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2020年只剩70天,你是否也觉得自己依然一无所有

距离2020年只剩70天,你是否也觉得自己依然一无所有

二十九年前,出生,十六年前生过一场大病,十年前离家读大学,六年前辞掉家乡事业单位工作,来到到北京,这些都是我自认为重要的节点。节点的出现就意味着改变,不论是环境还是自身。

当然不可否认人在这过程中的成长,只是我一直以为自我本身在每个阶段都如现在这样对自我了如指掌,而往往忽略矫饰、幻想或者是掩盖,这是人的本性么,也或许并不全是如此。

朋友说,如今越来越了解自己,缺点优点都能心知肚明。我说是,只是依旧不会将这些都裸露在外面,以前即便是幻想中的自我也可以毫无保留而狂妄的展现于世人面前,但现在不会,收敛也无所谓好与坏,只是在抗争中保全的方式。

小心翼翼的走,久了,反倒懦弱了。这些界限,划分的真是太过模糊,叫人摸不透,可人生这盘大棋,谁又能下得明白,全局在胸呢。

距离2020年只剩70天,你是否也觉得自己依然一无所有

住的地方在两个地铁站之间,一个比另一个近100米左右,我向来习惯性的出门左拐向稍远的那个走,有次出门晚了往稍近的那个走,不仅仅是沿路的景物让我觉得陌生,还有别的什么不同,直到后来的某一天,我才意识到,左转面朝阳光,右转背对阳光。

记得2012年的十二月,很多人都说地球要爆炸了,人类已经走到末路。我尽然有几分相信,我想着最后一个电话要打给家里,想着我们会跌入不同的黑暗中,想着我们是否会在另外一处寻找到我们在乎的那些人,我又想,如果我能够幸存,会是悲痛还是庆幸呢。我躺在床上,不愿意闭眼,我担心那将会是永久的黑暗,楼道的灯光透过门头窗照进来,内心渐渐平静,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对于光的渴求,是人生的希望。

距离2020年只剩70天,你是否也觉得自己依然一无所有

2012年的冬日已经远去,2019年也即将成为每个平常的昨日。

许多人又会陷入失落与焦躁中,我也不例外,焦躁从未真正的离开过,因为我们从未能真正的与周围割裂,即便我试图躲避,而现实这堵墙不是可以轻易的绕过,于是日日在妥协与抗争中反复,期待着某一天会成为一个优秀的跳高选手,一个过背跳之后便是满堂喝彩与繁花锦簇,而那个某一天是哪一天,我们也通常会说,总有一天。

当设定的时间嘎噔,到来,转身,是空寂的长廊,灰白的墙,目光在转弯处被格挡,回不去的过往只剩稀稀拉拉的念想。

是的,我们依然一无所有,我默念转身,一道长长的淡蓝色轨迹在星光相伴的暗夜中划出美丽的弧线。

它流过,了无声息,却是真的存在,生命未尝不是如此。

距离2020年只剩70天,你是否也觉得自己依然一无所有

我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大概一样思考过所谓的意义,到今年我依然没有结论,或许我们终究都得不到一个满意的答案,就让追逐与探寻伴随一生,又有何妨,人生来不就是在路上度过么。

我这样想着,心里便会稍许平静,亦或者说是虚幻的安慰。

当我遁入人群,急行的,惴惴不安的,面无表情的,声嘶力竭的,如此这般,自我建立起来的壁垒被一点一点抠掉,群体所带来的情绪、无意识传染力如一头猛兽侵入,擒住你的手脚,似一个呆立的木偶。

所以,你可以说,焦躁的,是群体,是潮流。

如每一年,每一天,事件在不断的上演,褪去,互联网成为这些的助推器。收入、年龄、婚姻、幸与不幸,苦于乐,这些东西都赤裸裸得摊开在你的眼前,陀螺似的被抽打,依然逃不脱那些大张旗鼓地宣称,:“你再不怎么怎么样,就怎么怎么样了!”

距离2020年只剩70天,你是否也觉得自己依然一无所有

焦虑,成为一个集中的情绪点,内核可能散布了各种各样的痛点,很多人说,“我就是要戳痛你,这样你才能不被落下,你才能不被淘汰。你要跑,拼命地跑,你看,那么多人都往那一处跑,你还在等什么?不要说什么自我,说什么狗屁梦想,梦想这个词不是谁都配的。”

只是当所有的事件散去,他人也已走远,我们独处时候,自我又留下了什么?不过是一如既往的埋身在自我的不安中,奢望不要成为他或者她。

多数惶恐不安的时候,大概就是会在脑中以切实的镜头演绎出自己一无所有的状态以及未来的了无希望罢。

人生的二十多年过去了,幼时的记忆倒更加清晰,很多时日也都被称为那时。想想那些岁月里立下的誓言,大多也都没有如期而至,有的偏离了方向,有的还在苟延残踹,那些泛黄日记里写下的豪言壮语,也在日日的颓败的日子里悄悄然消失。

以为理解了现实,就接受了平凡,未曾想却过成了平庸。

距离2020年只剩70天,你是否也觉得自己依然一无所有

你是否也会在某个夜晚,失眠自问:”这么多年,为何依然一无所有?“

去年,我说,到如今,一事无成。一位我崇拜的友人留言,一辈子能成一件事就了不得。

似乎是这样,想要的太多,欲望太大,所以时间走得太快,走过的也都是匆匆掠影。人生的丰富和精彩在哪里可以寻得?过去?未来?还是现在?

走到现在,或许渐渐的能够看清,答案一直都在路上,不是一条笔直笔直的路,也不是一条路,是可能的千万条路,答案也不只一个,是可能的千千万万个,而那个你一直所坚持的自我,亦是内因与外因齐力作用的结果,或许释放而不是固守才是正确的方式。

对与错,一半真与假。苛责与不满,都可以尽数吸收,成长不过如此,所有的问题归结到底,无非是你要怎样,你想怎样,你能怎样。

过去的都没有过去,未来也依旧可期,路途遥远,唯愿从心从德,不负偶得的一生,大概就是无悔了罢。

距离2020年只剩70天,你是否也觉得自己依然一无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美文 » 距离2020年只剩70天,你是否也觉得自己依然一无所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