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牙:这个马上要火的老男人

从来没有一部国产动画电影,能像《姜子牙》这样,还没上映就好像要横扫整个国庆档期。

距离上映还有2天,《姜子牙》的首日预售票房,已经突破5000万。而早在2个月前,这部电影在某APP上的“想看”人数,就已经是国内影史动画想看第一了。

虽然因为疫情,《姜子牙》直接从春节延期到了国庆,但这丝毫没有阻止人们对它的期待。

可这到底是一部什么样的电影?

我们在9月下旬提前看到了《姜子牙》的成片,还采访了程腾、王昕两位导演。

可以说这部电影,绝对突破你的想象。

很少有这么“成人向”的国产动画

如果带着再看另一部《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期待,去看《姜子牙》,那你可能会感到惊讶。

因为两部电影,真不太一样。

比起《哪吒》,《姜子牙》更暗黑、更深刻,也更“成人向”。

主角姜子牙,是一个遭遇中年危机,有点强迫症的大叔。

在低幼角色主导动画市场的今天,你很难见到相似的角色。

姜子牙:这个马上要火的老男人

《大圣归来》之前,低幼一直牢牢占据着中国动画票房的大半江山,这包括几乎部部票房过亿的《熊出没》系列电影。直至去年,前三季度上映的动画电影中,低幼向还是占比约80%[1]。

即使是在为数不多的成人向动画电影里,主角的形象也大多维持在儿童或者少年阶段,比如《大圣归来》中的江流儿,魔童哪吒和敖丙。

在画风上,《姜子牙》也不“简单”。电影中的九尾,堪称全片最暗黑的人物形象。她没有嘴,化身为狐狸打斗时,紫红色充斥着整个画面。

除此之外,电影中的反派角色,走的也是类似的风格。等你看清真面目时,甚至会有点起鸡皮疙瘩。

还记得长着一头“挂面”长发的天尊吗?不论在预告,还是正片中,这个看不清脸的男人都存在感十足。而据主创团队此前的采访,他的形象有克苏鲁神话的影子[2]。

姜子牙:这个马上要火的老男人

克苏鲁神话是基于美国作家霍华德·菲利普斯·洛夫克拉夫特的小说《克苏鲁的呼唤》,建立起来的一套架空神话体系[3]。

小说中有许多神灵的形象,又分为“旧日支配者”(Great Old Ones)、“外神”(Outer Gods)等等,其中克苏鲁象征水的存在,是长着章鱼头、人身和蝙蝠翅膀的巨人[3]。

姜子牙:这个马上要火的老男人

在剧情方面,《姜子牙》也是不同寻常的宏大与深刻。

《姜子牙》看起来是一个少女寻父的故事,但是这里面掺杂着各类复杂的主题表达。这部电影有着妲己祸国殃民的真相,有着姜子牙“人性和神性”的抉择。

而且电影中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好人与坏人,不论是人、神或是妖,都有自己的立场。

而这些角色的结局,则都在推动姜子牙一步步冲破迷茫,“用自己的方式,做自己的神”。

姜子牙:这个马上要火的老男人

电影临近高潮,最后的主题甚至在探讨,面对威权者,是选择服从还是抵抗。舍弃一人,以救苍生,到底是不是错的。

这些,电影其实给了姜子牙的答案,也就是那句“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

说起来有点绕,其实这句话是有出处的,来自《太公六韬》“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也”。作者巧了,正是姜子牙本人,历史上真实存在的那位周朝开国元勋。

所以,这样的主题和故事,能打动多少人,会是《姜子牙》最大的挑战。

特效,是真的牛逼

抛开“成人向”的主题和画风不说,至少从制作角度,《姜子牙》可以说已经是目前国产动画电影能够到达的巅峰。

预告中展示的那段二维动画,绝对是电影开头的一个爽点。

姜子牙:这个马上要火的老男人

这部分总时长只有2分多钟,但信息量实在爆炸,复杂程度很难在其他国产动画中见到。

整体的一串镜头,是在用一个第三者视角,去描述一个古老,曾经发生在大陆上的一场战争。画面中,人、妖、神重叠交替出现,色调、场景也随角色运动不断变换。

二维动画的世界里,在一个平面上,用图层叠加出复杂的空间感就已经很难了。如果再配合镜头运动,让背景产生变化,难上加难。不仅如此,原画师还要兼顾人物特点、艺术特征等等[4]。

这样看来,也难怪《姜子牙》导演在采访中聊到二维时会说,电影做完了,二维还没完成。

另外,如果你足够细心的话,会发现相比之前看过的国产3D动画电影,《姜子牙》中的几个角色,尤其是九尾和四不相的毛发,都毛茸茸的,也很柔顺,一点也不僵硬。

实际上,在全世界的三维动画里,CG毛发制作都是顶尖难题之一。

以3D人物的头发为例。人类一般有10万到20万根头发,而对于如今的动画电影制作来说,最难的倒不是对每根头发进行建模,而是模拟这么多根头发,在不同场景(比如风吹),以及多重的互相作用下,产生的复杂运动[5]。

正因如此,要做出效果好的毛发,往往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和人力,甚至还很“烧脑”。

在皮克斯2012年的动画电影《勇敢传说》中,女主角梅莉达一头橘红色长卷发,狂野自然。为了打造这个效果,皮克斯专门开发了新的软件,让卷曲的头发可以在相互作用下,自然的运动[6]。

