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房的礼物》:土耳其版的礼物 有着同样的感动

文/梦里诗书

根据韩国同名经典电影翻拍,土耳其版的《七号房的礼物》并没有拘泥于原作的桎梏,电影在保留原有主线架构的同时,对原有剧情,甚至结局走向都做出了大篇幅的删改,更为贴合土耳其人文的故事,写实化的风格,以及化悲伤为温情的结局,都使电影本土化的嫁接新颖且动人。

《七号房的礼物》:土耳其版的礼物 有着同样的感动

对经典影视作品的翻拍,一种是拿来主义,不假思索的照搬照套,与原片几乎没有任何差异,然而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电影也是如此,当一个中国厨师在午夜开着一家日料店卖着方便面时,这样的作品便也成了照葫芦画瓢的笑谈,而另一种则是真正意义上的翻拍,仅取原作的框架蓝本,嫁接以本土化人文风情的同时,也融入了导演自己对蓝本的理解和电影风格,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翻拍,而土耳其版的《七号房的礼物》便是这样一部作品。

电影主线仍旧是以被控杀人,含冤入狱的低智父亲与乖巧可爱的女儿为展开,不同于韩版刻意为之,洋溢着童真明亮的监狱画面,土耳其版中昏暗杂乱的监狱是更为写实的,两部电影在基调上便完全不同,反派父亲从警察变成了军人,以及宗教元素的融入,使电影在开篇不久便能融入到土耳其的本土氛围中,去审视土耳其的社会问题,这一改变即使电影具有了本土化的社会意义,也并没有丢失原作的精髓。

《七号房的礼物》:土耳其版的礼物 有着同样的感动

在人物上,电影没有如原作以儿童视角为切入,致力去打造一个近乎乌托邦般的真善世界来感人至深,而是试图以这起事件本身的悲剧性来引人共鸣,透过父女之间真挚的情感流露,来打动人心。最为典型的便是在主人公小女孩的刻画上,韩版中小女孩的人见人爱是失真的,让人很难相信一个生长在低智家庭的她,仍旧能拥有如此天真无邪的童年,但在土耳其版本中,小女孩不再只是人见人爱,面对世人对其父亲异样的眼神,在奶奶的教导帮助下,电影对这一人物的塑造上是既不失纯粹,但却也不再是那么的天真烂漫的,一种成人版的懂事,反而更让人心疼。

于此同时,在父亲入狱后,电影也着重刻画了两个囚犯,一个是狱中大佬,一个是失去女儿的老人,他们都是更为写实化的底层人物体现,电影透过他们在这对父女面前的蜕变,使真善的影响也变得更为生动了起来。当然土耳其版《七号房的礼物》也并非尽善尽美,毕竟珠玉在前,相较韩版,这种大篇幅的删改,使电影在人物情感的铺垫上明显弱于了前作,导演对整体节奏的把控也是逊于前作的。

《七号房的礼物》:土耳其版的礼物 有着同样的感动

作为一部翻拍电影,土耳其版《七号房的礼物》虽未有青出于蓝胜于蓝的惊艳,但不同的礼物,却都有着同样的感动,至真至善的人性之光,依旧温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七号房的礼物》:土耳其版的礼物 有着同样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