侃侃八十年代中期高考那些事

侃侃八十年代中期高考那些事

八十年代的教室

又到一年一度的高考时间了。从恢复高考制度至今的三十一年中,无论社会环境、教育体制及高考形式如何变换,人们对高考的关注度和热情却没有丝毫的改变。

我是国家恢复高考制度第十个年头一九八六年参加高考的,之前还是十年制义务教育,即小学五年,初中三年,高中两年,到了我们那一届,教育体制改革,高中变成了三年,本来八五年参加高考推迟到八六年。

那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学校的硬件设施相对较差,学习和生活条件都与现在无法相比。

七、八十年代的农村,几乎每个村子都有小学。上一年级时,我所在班级大约有三十多同学,到了高中三年级,小学的同班同学就只剩下我自己了。有些同学留级在低年级,大多数都回家务农了。

对于农村学生来说,高考是跳出农门的唯一出路。高考是公平的,无论你出身何处,成绩决定一切。我结识的一些厂矿子弟,他们中的少部分学生对高考的热情不算太高,只求混一张初中或高中毕业证就可以就业了。在当时农村人的眼里,初中专、大专和大学都一样,只要能上,就是吃商品粮、国家饭的人。家长对学生学习的支持仅限于口头上的鼓励,最多也只是家里的农活尽量不让孩子参与,那时很少有各式各样的辅导班,家长不需要花费很多钱为高考投资。

我就读的高中距离村子大约有七、八里地,吃住都在学校。学生宿舍是三间打通的平房,里面有两排两米宽、十几米长的大通铺,分上、下两层。学生自带被褥,自己找合适的地方。宿舍里没有风扇,更没有空调,当时甚至不知道什么叫空调,没有暖气,蜂窝煤炉子也没有。回想那时,似乎不觉得夏天的炎热和冬季的寒冷。

高中生大多是年龄在十五到十八岁,正处于青春期的青少年,是身体发育最快、最需要营养的阶段。受经济条件的限制,别说吃好,就是吃饱都很困难。学校为了避免食堂造成浪费,把饭票按照时间的顺序制成固定的格式,每月领一次饭票,如果不能按时使用,过期就作废了。每顿饭菜是什么,学生不知道,食堂做什么,大家就吃什么。学校规定,每顿饭主食必须是四两。无论男女学生都一样。当时饭量很大,在我的印象里从来没有吃饱过。刚吃完钣,肚子还咕咕地叫。解决吃不饱也有办法,学校有机动票,只能买主食。大多数同学周末回家返校时,自带一些馒头,作为一个星期的营养补充,条件好的还会带一些淹辣椒或咸菜。学校的开水房是免费提供的,馒头、开水再有咸菜就算是加餐了。

侃侃八十年代中期高考那些事

学生在黑板上作题

为了备战高考,老师们通过各种途径从其它学校搞来模拟试题不断地分发给大家,几乎每两天一套,典型的题海战术。我是那种求精不求多的性格,仅做完了其中的三分之一。学校领导高度重视毕业班,他们找来一些名老师讲解的高考重点复习资料录相带,把毕业班集中起来,在室外观看。十八英寸电视机,加上录制效果不好,我现在都想不起有哪些印象很深的讲座。

作为毕业班学生,我们比其它年级同学起床早,大约是六点左右,早读主要是英语、语文和政治,部分同学选择在学校外面乡间的小道上,空气清新,高声朗读记忆深刻。学校规定晚自习最晚到十点半后准时熄灯。一些同学想多学一会儿,就在老师卧室外的窗台上,借屋内的灯光继续学习。老师很能理解学生求知的欲望,有意识地不关灯,为学生创造条件。

那时,高考过程与现在不一样,必须过两道关。首先是预考关,每年四月末,由学生所在地区统一命题,预考通过,才有资格参加七月份的全国通一考试。预考通过率大约是百分之三十。高考时间是七月的七、八、九三天。

填写志愿是在高考结束后第三天开始的。学生对照高考答案给自己打分,由于对当年高考分数的总体评估不清楚,对报考的学校和专业不了解,资料有,很少,也没有人指导,大家只能根据自己的想像填报,

高考成绩公布后,看到自己上了分数线,大有“金榜题名时”的那种感觉。我至今还能记得拿到录取通知书时全家人高兴的样子。

我所在的普通高中,毕业班一共三个班级,每班约五十到六十人,理科两个班,文科一个班。八六年,三个班一共考取了六个人,其中考中本科的三个人,大专三个人,据说这还是这所高中历届录取率最高的一年,由于成绩突出,县教育局特意给学校奖励了一台电视机以及其它嘉奖。

录取率低,只要能考上,无论大学、大专、初中专,你就是名人,整个村子乃至周边的人都会知道。我们村距离城镇近。六十年代,国家搞三线建设时无偿占用了大量耕地,到八十年代中期,人均耕地只有八分。随着人口数量的急剧增长,人均占有耕地越来越少,对于靠种地生活的农村人来说,耕地的减少就意味着生活将更加困难。高考录取一个学生,就少一个分享耕地的人。村委会,当时应该叫大队部,决定,凡家里有学生被录取,就邀请乡电影放映队来村放一场电影,鼓励学习,同时奖励每个学生一个笔记本、一支钢笔。获得这种荣誉比现在奖励一万元钱还兴奋。

侃侃八十年代中期高考那些事

考场外等待高生的家长们

社会发展变化太快,那时候的我们无论如何想像不到现在大学录取率这么高,上大学从为了跳农门,获得一个体面的职业,转变成现在上大学为谋生的手段。对于绝大多数人及弱势群体,高考仍是最佳的选择。高考是公平的,暂时还没有其它方式取代高考选拔人才;高考很残酷,一次考试,它虽不能完全概括你之前的努力,但却能决定你的未来。现在虽然也流传着“知识无用论”的这种思想,认为大学毕业生工作难找,可没有这张文凭,没有专业知识,工作将更难求。

如今,重视高考衍生出各种各样的课外辅导班、强化班、补习班等等,还有各种费用昂贵的私立学校。比较起来,我们那一代人是幸运者,想想当年,面对这种高考投资,我们可能没有机会上大学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侃侃八十年代中期高考那些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