姜子牙:这个马上要火的老男人

而在《姜子牙》中,王昕告诉我们,他们采取的是体块毛发系统。这种方法在游戏及影视动画中很常见,通常是先搭建好头发模型,再进行手绘雕刻。

不过,他们的难度不止在于,让九尾的毛发,在各种打斗中动起来不炸毛,显得自然,还得让九根尾巴的运动,不过于死板,有前有后。

而这些,都在影片中解决得很好。至少,你不会再因为,很假的毛发出戏。

姜子牙:这个马上要火的老男人

除此之外,看得够仔细的话,你会发现这部电影中,每个主要角色的质感各不相同。

这不光在于人物色调,还有特效的差异。

程腾是这样解释的:他们有意打造这种差异感,让角色分别对应着五行(金木水火土)中至少一种元素。比如,姜子牙是水、木,他的特效会营造流动感,以及生命的延展感。九尾是火,她的特效光则主要呈现紫色和红色。

同样是做粒子系统,《姜子牙》就是要做出自己的特色:

王昕:我们做烟,做气浪,你在houdini(特效软件)里面做,是以物理为基础。打出浓的烟、淡的烟,一般是以物理为一个基础去计算。

但是我们在这个要求之上,还要做出自己的特色来。申公豹是咋咋呼呼的,是一个闪电。之前红鲤在做申公豹的特效的时候,他也傻了,就说我怎么能做出像你画得那么好看。然后我就说,用模型做啊,我们要结合模型,在模型上再去手绘材质,然后再打粒子,再加光效。‍

王昕说,他们实际上没有发明任何好莱坞都没用过的技术,但是用了很多“捷径”,来设计这些细节。

而这样的小细节,在《姜子牙》中还有很多。

《姜子牙》就是国产动画的新极限

其实,你现在能看到这样一部《姜子牙》,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做这种特效和动画,不光烧电脑(《姜子牙》做二维曾烧坏三台)这么简单。

姜子牙:这个马上要火的老男人

这部电影中呈现出的技术水平,可以说,就是用国内最顶尖的一批动画人,和最大预算范围内的钱砸出来的。

这笔钱主要是制作成本。在中国,一部动画电影的成本主要由制作和宣发成本构成[1]。其中制作为大头,占比从60%到80%不等[1][7]。

制作成本的高低,又跟制作周期直接相关。因为钱主要都花在人力上,时间越久,越烧钱。

国内动画电影的平均制作时间基本在1年以上,质量好点的作品周期为2到3年[1],而《姜子牙》制作近4年。

再加上,这部电影的制作动员了超过1600人,跟《哪吒》相差无几,也算“举国之力”。

即使花了这么多时间和人力,《姜子牙》的制作成本,也还是赶不上好莱坞。

同样是制作近4年,2016年上映的《功夫熊猫3》制作成本高达1.4亿美元[8],换算下来接近10亿人民币。作为参考,《哪吒》的成本在7000万人民币左右[1]。

基本上,就没有可比性。

姜子牙:这个马上要火的老男人

《姜子牙》的导演程腾和王昕不是不知道国内这样的情况。

王昕说,因为市场体量不足等问题,中国没法建立起几百、上千人的大制作公司,这就意味着无法实现“in-house”的好莱坞制作模式,也就是主要在一家大公司内进行中期制作。

所以他们一开始就没打算完全复制好莱坞,也不可能复制。

他们反而是希望通过《姜子牙》,建立一套属于中国的动画工业体系。

这种体系是把好莱坞制作中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应用到中国动画身上,同时把电影的成本控制在预算内。用程腾的话说就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嘛”。

姜子牙:这个马上要火的老男人

在这个目标下,《姜子牙》其实是这么拍出来的:

动画电影生产一般分为前中期三个阶段,《姜子牙》也不例外。

但这部电影的团队有很多自己的方法。

在前期,他们向好莱坞学习,拉长故事创作和视觉开发时间。导演王昕说他们“差不多用了一年半时间”做前期研发,把量产之前的大部分事情都准备好。

其他的国产动画公司,往往是做完前期,直接把内容丢给中期的团队去生产。《姜子牙》不是这样,他们在前期就把中期公司的核心人物叫过来一起参与。

程腾告诉我们,“我觉得国内的团队最大的一个挑战就是,中期公司被固化成为一个木偶,导演怎么说他怎么做。你这好看吗,我再动动,就是他是一个木偶型的。”

到了中期量产阶段,几十人参与的项目一下子会扩展到上千人。

程腾说,依照他在美国的经验来看,一个上千人的项目中,沟通成本绝对是最高的成本。

所以,为了降低这种成本,《姜子牙》团队尽量减少了分包公司数量,主要交给两家A级制作公司红鲤动画跟大千阳光。

姜子牙:这个马上要火的老男人

然而,国内中期公司的制作水平达不到一些特效上的追求,是《姜子牙》主创们要解决的另一个问题。

程腾说,美国投资上亿美金的项目,都会有一个自己的流程(Pipeline),专门制作一些特效。

于是,在制作《姜子牙》的时候,曾在暴雪积累了丰富的游戏电影制作经验的王昕,便主动承担起了设计流程的工作。

除此之外,他还做了另外一件事,就是培训中期公司的人。有段时间,王昕干脆直接就到苏州驻场,吃住和制作团队的人都在一起。王昕说,“我希望他们可以举一反三,以后可以自己设计”。

实际上,《姜子牙》整个制作流程,是“舍弃了好莱坞的皮,努力去抓好莱坞的魂”。王昕就觉得,中国要追求的不是工业化,而是产业化。

这也是这也是为什么《姜子牙》的导演要放弃外国高待遇,回国做中国的动画,人才回流。

作为普通观众的我们,看到的其实不只是《姜子牙》。你在电影院看到的,就是中国整个动画电影的现状和未来。

而《姜子牙》,就是现在国产动画的新极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姜子牙:这个马上要火的老男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