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时刻电线被炸断,志愿军战士嘴咬手拉,电流通过全身后接通

作者:原志愿军第十五军炮九团团长 韩 峻

我团第三营参加上甘岭战役。敌军于当年10月14日发动了所谓"金化攻势",调集了美七师、南朝鲜第二师、九师等6万余人,坦克70余辆,出动飞机3000余架,动用装甲车176辆,各种火炮1685门,对我上甘岭地区597.9和537.7北山两个连的阵地,展开了疯狂的连续攻击。

此役,我军逐次投入兵力亦达4万余人,进行积极防御。战役在3.7平方公里的狭窄地面展开,战况空前激烈残酷。全战役敌人向我阵地倾泻炮弹190多万发,投掷炸弹5000余枚,我阵地表面工事所存无几,阵地积虚土一两米厚。

这次战役分反复争夺、坚守坑道和大反击恢复阵地三个阶段。战役进程中,我步炮密切协同,共击退敌一个排到两个团的反复冲击700余次。战役持续43天,敌人付出伤亡25498人、大口径火炮61门、坦克14辆的代价,被迫于11月25日停止进攻。敌人无可奈何地把上甘岭叫做"第二伤心岭"。

关键时刻电线被炸断,志愿军战士嘴咬手拉,电流通过全身后接通

我团第三营依托自己流血流汗开掘的坑道,发扬英勇顽强的精神,自始至终地参加了全战役。我团炮八连和炮九连一排配合步兵第一三五团在战役开始通信联络中断的情况下,他们不死等命令,根据观察到的情况,机动地按战前步炮协同计划向敌集结地域和向前运动之下甘岭大沟,猛烈射击,大量地杀伤了敌人,有力地支援了步兵的防御。

步兵反映"炮兵打得好,打的是关键时刻、关键地方,起了关键的作用"。在我步兵退守坑道时,为防止敌人破坏坑道口,炮兵以准确的火力杀伤敌人,给步兵"把门"、"站岗",成功地保护了坑道口。在反击恢复阵地时,炮兵以猛烈的炮火摧毁敌在我步兵坑道口的工事,压制敌炮兵和第二梯队,掩护我步兵出击、反击,恢复了表面阵地。

关键时刻电线被炸断,志愿军战士嘴咬手拉,电流通过全身后接通

战役中,我参战人员英勇顽强,不怕流血牺牲。八连步行机员杜培根被敌炸断左腿,昏迷过去,醒来还念念不忘战斗,直到最后牺牲。炮手王洪文耳朵被落在我阵地附近的敌炮弹、炸弹的爆炸声震得流血,几次被火药气体熏倒,仍坚持不下火线,顽强地继续战斗。电话班副班长赵国发两手和腿部负了伤,仍坚持在火海中查线接线。

炮七班全班人员被敌炮弹、炸弹巨烈的爆炸声震得眼昏耳鸣,听不到射击口令,班长王祥文就用手电和手势指挥;瞄准手李顺谦被火药气体熏倒,用凉水浇醒后,爬起来继续战斗。九连电话员徐学喜,战斗中冒敌炮火,身背三盘线,奋勇抢修线路20余次,不幸身受重伤,当他看见电话线又被炸断时,咬紧牙关爬了10余米,准备接线时,所背电线已用完。

关键时刻电线被炸断,志愿军战士嘴咬手拉,电流通过全身后接通

在此紧急关头,他用牙咬住一端电线头,两手拉捏住电线另一头,让电流通过全身,保障了指挥,在战斗中献出了年轻的宝贵生命。战役中,为保证弹药、物资的及时供应,团组织了由管理股长王连汝负责的专门运输队,后勤修械所组成了游动修理组,冒着敌炮火到各连阵地昼夜抢修火炮器材,有效地保障了火炮攻击的持续性。

全战役仅我第三营,就以火炮击毁敌装甲车3辆,汽车10辆,各种火炮27门,轻重机枪90挺,地堡18座,弹药库18座,其他仓库6座。

我团参加平、金、淮防御战,历时8个半月,广大指战员发扬了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全团共涌现一等功臣连1个、排1个、所1个、班2个;特等功臣、二级战斗英雄班1个;二等功臣班4个,三等功臣连2个、班24个;一等功臣3名,二等功臣21名,三等功臣490名。

来源:《志愿军老兵回忆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军事 » 关键时刻电线被炸断,志愿军战士嘴咬手拉,电流通过全身后接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