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平,意难平,《风犬》刘闻钦:曾许人间第一流

意难平,意难平,《风犬》刘闻钦:曾许人间第一流

一个叫安然的好学生跟着一个差学生相约去吃烧烤,她穿得光鲜亮丽,很有富家乖乖女的感觉。烧烤摊摆在路边,是街边的气息。他们兴高采烈地走过去,有的是为了烧烤,有的是为了其它——安然是为了烧烤摊的摊主,那个叫刘闻钦的男生,她喜欢他。

但当安然一行人走到烧烤摊时,发现一群混混正把刘闻钦按在地上索要保护费。混乱中他们逃脱。刘闻钦叫来街坊邻居就要去跟混混们拼命,安然拦住了他:

「你这样子(的生活)好在哪?」

刘闻钦说:「自由自在,好吃好喝。」

显然,这句话是不符合安然的认知的,这不是好学生理想中的秩序,年轻人就应该好好读书,而不是混迹街头。安然本能地认为这是错的,她在为刘闻钦着想,她说:

「可是你才十八岁。」

接下来刘闻钦不假思索的一句话,打破了安然的固有认知,也击中了我:

「生活啥子时候给过我十八岁?!」

意难平,意难平,《风犬》刘闻钦:曾许人间第一流

《风犬》片段

这句话出现在第三集的结尾,也给本部剧定了个基调。当你以为这是一部轻松搞笑的青春喜剧的时候,编剧导演啪的一掌给你拍醒,告诉你他们在认真的讲一个故事,一个成长的故事。这个故事不只有欢笑,还有残酷的现实,悲伤,与无奈。这样的现实可能对于养尊处优的安然来说算不得什么,但是压在刘闻钦身上,就是一座大山。

其实从角色设置上,刘闻钦更像是一个工具人。他的出现是为了让安然与老狗相遇,也是为了让老狗在安然与刘闻钦之间一步步促进和解与释怀。但正是这样一个“工具人”,却成为了我心中最高光的角色。

刘闻钦出身于一个普通的家庭,他有着特殊的篮球天赋,他本可以通过篮球选拔赛考入一所不错的体育大学,但这一切,被安然的出现给打破了。

意难平,意难平,《风犬》刘闻钦:曾许人间第一流

刘闻钦与安然初见

安然被混混骚扰,刘闻钦救下,就像一切偶像剧的开头,故事就这样展开了。

安然对刘闻钦一见倾心,经常逃课去看刘闻钦打比赛,二人互生好感。选拔赛将近,刘闻钦球技出色被教练给予厚望,似乎只要一切顺利,刘闻钦就能轻松通过,为校争光,也能达到他体弱父亲对他的期许。

圣诞节临近,二人去聚餐,安然似乎没多想的进了一家披萨店,刘闻钦也只得硬着头皮跟进去了。

「一共328元」

刘闻钦左翻右翻,翻出全部家当,350元,买了单。

「存了一年的钱,一张饼饼,没得了」

那一天,刘闻钦意识到了二人家庭之间的差距,但是身为男人的自尊心让他无法接受,他问狗哥,

意难平,意难平,《风犬》刘闻钦:曾许人间第一流

「你知不知道啥子叫做,莫忘少年凌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狗哥自然不懂,也回答不上来。

为了证明他能给安然「第一流」的生活,他要给他心爱的女孩买一串项链,价值一千多块。他为了挣钱,去打野球,打野球的人下手都很重,他受了一身伤,选拔赛也因伤痛未能通过。教练责怪他,父亲怒斥他,但他好像不在乎,他现在心里,只有安然。他用打野球赚来的钱买了那条项链,满怀期待地与安然在一家高级餐厅见面,正准备拿出项链送给安然时,好巧不巧,餐厅圣诞节活动,他们所在的那一桌中了一个五等奖小礼物,而那个「五等奖」,正是刘闻钦买的那条项链。安然开心地把玩着刚得到的「五等奖」,刘闻钦则把刚要递出自己拿前途换的项链的手收了回去。

