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曾为慈禧大寿做绣活,沈阳非遗张氏戏衣:穿越120年锦绣繁华

描样、上粉、刺绣、裁剪……每一道工序无不细致繁复。只见一双男人的巧手,翻飞于百色绣线之中,游走于绫罗绸缎之上。经日夜熬心沥血,一件华服如天衣般夺目诞生……

移动互联网时代,方寸间的声色影像消耗了人们大量闲暇。看戏,已成为很多现代人久远的记忆。这一传统艺术的落寞,使得一项老手艺也被“牵连”走向孤寂。作为沈阳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张氏戏衣”,穿越120年光阴与锦绣,却一度迷失于时代的飞速变幻中。

近日,在位于风雨坛街的“老王恒泰戏衣庄”工作室中,张立娓娓讲述了“张氏戏衣”百年传承的风云往事。这位非遗技艺第三代传承人,在经历孤独与困顿之后,终于闯出一条新生之路。

爷爷曾为慈禧大寿做绣活,沈阳非遗张氏戏衣:穿越120年锦绣繁华

爷爷曾为慈禧大寿做绣活

张立的工作室中,四壁挂满戏服,件件巧夺天工。最有气势的,是一件宽大的黑缎“龙袍”。见记者定睛端详,张立笑着说:“这是扮演包公的戏服,它其实并不是龙袍,而是‘蟒袍’。古代有时皇帝会奖给大臣一件龙袍,但要挑去一爪。五爪为龙,四爪为蟒,变龙袍为蟒袍。”

张立称,自家祖籍天津,“张氏戏衣”始于爷爷这一辈,至今已有120年历史。

张立的爷爷名叫张贵。清朝光绪年间,12岁的张贵和弟弟逃荒去北京,在皇城根下,被一位手艺人看中,留在北京学了绣工,出徒后被引荐到皇宫,曾为慈禧大寿做过绣活儿。

1900年,八国联军攻进北京,张家两兄弟回天津创办了“顺兴号”。

“爷爷尤其擅长绣龙凤,因为绣活好,在天津非常有名,被称为‘线儿张’。”张立称,爷爷“线儿张”做出的戏衣结实耐用,色彩搭配好,受到马连良、谭富英、尚小云、荀慧生、李金顺等一众名角青睐。此外,当时“顺兴号”也为天津的瑞蚨祥及各大公馆制作绣品。

1915年,张贵和好友王锡山共同制作的一件金丝蟒袍,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获得金奖。这一荣誉,还被记载于《天津地方志》中。

爷爷曾为慈禧大寿做绣活,沈阳非遗张氏戏衣:穿越120年锦绣繁华

上世纪二十年代,京、评戏在关外红火,张作霖又大力开发北市场,戏园子十分兴旺。张贵便派长子(张立的大伯)和大徒弟来到沈阳的北市场,相继开办了“老恒泰”“王恒泰”戏衣庄。

1950年,张立大伯病重,张立的父亲张庆德便从天津来到沈阳,接过 “老恒泰”戏衣庄的担子。作为“张氏戏衣”第二代传人,张庆德擅长花鸟鱼虫、麒麟瑞兽等吉祥纹样的设计和刺绣,尤其是龙凤刺绣堪称一绝。当时来东北演出的戏班和演员,都要到“老恒泰”添置戏衣。生、旦、净、末、丑角色的戏衣,张庆德无不精通,他成了当时东北评剧名角的专属设计师,韩少云、花淑兰、筱俊亭等人,都曾由张庆德亲手设计制作戏衣。

因技艺超群,改革开放后,张庆德被省政府授予“辽宁省老艺人”称号。

父亲曾坚决反对他入行

张立生于1963年,从小耳濡目染,让他自然而然对戏衣行当产生浓厚兴趣。但到了1980年,17岁的张立想入行学艺时,父亲却坚决不同意。

“我记得厂里的师傅常说一句话:上辈子打爹骂娘,这辈子入戏衣行。我父亲不让我入这行,就是因为这行太枯燥太苦了。为了保证演出时间,我父亲接活儿后经常成天成宿地画样、上粉,真真累到吐血。”

父亲的阻止并没有挡住张立对戏衣制作的热爱。“父亲不让我学,可他每接一个活儿,我就贴在旁边看,他让我离远点儿,可我就是不走,他放下笔我就过去给他描样、上色……”

当时不少人跟张庆德说,应该认真培养一个传承人,但父亲依然不愿意让张立入行。张立不声不响却暗藏一股劲,戏衣厂下班后,他就进去把父亲的图样拿出来照着画,直到深夜打更的人一遍遍催促,依旧不肯放下画笔。

爷爷曾为慈禧大寿做绣活,沈阳非遗张氏戏衣:穿越120年锦绣繁华

舞台上的京剧。资料图片

戏衣的设计制作不但需要描样、刺绣、裁剪、制作等基本功,更重要的是要根据戏剧种类和剧中人物的身份、性格、场景等量身打造,不能闭门造车。

“对戏剧演员来说,有句话叫‘宁穿破不穿错’,一个演员在舞台上,他们的行头扮相是非常重要的,什么人物、什么场景穿戴什么行头,那是非常讲究的。”

张立说,为了“看门道”,他经常去北市场看名角演出,就算没有票也拦不住他。

“把门的不让进,我就从家里带一件戏衣或者靶子(刀枪剑戟等道具),跟把门的说来送行头,就能混进去看戏了。”

戏看得多了,不但让张立对如何根据角色特点设计戏衣有了深入了解,还让他成了一个戏迷,没事就咿咿呀呀哼几句。

1983年,张立与父亲一同被聘至沈阳市戏装厂担任设计师。他曾为沈阳评剧名角花淑兰、张金秋、宋丽、宫静,京剧名角毕谷云、马崇仁、汪庆元、米春明、于魁智等设计戏衣,并得到一致赞赏。家族传承、系统学习以及与众多名伶的近距离接触,让张立终于在戏衣制作行业扎下根来。

整理、传承祖辈技艺精华

转眼到了21世纪,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改变了人们的生活节奏,看戏的人少了,戏衣制作的活计变得萧条。张立坦言心境一度十分孤独、落寞。困境中,他不断思索、创新,先后将戏衣制作技艺融入中国嫁衣、国潮服装、文旅产品等方方面面。

2015年,“张氏戏衣”制作技艺被评为沈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张立为第三代传承人。

“戏衣制作是一项中国传统的手工艺术,我希望它不要失传。”多年来,张立将祖辈留下的戏衣绣片以及父亲的两大箱子戏衣手稿进行了整理,并即将出版。

张立说,这些精美的图案凝聚的不单单是父亲一个人的心血,也是整个中国传统戏曲服饰艺术的精华,他有义务将其传承下去,让穿越120年时光的“张氏戏衣”,永远带给人们精彩绝伦的精神享受;让现代人奔忙的身心,在这片锦绣繁华中,得以片刻栖息与慰藉。

在9月20日-22日召开的第四届中国纺织非物质文化遗产大会沈阳故宫展中,张立设计制作的微缩龙袍、旗袍、戏衣等产品也将精彩亮相。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记者 张萍/文 主任记者李浩/摄

沈阳日报社新媒体中心(沈阳网)编辑 王沛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爷爷曾为慈禧大寿做绣活,沈阳非遗张氏戏衣:穿越120年锦绣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