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国际盲人节:四川42万视障群体 他们如何“看见”明天?

封面新闻记者 秦怡 实习生邹阿江 摄影杨博

16岁的高尚今年念高二,先天性失明的她从来没有注视过这个世界。“虽然我看不见这个世界,但我要让世界看见我的奋斗。”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音色甜美又带着一股力量,高尚娓娓道来了自己的梦想:做一名配音演员。

关注国际盲人节:四川42万视障群体 他们如何“看见”明天?

高尚

成就梦想的第一步,是要走出自己的小天地。但现实是,视力的缺陷的确带给高尚生活和出行的不便,“我们只需要一些合理的便利。”采访结束时,她表达了自己的诉求。

10月15日是第37个国际盲人节。在四川,视力残疾人有422405人。因先天、后天原因导致失明的视力残疾人如何接受教育?如何解决生活中的障碍?社会可以从哪些方面进行帮扶?在第37个国际盲人节来临之际,封面新闻记者对相关部门、行业进行了采访。

教育:

基础课程+康复课

视障学生可以在特殊教育学校完成求学

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隐藏在金牛区的一个小巷子里,10月14日上午10点,正在组织低年级同学进行体检的操场,充斥着说话声和欢笑声。

关注国际盲人节:四川42万视障群体 他们如何“看见”明天?

高尚就读于该校高中二年级,先天性失明的她早就习惯了用声音去感知世界。从小喜欢听磁带、听电视,高尚在脑海中建构了自己关于这个世界的认知,“一定是五彩斑斓的。”有的时候,她会坐在家门口静静听声音,那个一件件事情正在发生的世界就用这样的方式走进了她的眼中;看不到电视画面,她便模仿电视剧中人物角色的声音,去想象其中的情节和故事。

她梦想着成为一名配音演员,因为这个角色关系着人物的塑造和情节的推动,“说不定也能让更多的盲人朋友更好地了解故事情节。”高尚说。

关注国际盲人节:四川42万视障群体 他们如何“看见”明天?

在成长过程中,高尚在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完成了大部分的学校教育。该校设有学前、小学、初中、高中和中职,视力残疾的学生可以在这里完成求学。

成都特殊教育学校盲生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学校从学前到高中的课程设置与普通学校并无两样,只是多了一门康复课。在这门课上,学校按照照教育部大纲进行分班分层,同时将学生分成低视和全盲进行授课,课程的主要能力是为了培养他们的生活能力和社会适应能力等。学生从该校初中毕业后也可以通过升学途径进入普通高中就读,再报考大学。

就业:

中职班毕业生就业率达100%

今年33岁的王飞龙来自绵阳,目前在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学习推拿。关于这个世界,他还记得四季的颜色、城市的高楼,和身边人的神情。19岁那年,王飞龙被确诊为视网膜色素变性,视力开始衰退,直至24岁完全失明。

关注国际盲人节:四川42万视障群体 他们如何“看见”明天?

王飞龙

也是因为视力衰退,王飞龙放弃了上大学,干过销售、做过生意。但到了24岁那年,视力已经完全丧失,只剩下微弱光感,“像隔着几层纱布,只能勉强分清白天黑夜。”王飞龙放弃了工作,回到了家中,那是最沉闷的一段日子。后来在家人朋友的推荐下,他开始接触推拿。

从事推拿已经有几年的王飞龙在绵阳开了一个推拿店,生意还不错。不过今年他选择到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的中职班进行求学。“按摩课程都是进行系统性的培训,有的学生手法比较熟练,但理论知识相对欠缺,所以我们都是双管齐下地进行教学。”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中职班开设课程都是按照大专院校的课程进行安排,毕业的学生就业率高达100%。

出行困难:

盲道侵占等问题仍然频发

尽管能感受到微弱光源,但高尚大多数时候仍然不敢独自一人外出。”虽说和过去相比,城市无障碍设施建设和制度环境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但盲道经常发现人为侵占的现象。”高尚发现,侵占盲道的现象,在共享单车推出后更加频繁了,尤其在地铁口附近,常常造成她的出行困扰。她也发现,有的地方盲道设置并不连贯,这对她独自外出无疑是一种挑战,“我们只需要一些合理的便利。”高尚说。

对王飞龙来说,丧失视力后最大的遗憾便是不能完整地表达父爱。如今已经成家立业的王飞龙拥有一个可爱的孩子,他也梦想着有一天能够亲自带孩子出门旅行去看世界,“不过这也确实不太方便。”他提到,理想中的无障碍环境建设不仅包括城市中的公共设施,也应当涵盖旅游景点等,更全面地保障视障群体的权益。

对视力残疾人来说,生活中的不便还有很多。10岁的蒋文茜因病致盲以后,她的妈妈最担心的是孩子的成长问题,“想给她申请一条导盲犬,但却不知道怎么申请。”

事实上,视力残疾人要免费申请导盲犬,可以提交相关材料到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但由于培养的高成本和高淘汰率,每年培训成功的导盲犬数量有限,上述培训基地至今为止“毕业”的导盲犬不超过200只,而全国视障群体约有1731万。

保障权益:

四川正草拟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 制定国家通用盲文推广方案

“关于无障碍环境建设,我们一直在不断地探索。”四川省残疾人联合会相关负责人透露,四川正在草拟《四川省实施办法》,准备提出残疾人、老年人等社会成员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携带随身必备的辅助器具或者有标志的导盲犬的,公共交通运营单位不得拒绝或者额外收取费用。

“除了法律法规保障以外,加强宣传,让广大群众了解、接受导盲犬,并主动关心、帮助视力残障人士,也非常重要。”四川省残联相关负责人表示。

除了出行,语言文字也是视障群体平等地、无障碍地接受基础教育,无障碍交流表达,更好融入社会生活的基本条件。2018年7月,由教育部、国家语委和中国残联共同立项,经过多年认真研制的重大成果《国家通用盲文方案》正式发布。该项成果的发布让盲文有了“规范字”,但这仅仅是开端,更为关键的工作还在于后续的推广使用与普及。

据了解,为做好国家通用盲文的推广工作,四川制定了《四川省国家通用盲文推广方案》。今年,省残联组织相关机构制作了通用盲文推广宣传视频,将于国际盲人节当天发布。

上述负责人表示,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残疾人事业快速发展,广大盲人的生活状况和参与社会生活的环境显著改善。通过实施盲人数字阅读推广工程和开展国家通用盲文推广工作,盲人群体的精神文化生活日益丰富;通过推动无障碍环境建设特别是信息无障碍建设,盲人群体可以享受互联网等现代科技带来的巨大便利,逐步融入信息社会,“应当让广大盲人自尊、自信、自强、自立,在各行各业中做出突出贡献,取得优异成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关注国际盲人节:四川42万视障群体 他们如何“看见”明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