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洛斯·戈恩:我独自筹划离开

卡洛斯·戈恩:我独自筹划离开

昨日本报报道的日产汽车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惊天大逃亡事件又有最新进展。2日他经由律师发表声明,驳斥家人协助潜逃的报道,说独自筹划逃离日本。而日本方面正因为他的“壮举”忙得不可开交。日本政府暂时没有就戈恩逃离作出回应。

“男主”否认家人参与出逃计划

作为保释条件之一,日方在戈恩家门口装设24小时监控摄像头。日本广播协会(NHK)3日以调查人士为消息源报道,监控摄像头2019年12月29日中午拍下戈恩单独外出画面,没有拍到他回家。那段时间内,没有拍到其他进出戈恩住处的可疑人物。

戈恩据信从日本大阪关西国际机场出发,乘私人飞机前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而后抵达黎巴嫩首都贝鲁特。

戈恩2日经由律师发表声明,否认家人参与出逃计划。他在声明中说:“媒体报道说我的妻子卡萝勒和其他家人在我离开日本一事中扮演角色,这是假的。我独自筹划离开。”

黎巴嫩方面认定戈恩持法国护照合法入境。

黎方收到国际刑警组织“红通”

因戈恩弃保出逃,东京地方检察院2日对戈恩保释时指定居住的东京都港区住宅进行了搜查,并将分析其住宅周边的监控录像、调查其出国经过及协助其出逃的人员。

戈恩2018年11月和2019年4月在日本两次遭逮捕,缴纳巨额保释金后获释,但不得离开日本。戈恩在日本受到4项指控,包括瞒报巨额个人收入以及挪用公司资金等。戈恩否认全部指控。

日本政府2日已向国际刑事警察组织提出抓捕戈恩的请求。黎巴嫩看守政府司法部长阿尔贝·塞尔汗2日证实,黎方已收到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令”。

塞尔汗表示,黎巴嫩司法部和外交部从一开始就对戈恩案保持关注,黎巴嫩与日本之间没有引渡协议,黎方将按照国内法律程序处理此案。

法国经济与财政部国务秘书阿涅丝·帕尼耶-吕纳谢2日表示,戈恩如果入境法国,法国也不会将他引渡至日本受审。

去年12月戈恩曾密洽好莱坞

消息人士披露,戈恩2019年12月在东京住所内接待一名好莱坞制片人,商谈把个人经历搬上荧屏,让更多人了解自己的“无辜”。

制片人名为约翰·莱舍,是2014年奥斯卡获奖影片《鸟人》的制片人。会晤期间,戈恩向莱舍讲述经历,说自己遭遇日方不公正囚禁,正努力自证清白。他询问莱舍,如果拍成电影,自己的经历是否会得到更多同情。

美国《纽约时报》2日报道,暂时不清楚这次会面的具体时间,但戈恩当时似乎正筹划逃离日本。进入2020年,戈恩身在黎巴嫩的消息经全球媒体报道,已经具备好莱坞大片的所有要素:犯罪嫌疑人搭乘私人飞机逃亡、多国护照、关联逃离计划幕后团队的传闻、助推阴谋论的相关国家和人士否认声明。

消息人士说,戈恩与莱舍的商谈并不深入,话题围绕自身的“救赎”,影片素材的反面角色则是日本司法体系。戈恩深信,自己在日本不可能得到公正审判。

预计8日举行记者会

过往刑事案例数据显示,在日本,检方一旦正式起诉嫌疑人,定罪率高达99%。

针对外界对司法体系的质疑,日本检方高层在戈恩逃离后解释,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历史、文化和法律体系,不能仅仅因为“我们与其他人不同”而备受指责。

了解内情的另一名消息人士说,戈恩原本打算在日本法庭作无罪抗辩,但去年12月的遭遇让他改变想法:一是圣诞节与妻子会面的申请遭驳回;二是得知案件审理将分阶段推进,可能持续数年。戈恩怀疑日本检方有意借此无限期拘押他,或者迫使自己认罪,由此感到绝望。

戈恩在2019年12月31日的声明中称,日本司法制度不公,自己不是逃离正义,而是逃离不公。

从日产汽车“拯救者”,到丑闻缠身的经济嫌犯,再到与日本检方“斗智斗勇”一年多,戈恩一路走来充满争议。

戈恩预计本月8日在贝鲁特举行记者会,他的“独角戏”会怎么唱呢?

综合新华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卡洛斯·戈恩:我独自筹划离开