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甘岭战役,牛保才用身体接通电话线,黄继光堵枪眼

1952年10月14日上甘岭战役打响,谨以此文纪念抗美援朝牺牲的烈士,此文根据有关资料整理,系作者含泪整理,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朝鲜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在板门店举行的朝鲜停战谈判中,美方因迷信其军事硬实力的强大,并于10月8日片面宣布停战谈判无限期休会,继续向朝中方面施加压力,美国当局摆出一副强硬的姿态,决定实施"摊牌作战"计划,又称为"金化攻势",企图夺取志愿军中部战线要点五圣山,以改善防御态势。

五圣山山脚下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名字叫上甘岭,这个小村庄将因为这场血战而载入史册。

负责五圣山、斗流峰、西方山一线防御的是志愿军第15军。 10月5日,南朝鲜军第2师1名参谋投诚,称其所在的团将要配合美军向这一地区发动攻势。

14日清晨5时,美军第7师第31团、南朝鲜军第2师第32团和第17团1个营,共7个营的兵力,分为六路,在105毫米以上口径火炮300余门、坦克30余辆、飞机40余架次的支援下,采取多路多波的方式,连续向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发动猛烈进攻。

著名的上甘岭战役就此打响了。

一天时间里,美军向上甘岭发射30余万发炮弹,飞机投掷了500余枚重型炸弹。这是朝鲜战争中单位面积火力密度的最高纪录!上甘岭主峰标高被削低整整2米,寸草不生。

上甘岭战役,牛保才用身体接通电话线,黄继光堵枪眼

在惊心动魄的爆炸声中,两个高地上的步话员一次次在坑道口竖起天线,拼命呼叫数百米之外的营指挥所。

然而,敌人的炮火实在太猛烈。短短几分钟,坑道里储备的十几根天线全数被炸毁,电话线全部被炸断。

枪林弹雨中,三营电话班副班长牛保才冲了出去,一边躲避炮火,一边接上断线,他随身携带的一整卷电话线全部用完了,仍然还差一截!身体已经负伤的牛保才用双手连起断线,不顾敌人炮火轰炸,用鲜活的生命换来了宝贵的三分钟的通话时间,牛保才壮烈牺牲,志愿军领导机关为这位英雄的电话兵追记特等功,并授予"中国人民志愿军二级英雄"称号。

135团副团长就在这宝贵的三分钟里向前沿坑道部队下达了紧急作战命令。

每到夜晚,志愿军就发起进攻,担负597.9高地2号阵地反击任务的是135团7连。

4天前刚刚从这里换防下来的2排由排长孙占元带领,作为第一突击队。因志愿军炮火火力不足,敌人的工事未被全部摧毁。孙占元亲自带领一个班开辟反击道路,边清除敌地堡火力边前进,很快就攻下两个火力点。

在接近2号阵地时遭到敌人火力阻拦,孙占元双腿负重伤,右腿被炸断,只有一层皮连着,左腿也被炸伤,露出了骨头。 孙占元强忍剧痛,架起机枪掩护战友爆破,又接连摧毁了三个火力点,攻上2号阵地后,部队继续向纵深发展。

这时,一股敌人从上甘岭村头爬了上来,想从侧后包抄偷袭7连阵地。孙占元发现后,利用缴获的两挺机枪轮番射击,接连打退敌人两次冲击,毙伤敌80余人。

敌军又发起了第三次攻击。在战友相继伤亡、弹药告罄的情况下,孙占元忍着剧痛爬行,从敌人尸体上解下手雷继续战斗。当大批敌军蜂拥上阵地时,他毅然拉响了最后一颗手雷,滚入敌群,与敌同归于尽,英勇捐躯。

战后,孙占元被志愿军领导机关追记特等功和"一级英雄"称号。

上甘岭战役,牛保才用身体接通电话线,黄继光堵枪眼

激战一天,双方打成了胶着局面。白天,"联合国军"依仗强大的火力优势占领了两个高地的表面阵地;夜晚,志愿军发挥近战、夜战之长又夺回了阵地。

战斗打响前,范佛里特曾对"摊牌"计划相当乐观——假如一切按计划行事,有16个炮兵营280余门大炮、200多架次飞机的支援,只要付出200步兵伤亡代价就可达成目的,然而,志愿军的防守能力和顽强程度远远超出他的意料。

进攻了整整一天,"联合国军"连一寸阵地也没捞到,伤亡却高达2000多人。

从15日起,范佛里特又投入2个团另4个营的兵力,在飞机、坦克和炮兵掩护下,轮番向我阵地冲锋。

志愿军也不断投入兵力火力,依托坑道工事,白天阻击,入夜反击。两高地的表面阵地一次次被"联合国军"占领,又一次次被志愿军夺回。

18日晚,志愿军悄悄向坑道里派出支援部队,准备在第二天夜里进行大反击,重新收复高地。

然而派出支援部队并不容易,从597.9高地1号主坑道运动途中要经过一片美军控制的炮火区,好几个连队都没能冲过去。最终134团8连创造了"奇迹",成功冲过封锁区进入坑道。出发前,8连官兵先将地形、道路和敌人炮火、照明弹的发射规律背了个烂熟,派1个尖刀班将几个敌人的地堡全部炸掉。出发后,全连140多人拉开距离,忽疾进忽卧倒忽匍匐,终于爬上了高地。

