到什么动物的毛就会变成什么;变完之后走在路上专门吓人,有时候还会主动发动攻击,目的都是为了抓走对方的魂魄;丢了魂魄的人没几天就会死去。

“以前的人老实,所以经常会遇到毒药猫挡道的情况。最凶的毒药猫会变成母猪,你打它一棒子,它就会生一个儿子,打一棒生一个儿子,然后它们会一起攻击你。还有的比较凶的是变成线团,线团有弹性,你根本打不到它,它会跳着向你胸口上扑过来……遇到毒药猫切忌胆小,毒药猫不是不能对付,只要不怕它,人也可以抓到毒药猫;抓住之后,必须要用已经结了婚的人的裤腰带把毒药猫绑在椅子上,小孩子的腰带是绑不住毒药猫的;第二天天明,毒药猫就会变成人形然后向人求饶,这个时候可以向它索要任何东西,可以要钱,要粮食,甚至可以要老婆。”

出来害人的毒药猫一般是年轻女人,上了年纪、掉了牙齿的毒药猫基本上就不再有毒性了。毒药猫还被认为是一种法术,因此需要学习和传授。据说,学习毒药猫技艺的时候,要从屋里的神龛上牵一根五色线下来,绑到烙馍的凹盘的耳朵上,然后人脱光衣服,在烧红的凹盘上打滚,打滚的时候人不会被烫伤,之后就把这毒药猫的技艺学会了。

此外,毒药猫并不是单独的个体,而是有自己的组织。毒药猫组织会定期聚集在一起开会,会议规定毒药猫轮流去抓人的魂魄,然后一起享用。为了完成任务,毒药猫会去抓路人的魂魄,但如果实在找不到,毒药猫也会抓自己的亲人孩子。

四川羌寨地区人人闻风丧胆的毒药猫究竟是什么?

岩窝寨

在毒药猫的故事里,还有一位打死过许多毒药猫的英雄,他的羌语名字发大致是 e bu bo hu zhu。英雄的故事是这样的:毒药猫抓了英雄的小儿子的魂魄,当时小儿子正躺在床上睡觉,英雄回到家后发现儿子已经丢了魂,便要去救儿子。危急之际,英雄家里的佣人告诉了他毒药猫聚会之地(“毒窝”)所在。而佣人之所以能够知道这些,是因为他是个两面派,这也为后来的故事埋下了伏笔。毒窝是在一户人家的院子里,院子中间有个磨盘,周围围着一圈毒药猫,还有一个毒药猫王子坐在磨盘上面,英雄的小儿子就在他们的手里传来传去,还没有被吃掉。英雄的到来让这些毒药猫们受到了惊吓,他们纷纷变成了麦糠。于是英雄就把这些麦糠倒进磨盘里拉磨,结果麦糠被磨得粉碎,而从里面流出来的却是血。通过这次经历,英雄打死了很多毒药猫,但是还有少数毒药猫留在村寨里。英雄最后受到佣人出卖,死于毒药猫之手。

以上就是小编搜集到的关于毒药猫的故事了。它虽然只是当地的一个民间传说,但是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当地村民在特定历史时期和生活环境下的心理世界。那么,毒药猫这个故事究竟隐喻着什么呢?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解读,小编在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想法,欢迎各位在讨论区评论!

四川羌寨地区人人闻风丧胆的毒药猫究竟是什么?

岩窝寨祭祀用的神台

小编认为,毒药猫的故事应该是多种情感与文化心理的混合物,而这一故事的主体则包含着十分强烈的性隐喻。笔者列举如下:(1)毒药猫大多是年轻漂亮的女人;(2)极少数毒药猫是男性,而一旦是男性,一般都是毒药猫王子;(3)学习毒药猫技艺的时候要脱光衣服在凹盘上打滚;(4)只有结了婚的人的裤腰带才能够绑住毒药猫;(5)毒药猫会杀害自己的亲人孩子;(6)英雄 e bu bo hu zhu 的故事是男人征服了女人,目的是为了救自己的儿子;(7)最凶的毒药猫会变成母猪,而厉害之处在于生育;(8)没有毒药猫,就没有人(“无毒不成寨”)。

前三点都暗示着非常赤裸裸的性诱惑,并由此给听故事的人带来强烈的羞耻与恐惧感:如果说女人是诱惑之所在,那么男性毒药猫在一定程度上就是淫荡之人的反面教材,听众在男性毒药猫王子身上感受到了自身的欲望与恐慌,这种矛盾而复杂的情感是这一形象的根源。而结了婚的人是有过性经验的成年男性,他们被认为有能力抵御这种诱惑,是已经摆脱了那种不成熟的恐惧的人。第五、六两点则揭示了人们试图诉诸友爱(人伦、亲情)来抵制这种情欲的诱惑,通过描述“性”所可能带来的可怕后果,来加强这种性压抑。第七、八两点则意在表明性与生殖的紧密联系。“无毒不成寨”的俗谚中所蕴含着的当地羌族人的纠结与矛盾的心理,其实正是与人们对性的纠结联系在一起的:人们要压抑这种性冲动,但与此同时却又离不开它——道德原则的内在张力造成了人的内在冲突,从而孕育了毒药猫的故事。

与这种对性的矛盾情感结合在一起的,还有人们对高原深山这样的居住环境的恐惧。正如当代人类学家王明珂教授(《羌在汉藏之间》)所说:“毒药猫传说中受害者的不幸遭遇,显示整个故事产生的主要背景之一是某种社会扰攘不安,或因此带来的恐惧。某种无法预期、解释,然而又经常发生的骚动不安,如流行疾疫与莫名的食物中毒,山中突来的怪风或落石,或无法解释的失足落崖,或人们突然受到动物的袭击。”这种恐惧与人们对性的纠结心理混合在了一起,共同塑造了毒药猫的故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四川羌寨地区人人闻风丧胆的毒药猫究竟是什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