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B站这档“万物皆可说唱”的节目里,大家真的很敢写敢唱

最近,一档B站的自制说唱类综艺《说唱新世代》刚播即火,让很多网友“真香”了,评论说“我以前不喜欢rap,这次居然觉得每首都很好听,都能听下来”。

开播一周豆瓣评分高达8.7,B站评分9.5。除了说唱选手本身过硬的业务,更打动网友的是那些说唱作品传递的内容。正如《说唱新世代》的宗旨“万物皆可说唱”一样,节目里这些选手实在很“敢”:敢写,敢唱。

比如RoseDoggy组合的迪克阳仔和林原谅带来一首“此前没人敢写的”的说唱歌曲——围绕现在大家都对客户甲方“叫爸爸”的社会现象,做表达戏谑且魔性的表达;Doggie的歌是写给一位因为帮助被校园暴力的同学而被杀的男生,还有高考被顶替上大学的女生。

而陈近南唱的一首写给抑郁症患者的歌《来自世界的恶意》,唱哭了很多网友。

《来自世界的恶意》歌词有对抑郁症女孩的理解和同情:“命运是主人,你我都是往来的宾客,我和你一样曾遭受校园和网络暴力,我无法控制我自己,脾气越来越差,所有的力气都用来跟爸爸妈妈吵架,学校里流传着关于我的各种争议。”

更令网友泪目的,是陈近南对这个群体的鼓励:“你看你有多棒,你一定会长成自己喜欢的模样,这不是你的问题你无需向谁证明,世界的恶意不过是一场闹剧,如果现在你没剩下多少勇气,我一直陪你,愿你历尽千帆,依然光芒万丈。”

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陈近南谈起创作《来自世界的恶意》这首歌的初衷。

在B站这档“万物皆可说唱”的节目里,大家真的很敢写敢唱

2019年5月,陈近南有一个粉丝在加拿大留学。突然有一天晚上,陈近南收到了她的消息。“她说她坚持不下去了,活不了了,她不懂这个世界为什么总是恶意满满。她确诊下来很严重的抑郁症,但是学校里的同学们都不理解,父母一开始也不觉得她生病,只是觉得她很作。”

陈近南听完这个粉丝的讲述很心疼,就把小时候自己曾经遇到的事情讲给粉丝听,给她鼓励。“她接收到了我的力量,并且看到了我现在的样子觉得,好像所谓来自世界的恶意,我没那么难接受了,她想成为和我一样勇敢的人”。

当天晚上陈近南就在想,也许有很多人,和这个粉丝一样,在小的时候,青春期这段时间,很容易不开心或者有一些心理问题,他们也需要鼓励和安慰。

“但是我又不能一个个和他们讲我的故事,鼓励他们,所以我就创作了这首歌《来自世界的恶意》,很快就写了出来。”

这首歌的最初版demo,陈近南发给那个粉丝听的时候,对方正在机场候机。“她说她决定休学一年回国接受心理治疗,本来很紧张的,但是听完了以后就觉得,很温暖。我也很开心,能给到她帮助,希望听到这首歌的人,都能得到一点点的温暖”。

在B站这档“万物皆可说唱”的节目里,大家真的很敢写敢唱

透过《来自世界的恶意》,陈近南想传达的是:也许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感受过“来自世界的恶意”,我们要勇敢的面对它,克服它,战胜它,不要害怕。也许当你战胜了它,你也会觉得,“来自世界的恶意不过是一场闹剧”,那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在这条路上你觉得辛苦,觉得困难,觉得支撑不住了,至少还有一个播放器里的声音会陪着你。”陈近南说。

参加B站的《说唱新世代》,陈近南坦言,来之前并不知道赛制是如何的,没有抱很大期待,心里想着也许唱了这一首《来自世界的恶意》以后就会被淘汰。“那我就一定要唱一首我最想唱的歌,最想表达的歌。就是这一首,我希望更多人能听到这首歌,能得到一些鼓励和温暖。”

在第一期节目中,陈近南和说唱基地主理人黄子韬的互动给大家留下很深刻的印象,网友发弹幕说陈近南“像极了追星时的我”。

“我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在这之前也没什么见到明星的机会,所以我会很害羞很激动也很开心。”陈近南很耿直地说,最初她还琢磨黄子韬老师“会不会说出什么奇怪的看法”“他给的音乐建议能靠谱吗?”但是随着节目录制,陈近南觉得,黄子韬给到选手的评价都是比较专业的,而且他本人也非常敬业。(文化副刊部编辑)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在B站这档“万物皆可说唱”的节目里,大家真的很敢写敢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