意难平,意难平,《风犬》刘闻钦:曾许人间第一流

「你说,河里的虾和海里的虾能生活在一起吗」

「当然不能了,它们生活的环境完全不同」

安然显然并不明白刘闻钦的用意,刘闻钦转身离开了。刘闻钦回到家,父亲怒斥他为了钱放弃自己的前途,刘闻钦一言不发,挨完骂后出了家门,殊不知安然跟来听见了一切,二人便在破旧的楼梯间发生了争吵。

意难平,意难平,《风犬》刘闻钦:曾许人间第一流

「你说过,河里的虾和海里的虾莫法生活在一起,你看下这个鬼地方,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生活的嘛」

「你在说什么,我们之间有那么大的差别啊」

「你晓不晓得,我奋力以赴的终点,还不如你的起点」

镜头此时从破旧的老房子上拉,远处正是灯红酒绿的上城区。

意难平,意难平,《风犬》刘闻钦:曾许人间第一流

远处为上城区,近处为刘闻钦的家

这一处场面不禁让人联想起电影《八佰》中苏州河两岸的景象,歌舞升平的租借与断壁残垣的战场,都是通过一个镜头下两种截然不同的画面给人强大的冲击力。这场戏其实还有另一个重要的视觉隐喻——“楼梯”。就像电影《寄生虫》中为了将贫富差距采用了大量的上下平移镜头以及众多的“楼梯”戏份。重庆与首尔类似,地势高低起伏,上下坡与楼梯几乎随处可见,但随处可见并不代表制作团队“无心插柳”,《风犬》中的这段楼梯戏应该是确确实实的有着贫富差距的视觉隐喻在里面的。

意难平,意难平,《风犬》刘闻钦:曾许人间第一流

电影《八佰》 苏州河两岸

意难平,意难平,《风犬》刘闻钦:曾许人间第一流

电影《寄生虫》 暴雨中主角团赶回半地下

意难平,意难平,《风犬》刘闻钦:曾许人间第一流

首尔随处可见的上下坡

在争吵之后,刘闻钦消失了一年,安然找了他一年,直到安然遇上老狗,故事便是从此处开始的。

在故事的最后,刘闻钦离开重庆去了成都,找了一个贤惠的女朋友一起开了家面馆,告别了过去,也有了全新的开始。一天夜里,一个混混在马路上偷走了女友手中的钱包,刘闻钦追了上去,却不知混混还有三个同伙,争执之中为首的混混拿刀捅伤了刘闻钦,混混见势不妙立即逃跑,留下刘闻钦一个人躺在血泊之中。

意难平,意难平,《风犬》刘闻钦:曾许人间第一流

被刺后倒在地上刘闻钦

马田姗姗来迟,扶起奄奄一息的刘闻钦,刘闻钦看着马田,他觉得自己一生的运气实在太差了,他曾经可以凭借精湛的球技通过选拔,却因自尊心错失了唯一能上大学的机会,他曾经在狗哥面前夸下海口「曾许人间第一流」,他能给她「第一流」的生活,却又被现实的差距无情的击打,而在今天,他已经做好了开始崭新未来的准备,意外却先一步来临。他不懂,他不懂为什么,看着忽明忽暗的路灯,问他面前,那个在他的认知里,也许是唯一一个有望可达金 ⻩色对岸,去做“人间第一流”的⻢田,到底什么是人间第一流

意难平,意难平,《风犬》刘闻钦:曾许人间第一流

「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做,须知少使凌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

「我不知道」

「啥子是第一流嘛,啥子是第一流嘛」

17岁的马田,也没有答案。

钦哥的死,我从情感和理性上都是不能接受的。一个与过去已经达成和解的人,一个不会再成为安然与老狗之间芥蒂的人,他的死,是没理由且不必要的。

但,也许,导演早在片中回应了我们

「青春片就是要有遗憾,这样拍,才高级」

意难平,意难平,《风犬》刘闻钦:曾许人间第一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意难平,意难平,《风犬》刘闻钦:曾许人间第一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