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正义之师,拥有无穷的力量!”67年前他在朝鲜战场驾机击落美军“双料王牌”飞行员

“我们是正义之师,拥有无穷的力量!”67年前他在朝鲜战场驾机击落美军“双料王牌”飞行员

【编者按】

70年前,为了保卫和平、反抗侵略,中国党和政府毅然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历史性决策,英雄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高举正义旗帜,同朝鲜人民和军队一道,舍生忘死、浴血奋战,赢得了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为世界和平和人类进步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

参加抗美援朝的英雄用鲜血和生命诠释了无悔的铮铮誓言。每一枚军功章的背后,每一道伤疤的背后,都是刻骨铭心的记忆。为了讴歌英雄,在新时代继承和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上海市拥军优属基金会和本报今起联合推出“弘扬抗美援朝精神唱响英雄赞歌”系列报道。初心不改铸忠诚,穿越战火纷飞的岁月,让我们回望那段浴血奋战的历史,感悟志愿军将士保家卫国的真挚情怀。

【人物简介】

韩德彩,安徽凤阳人,1933年生,中共党员。1952年1月入朝作战,先后击落敌机5架,击伤敌机1架,荣立一等功两次,被空军授予“二级英雄”荣誉称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他一级国旗勋章、二级自由独立勋章及军功章。

“我们是正义之师,拥有无穷的力量!”67年前他在朝鲜战场驾机击落美军“双料王牌”飞行员

1950年,鸭绿江边,战事骤起。

长春在丹东以北,这里有新中国刚刚成立不久的航空学校,从陆军抽调组建的后备飞行员队伍。战事让一切都提速,文化课只学了一个月,部队迅即开赴济南第五航空学校。

拼了

校长吴元任迎新讲话非常简短:“欢迎同志们来航校学习。明天上午开学,学习航空理论,包括飞行原理、飞机发动机工作原理、构造和应用,以及领航学、地形学、无线电学、气象学等课程。1个月后考试,满分5分,4分合格。”

17岁的韩德彩站在台下,周遭全是和他一样的年轻面庞,高粱地里走出来的少年们,读书或许不多,却都知道“不服输”三个字怎么写。

“不就是4分吗?不就是1个月吗?拼了!”

除了吃饭和睡觉,韩德彩的眼睛没有离开过课本和笔记。11月的济南,已是凛冬,但这不妨碍许多人披着军大衣在过道里读书。“那时的灯泡就这么一点大,”韩德彩用手比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圈,“看不见字咋办,我就拖了一张凳子放在灯下面,站在凳子上不就亮了吗。”读累了就回寝室和衣而卧,一沾枕头就着,醒来继续学,如此重复1个月,韩德彩和学员们“拼”到了4分。

此后,韩德彩先后在新乡、济南、沈阳、公主岭等地接受飞行训练。1951年7月1日,韩德彩被分配至沈阳东塔机场空15师43团1大队。当时部队装备的是喷气式米格-9战斗机,时任团长季鸿让韩德彩去吉林公主岭机场报到,学习刚刚装备的米格-15喷气式战斗机的驾驶操作。

来到公主岭的第三天,苏联教官扎布拉聂夫带着韩德彩飞了一个特技、一个螺旋和两个起落,便想让韩德彩“放单飞”。管区的副团长说:“扎布拉聂夫你疯了,韩德彩才飞了四期就让他单飞?!”扎布拉聂夫说:“我自己带的学员,我说能单飞就能单飞。”

就在二人争执不下的时候,团长刚好经过,搞懂二人争执的原因后,团长决定跟韩德彩飞两个起落,考察他是否有能力单独驾驶飞机。

韩德彩驾驶乌米格-15飞完两个起落,团长一言不发,下来后直接找到扎布拉聂夫说:“哈拉少!哈拉少!”这句俄文的意思是——“好”。

那一刻,韩德彩从心里认定自己是个真正的战斗机飞行员。

“我们是正义之师,拥有无穷的力量!”67年前他在朝鲜战场驾机击落美军“双料王牌”飞行员

返航

1951年2月,空15师43、45团驻扎大孤山。在随后进行的飞行侦查中,韩德彩驾驶飞机穿越鸭绿江,对岸的村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大小小的弹坑和滚滚黑烟。“看到这一幕我更加生气了,决心一定要为国争光,为朝鲜人民报仇!”

韩德彩迫切期待出战,同年3月,空15师派出20架米格战斗机到新义州东北朔州上空巡逻。飞机正向东北方向飞行,韩德彩的视线里出现了几道不寻常的白烟,仔细观察发现竟是一群F-86战斗机正在右转。

韩德彩当即想到,敌情于我方有利!副团长杨贺荣也通过无线电向指挥台请求向敌人发起攻击。

指挥台回复:“802号返航。”

在万米高空上的飞行员们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杨贺荣反问指挥台:“你说什么?”