19日夜,志愿军实施大反击。

上甘岭战役,牛保才用身体接通电话线,黄继光堵枪眼

激战中出现了一个被中国人代代传颂的英雄——黄继光。

黄继光是1951年3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在15军45师134团6连当通讯员。

夺取597.9高地的战斗打响后,志愿军接连攻占6、5、4号阵地,但受阻于0号阵地,连续组织3次爆破均未奏效。

0号阵地是通向597.9高地主峰的最后一个台阶。时近拂晓,如不能迅速消灭敌中心火力点,夺取0号阵地,将贻误整个战机。

而此时6连伤亡巨大,只剩下了5个人。关键时刻,黄继光挺身而出,请求担负爆破任务,被任命为6班班长。

出发前,黄继光把妈妈9月份的来信、自己的入党申请书和祖国赴朝慰问团赠送的一条小手绢放进了一个小红布袋里,交给指导员冯玉庆,说:"营、连首长都在这里,如果我在这次战斗中牺牲了,就请首先写封信告诉妈妈,告诉她老人她的儿子没有辜负她的希望和祖国的希望。"

说完,黄继光带领战士吴三羊、萧登良冲上了阵地。

三人勇敢机智地连续摧毁了敌人几个火力点。在敌人疯狂的扫射下,吴三羊不幸中弹牺牲,萧登良也负重伤,黄继光的左臂被打断。敌人照明弹将阵地照得如同白昼,几条交叉火力封锁住了前进的道路。黄继光趁手榴弹爆炸烟雾,抵近敌中心火力点,连投几枚手雷,敌机枪停止了射击。

但当部队趁势发起冲锋时,地堡内的机枪又突然疯狂扫射,冲锋部队再次受阻。

这时,黄继光在靠近地堡射孔时,奋力扑上去,用胸膛堵住正在射击的机枪,壮烈牺牲。

在黄继光英雄壮举的激励下,志愿军迅速攻占0号阵地,全歼守敌两个营。战斗结束后,冯玉庆亲手把黄继光抱了回来。连长万福来用手电筒照着,仔细检查了他的遗体:身上的棉衣像被火烧过了一样,头部中过弹,脊骨被打断,腿也被打断了。志愿军领导机关给黄继光追记特等功,追授"特级英雄"称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追授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

11月5日李承晚和范佛里特亲自到前线督战,"联合国军"发动了整整一天最为猛烈的攻击。

此时,坚守在597.9高地主峰及其南北阵地的是12军91团。1951年6月才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新战士胡修道和班长及另一名新战士滕土生负责坚守597.9高地3号阵地。

在班长的指挥下,他们英勇还击,连续作战3小时,打退敌人10余次进攻。后班长调去支援9号阵地,胡修道和滕土生留下继续坚守。

上甘岭战役,牛保才用身体接通电话线,黄继光堵枪眼

胡修道回忆道:在597.9的3号阵地上,已经打退敌人24次攻击了。我和滕土生抓紧战斗间隙准备弹药,一排排揭开盖的手榴弹摆在身旁,准备随时砸到敌人头上。这个阵地上虽然只有我们两个人,但打起敌人来却能顶上两个排。阵地上的烟雾刚刚散开,敌人的重炮又开始轰击了……敌人在搞什么鬼哟?我连忙向旁边阵地观察,呀!原来在10号阵地的前面黑压压地爬过来一大片。……可是10号阵地没有一点反应,也看不见一个人影。

我心里越来越紧张,难道10号阵地没人了吗?如果没人,10号阵地一丢,敌人就可以俯射3号和9号阵地,597.9高地可就完了!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可10号阵地上仍然没有一点动静。事不宜迟,胡修道立即抱起爆破筒,和滕土生一起主动支援。二人冒着敌机枪火力封锁,抢先登上制高点,将已冲上阵地的敌人击退。

胡修道回忆道:敌人抛下了遍山坡的尸体之后,又一次冲上来。突然一排炮火轰向敌人,我还来不及细看,敌人堆里就闪起了一团团火光。

滕土生高兴地叫着:炮兵出手了,炮兵同志该立大功!"忽然后边有人喊叫,我警觉地抓起一个手雷,回头一看,原来是何大成带着两个同志来支援我们。

我高兴地跑过去,抱了这个又抱那个,兴奋地说:"你们来得好啊!敌人被打退了,10号阵地还是我们的!"经一天激战,坚守597.9高地的志愿军共打退"联合国军"40余次进攻,歼敌280余人。

战后,志愿军领导机关给胡修道记特等功,并授予"一级英雄"称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

美国新闻界当时是这样评论的:金化攻势已经成了一个无底洞,它所吞食的"联合国军"军事资源要比任何一次中国军队的总攻势所吞食的都更多。

此役,志愿军第15、第12军打退"联合国军"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进行数十次反击,共毙伤俘敌2.5万余人,击落击伤敌机270余架,击毁击伤敌大口径火炮60余门、坦克14辆,作战中志愿军伤亡1.15万余人,上甘岭战役,最终取得胜利,创造了现代战争史上坚守防御作战的范例。

本头条号已与维权骑士签约,侵权必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军事 » 上甘岭战役,牛保才用身体接通电话线,黄继光堵枪眼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