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双层巴士的车窗,可以看到七年前的夏天

透过双层巴士的车窗,可以看到七年前的夏天

透过双层巴士的车窗,可以看到七年前的夏天

透过双层巴士的车窗,可以看到七年前的夏天

透过双层巴士的车窗,可以看到七年前的夏天

“我上大专的时候,每天坐10路车去文一路的省委党校,因为家边上刚好是平海路始发站,每次都是坐双层巴士第二层第一排座位。”杭州市汽一分公司林经理说道。

在很多香港的电影当中,双层巴士都是一个出镜率很高的角色,如《岁月神偷》里,导演的镜头微微一转,童年的香港街道展露无疑。许多乘客在侧面擦窗而过,居高临下的视角,撑起无数个“虚荣”的童年。

透过双层巴士的车窗,可以看到七年前的夏天

大陆的城市最开始被双层巴士吸引,大概还要追朔到上个世纪的香港。很多的政府领导出使香港,都被这新奇的大家伙吸引,然后开始在本地的城市引入。在没有地铁的年代里面,双层巴士的投入使用,的确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公共交通的压力。

透过双层巴士的车窗,可以看到七年前的夏天

在世界上屈指可数大规模使用双层巴士的城市里,比如香港、孟买、新加坡、孟加拉国以及伦敦,无一不和英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红色的双层大巴,在很多人心中,本身就带着一种怀旧气息的英伦风范。同样,诞生于那样一个时代,双层巴士也被打上了一个鲜明的时代烙印。从很多官方或者民间的眼光来看,那是一种对于摩登的向往。

透过双层巴士的车窗,可以看到七年前的夏天

时光堪堪至今,从第二层车厢的窗户看过去,高楼耸立,窗外的风景都变了。

时代也变了。

透过双层巴士的车窗,可以看到七年前的夏天

阮家桥停保基地停靠着的双层巴士,土豪金的配色,在七年前,这个颜色还是时下最热门的色彩,如今却显得有些暗淡无光。但不管怎么样,同停在它身边的单层巴士比起来,那高大的身影,成全了无数个小朋友们儿时的梦。

杭州市双层巴士停运的消息一经传出,很多网友对这个庞然大物退出历史舞台有些不舍,纷纷在网上留言,表达了对它的怀念。

透过双层巴士的车窗,可以看到七年前的夏天

“开双层巴士,压力很大的。因为车身高大,在路上开的时候速度比其他公交车略慢一些,每次刹车都是非常小心,所以开双层巴士的都是些有多年驾龄的老师傅。”

的确,这些年来,除了像北京这样地铁远远不能够承担城市全部运力的城市之外,很多城市,都采用更加环保的单层电力巴士取代了使用天然气的双层巴士。而双层巴士最大的优点——座位数多,也不能够成为区别于其它公交车的绝对优势了。随着地铁的兴起,强大的客流量无法成为双层巴士运行的保障,这只会使得它的营收不断萎缩,在这种境况下,它的现状愈发挣扎。

透过双层巴士的车窗,可以看到七年前的夏天

究其原因,无非是因为双层巴士耗能大,维修费用高,在座位坐不满的情况下很容易就收不回投入的成本。而且像内地很多的老城市,限高的道路越来越多,行道树的枝桠也会对双层巴士造成很大的摩擦,每一个小小的因素,都在加剧双层巴士司机以及运营者内心的压力。

同样,双层巴士的高度决定了它上下车的不方便,第二层的高度只有1米72,也让很多想在第二层看街景的人“抬不起头”来。

透过双层巴士的车窗,可以看到七年前的夏天

座位上没有下车铃(司机不知道乘客是否要下车,香港的双层巴士座位上安装着下车铃)也使得双层巴士的地位有些尴尬,因为体积大重量大,双层巴士在站点密集的街道频繁停靠会严重影响它的行车效率,而且频繁踩刹车可能也会使得第二层下楼梯的乘客面临着摔倒的危险。

透过双层巴士的车窗,可以看到七年前的夏天

“现在杭州市很多地方限高4.5米,而我们的双层巴士高度就有4.3米,万一哪里磕着了碰着了,这也是说不好的啊。”

不断被压缩的高度,使得双层巴士生存的空间越来越狭窄。

透过双层巴士的车窗,可以看到七年前的夏天

当我们向林经理表达了杭州市民们对于双层巴士的不舍,同时也询问了是否存在一种可能:保留一两条线路,使得双层巴士成为一道独特的城市风景线。

“并不排除有这种可能的,国内已经有电动车的厂家在研发纯电动的双层巴士了,届时双层巴士回归也是大有可能的。”

其实,为了适应时代的快速发展,杭州市的双层巴士也在不断地更新换代。这一次宣布停运的消息并不是第一次了,早在2009年,原来运行的燃油双层巴士便彻底消失在杭州的街头,直到2013年10月份以天然气巴士的姿态重新归来。

透过双层巴士的车窗,可以看到七年前的夏天

跟上一款车型比起来,这一型号的双层巴士除了安装空调,乘坐更加舒适之外,而且还是自动挡车型,司机驾驶起来更加简易方便。除此之外,耗能由燃油变成液化气,也使得它更加环保,节省动能。

所以,历史有时候不过是在跟我们捉迷藏而已,它只等待一个时机,以一个更好的姿态华丽转身。双层巴士正是这样,如同我们心底的记忆,有时走远,有时,它也会走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透过双层巴士的车窗,可以看到七年前的夏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