指挥台再次回复:“802号返航,802号返航。”

一炮未发就返航,重新回到地面的飞行员们都觉得有点憋屈,在休息室里用被子蒙住头,饭也没有人吃。

政委崔文斌是陕北红军出身,讲话和性子一样直:“今天没让你们打仗,看来意见不小。今天敌人一共出动40多架飞机,要是让你们打了,也许能打下敌机,但是这样你们会摔多少?硬拼一场把你们都拼光了,还怎么建设中国空军?”

政委一席话,让所有人都愣了神。这一仗虽未打成,却让在场的飞行员们深深明白一个道理,志愿军的作战任务是抗美援朝,在装备和技战法确实落后于敌人的时候,有仗就打,没仗就训,不能和敌人硬拼。

出击

和我军意气风发、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不同,对手大多是在二战中取得过骄人战绩的美军王牌飞行员,飞行时间普遍在1000小时以上,而且大多都有在欧洲和太平洋战场飞行作战的经历,是不容小觑的对手。

美军主战机型是F-86,绰号“佩刀”,志愿军主战机型则为米格-15战斗机。据韩德彩回忆,美军时常利用米格-15留空时间短的缺点,在我方战机起飞或返航阶段进行快速袭击,导致空战区域经常压制在鸭绿江东侧。

1953年4月7日,敌军再次采取偷袭战术,担任僚机的韩德彩跟随张科牛驾驶的长机奉命前往宽甸机场掩护编队落地。

油料警告灯亮起,经请示后他准备返航。就在这一刻,塔台里传来急促的呼叫:“拉起来、拉起来,快点,敌人向你开炮了!”

韩德彩驾驶的米格-15比斯战斗机涂有四颗鲜红的五角星,这是累计击落四架敌机的标志。韩德彩顿时精神高度紧张,左看右看寻找敌情。不多时,左后方出现两架飞机,飞近一看,原来是美军一架F-86正对一架苏联飞机紧追不舍。此时,美军飞机也发现了韩德彩和张科牛,竟放弃了对苏联飞机的追赶,盯上了我军的飞机。韩德彩看见长机冒出白烟,意识到可能是被美军飞机击中,发动机停车了。

“我们是正义之师,拥有无穷的力量!”67年前他在朝鲜战场驾机击落美军“双料王牌”飞行员

韩德彩拿着战机模型还原当年空战场景。 周辰摄

为救战友,韩德彩不顾油量警告,加大油门追赶F-86。F-86被韩德彩反追,先是下滑右转,又向左上升,不停变换姿态躲避攻击,一看便知是由经验老到的飞行员驾驶。韩德彩知道米格飞机无法亦步亦趋地跟随,否则必定会撞山,他拉杆向上,在较高的位置寻找发射炮弹的时机。

敌机又一次右转,韩德彩被甩到外侧,“这时我拼命拉杆,硬是把瞄准光环的中心点拉到敌机头上,一缩光环按下炮弹按钮,三炮齐射。炮弹像一个个大火球,带着仇恨扑向敌机,击中了敌机主油箱。”

看到敌机被击中,一个黑点从在浓烟中弹出,韩德彩意识到是飞行员跳伞了,立即将情况报告指挥台,随后对准跑道着陆,此时飞机正好耗尽了全部的油量,“再晚15秒,我就回不来了。”

当晚,韩德彩激动得睡不着觉,8点多时团参谋敲响了韩德彩的房门,带他去看俘虏。韩德彩根本没脱衣服,一骨碌爬起来跟着来到了师长警卫员的房间。在房间里,韩德彩生平第一次见到了美国人,这也是他打下来的第一个俘虏。

韩德彩回忆说,美国俘虏长得高高大大,黑头发黑眼睛,负伤的右耳已得到救治,站着的时候浑身颤抖。因为语言不通,韩德彩一句话没说便走了。

当时,韩德彩只知道被他击落的这位是美国空军“猎航小组”的一名老飞行员,在技术和作战上有两下子。直到深夜,美国空军宣布51联队48大队“双料王牌”、飞行上尉小队长哈罗德·爱德华·费席尔在朝鲜北部战斗巡逻中失踪,空联司打来电话对照,才知道被韩德彩击落的正是大名鼎鼎的费席尔。

如今,韩德彩已年近90,在上海安享晚年。采访之际,韩德彩用双手分别拿着米格-15和F-86的模型,还原了这惊心动魄的一战。“按照米格飞机的性能,当年我是无论如何也拉不过去的,但我拼命做到了。打仗不光靠技术,还要靠人,因为我们这支部队是正义之师,拥有无穷的力量,敌人永远也学不会。”

上海市拥军优属基金会特约刊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军事 » “我们是正义之师,拥有无穷的力量!”67年前他在朝鲜战场驾机击落美军“双料王牌”飞行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